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79章 这是我的一个秘密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坠儿紧皱双眉盯着吕罡,直到看见吕罡微微点了下头才转向舒颜安抚道:“别慌,我来想办法。”

    当坠儿走向沈清时,吕罡轻轻碰了舒颜一下,用神念道:“他可越来越能装大尾巴狼了,就像他真能有什么办法似的。”

    舒颜用她那满是忧虑的双眼看了吕罡一下,没有丝毫搭茬的心情,自从看到峰澜摆着前呼后拥的架势出场,她就被吓住了,其实吕罡也是被震慑住了的,这么没话找话的舒颜闲聊恰恰表明他的内心有点慌乱了。

    坠儿凑到沈清身边问:“怎么办?”

    沈清看向他,半晌无言。

    “要不……我去试试。”坠儿望着百余丈外的峰澜说。

    沈清抓紧他的手,面容严峻的用神念警告道:“不要看他客客气气的就认为他是个好说话的,此人油滑奸诈的紧,不是凭三言两语能打动的。”

    “我知道,可要没有太好的办法就让我去试试吧。”坠儿恳切的望着沈清。

    “准备怎么跟他谈?”沈清微微簇起秀眉问,坠儿的态度让她起了疑心,暗自猜测莫非是寻易曾与这峰澜有过什么交往?如果是那样的话,她可得防着不能让峰澜看破转世轮回的隐秘,否则麻烦就更大了。

    “这是我的一个秘密,就是不知道管用不管用。”他说完就摆脱沈清的手,朝峰澜飞去。

    沈清犹豫了一下慢慢放下了要把他抓回来的那只玉手,两眼紧盯着坠儿的身影,暗自打定主意最多给他半盏茶的工夫,然后不管怎样都要把他拉回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来峰澜是问不出什么端倪的。

    接下来发生的怪异一幕令两边的人都不由开始连连眨眼,因为坠儿到了峰澜身前后竟绽开了护体神光把峰澜给罩住了,一个结丹初期的小修士用护体神光罩住一个元婴后期大修士,这场景可真不多见。

    峰澜当然明白这小修士的做法是要连沈清也一起隔绝,他本该也绽开护体神光帮这小修士一下的,可又怕中奸计,所以在未弄清此人来意时他选择了静观其变。

    坠儿用带着疑虑的眼睛看了峰澜一会,然后用灵气凝出一个笔意古朴的图案,图案很简单,画的是一条龙半隐半现于波涛中的景象,特别之处是天空中不但有太阳还有一弯月亮。

    “这是何意?”峰澜看着那如印符般的图案问。

    坠儿用神念把两个人的影像传给了他,然后恭恭敬敬道:“这图形是个凭证,有人告诉我,如果在蒲云洲遇到阻拦,就让人把这个图形送达给这两个人,他们会来帮我。”

    “谁告诉的?”峰澜目不转睛的盯着他问。

    坠儿摇摇头,道:“我不知道,她只是给我留了这么一道神念。”

    峰澜不动声色的问:“可清楚这两个人的身份?可知晓在何处能找到他们?”

    坠儿继续摇头,“不知,我连这两人的名讳都不知晓。”说完他有些心虚咬住了嘴唇。

    峰澜忽然绽出了轻蔑的笑容,“这戏演的倒是挺好,是沈仙子给编排的吧?”

    坠儿不悦的皱起眉头道:“我说的是实话,这事我跟谁都没说过,沈仙子是不知情的,而且以沈仙子的为人根本不屑行欺诈之事,派人把这符印给那两个人送去便知真假。”

    峰澜对着坠儿打量了起来,只凭这小修士在自己面前敢据理力争这份气度就不难看出此子是见过大世面的,他现在很有兴趣查问一下这小家伙的身份,可还没等他开口问呢,沈清的声音就传来了。

    “坠儿,回来。”

    坠儿应了一声,收起了护体神光,但却没有立即转身,而是用带着恳求的目光继续望着峰澜。

    峰澜对他点了点头,表情很认真的许诺道:“好,我相信,这就派人给去送信,最迟明早之前也能有回信了。”

    坠儿大喜,施礼道:“多谢都统大人。”然后欢欢喜喜的转身飞向沈清。

    峰澜望着坠儿的背影,对沈清传去神念道:“仙子可否告知在下这位小道友是何许人也?他让我给边帅信义师兄和素练仙妃传信,这两位都是不便随意打扰的,尤其是素练仙妃乃化羽尊者,我不能凭小孩子的一句话就派人送信过去,如果此子有特殊身份,望仙子能够明示,以免误事。”

    沈清心下暗惊,她万万想不到坠儿竟然会和素练仙妃扯上关系,本来她以为自己对坠儿的了解已经够彻底了,哪能想到这小子还跟自己藏着这么大的一个秘密啊,一时间她不知该怎么回答峰澜的问话了,只好继续保持着沉默。

    满腹狐疑的峰澜只得再次传神念道:“牵扯边帅及素练仙妃之事在下不问个明白是不敢擅作决定的,这消息送还是不送,就要取决于仙子肯不肯实言相告了。”

    沈清不能不表态了,她冷冷的看着峰澜传去神念道:“对此事我一无所知,他的身份我也不便告诉,既然认为此事重大,最好去向素练仙妃打听一下,免得给自己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她是心思通透之人,在这片刻间已经想清楚紧要所在了,她要明确表示让峰澜送这个信,那峰澜只能会更疑心,不如把这事弄得更加扑朔迷离些,让峰澜不敢不送这个信,哪怕只是把信义请来也是好的,之前她只提了要见信德、知夏和清秋,那是因为在两大洲联手对付元裔州时,她和这三人说过几句话,至于和信义、信平等人则是连句话都没说过的,所以她哪好意思麻烦人家呀,现在坠儿既然牵扯出信义了,那就不妨来个顺水推舟了。

    峰澜这回终于把脸上的笑容都收起来了,他默默的注视了坠儿一阵,然后朝身后招了下手,一位隐身在不远处的新蒲营元婴后期大修士随即现身出来。

    “这位是新蒲营的万篱道友,就让他暂且保护诸位吧,万篱道友不爱说笑,请三位小道友不要与之嬉闹,免得生出误会,在下去去就回。”峰澜说完身形一闪就消失了,而他留下的这番叮嘱则是在含蓄的告诫几个人若敢轻举妄动那万篱是不会跟他们客气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