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81章 逼出来的仙人跳
    坠儿想上前行礼却被沈清拉住了,只好站在原地对着百丈之外的信义施了一礼,口称:“劳烦二仙君了。”

    信义对坠儿点了点头,然后向沈清道:“沈仙子可否告知一下和此子是何关系?”

    沈清以神念答道:“我有意收其为弟子。”这是最好的遮掩说辞,也是最强的抗争手段,仅管已经为最坏的情况作了周全的准备,但她还是得尽最大努力不让信义把坠儿带走。

    这个回答果然令信义皱起了眉头,二仙君是个直率的人,他缓缓的飞到沈清的近前,颇感为难道:“师母对我有过嘱托,若见到持秘符者,要立即把他送到紫霄宫善加照管,师母既有此安排想必是定有深意的,此子既然以秘符向我求助,那我就一定要遵照师母的吩咐行事了,有一点我可以向你担保,紫霄宫定然会善待他,直到师母归来亲自处置此事,余者我就不能保证什么了。”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然后又很真诚的继续说道:“经信情一事,仙子与我紫霄宫算是有些往来了,我们感念仙子的接待,也感念清缘派在解救信情一事上的尽心尽力,所以在这件事上咱们最好别伤了和气,再有,仙子说是来此云游的,站在私人的立场上,我要劝告一句,千宗会是不愿意让仙子在当今这个时候深入蒲云洲的。”

    沈清摆出商量的姿态道:“我已经退出天律盟,与清缘派也没多大关系了,否则就不会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外出云游了,我以道心担保不是来刺探蒲云洲这边消息的,二仙君可否助我过境呢?”

    信义看了一眼峰澜,沉吟道:“如此说来……,我是信得过仙子的,既然仙子以道心立誓,那我愿担这个责任,安排仙子过境,但条件是一路上只能乘坐传送阵,中途不可提出停下来游览。”

    “好,这个没有问题。”沈清爽快的答应下来,能乘坐传送阵是件求之不得的好事。

    “那这位小道友的事……”信义看向了坠儿。

    “不行!”没等沈清开口,吕罡大喊了一声窜到坠儿身前,舒颜紧随着也冲了上来,两人以决死的表情挡在坠儿兄弟的前面。

    坠儿与沈清没有把暗自商量的谋划告诉吕罡和舒颜,因为沈清要把这场假戏演得更真实些,毕竟她能洞悉花蕊仙妃这番安排的意图靠的是自己已知坠儿就是寻易的转世之身了,如果特别配合的就让信义把人带走,那信义估计就要起疑心了。

    坠儿也是有自己戏份的,此时他故作一脸懵懂的对信义道:“二仙君,我以为您就是来帮我脱困的,要是知道得去紫霄宫,我是不会请您来的,为什么非要让我去紫霄宫啊?”他说完可怜无助的看向沈清。

    在一旁的峰澜听到此处识趣的退开了,既然决定要卖紫霄宫个人情,那就不能太碍事了,反正若出什么乱子自有信义担着,他知道的越少反而越好。

    信义和颜悦色的对坠儿安抚道:“你不必慌张,我们是出自一片好意,会给予你最好的照顾,紫霄宫的环境不比清缘派差,据我的猜测,我们宫主应该是觉得与你有缘才想要福泽于你的,她在告诉你这个安排的时候难道没和你说些什么吗?”

    坠儿哼哼唧唧道:“我都没见过她,想来无非是凭了寻易前辈的一点情面……”

    “信情?此事和信情有关?”信义关切的盯着他问。

    沈清暗道不妙,深知他们这帮不善动心机,不善演戏的再跟人家说下去很快就会露馅,戏演到这份上就得赶快收场了,遂忙插嘴道:“二仙君,可否让我们商量一下再给你答复?”

    “这事没什么可商量的。”吕罡阴恻恻的说,他看向沈清的目光第一次出现了阴寒之色。

    舒颜则紧紧的挽着坠儿的胳膊,看向沈清的眼神也有了明显的不满之意。

    信义真是看不懂这几个人都是个什么关系,眼见沈清突然出手封印了吕罡和舒颜,他满腹疑云的对沈清点了点头后退开了。

    沈清把三个小家伙拉进护体神光后,一刻不敢耽搁的对吕罡作起了解释,她是真不敢耽搁,把焚恨贴修炼到第三层的吕罡就是一个火药桶,要是把他憋炸了,那后果是无法预料的,那股强大的威力如果发不出来会有可能把他自己焚化。

    知道了全盘谋划,吕罡和舒颜对沈清的误解也就消除了,但沈清苦于不能向二人吐露更多的隐秘,也就没法让二人有自己的那份信心了,所以吕罡和舒颜还是很为坠儿担心。

    坠儿此时感觉挺无奈的,信义看起来虽不是像沈清说的那么不好说话,但他想通过好好商谈达到不去紫霄宫的幻想显然是行不通的,接下来他只好去执行不太仗义的逃跑计划了,在信义答应用传送阵送沈清他们三个过境后,这个欺骗计划就显得更有必要实施了,同时也不可避免的要让坠儿的愧疚之情有所增加。

    坠儿怀着为朋友不得不去做缺德事的心态,帮沈清劝慰了吕罡和舒颜。

    足足过了一顿饭工夫,沈清才用神念把信义召唤了回来,这回三个小家伙都紧皱双眉闭紧了嘴巴没人吭声了,因为沈清严厉告诫过他们都别再说话了,指着这三个人演戏非砸不可,虽然她更不擅长演戏,但谁都知道她是个惜字如金的性情,只要尽量少说话就不虞出错。

    不该说的,不想说的可以少说,但该说的却不能省,所以沈清向信义提了好几条要善待坠儿的条件,这不过是必须要演的戏而已,那些条件都是信义能够答应的,当然最后也得提个让信义为难点的条件作为结束,沈清提的是只能让坠儿在紫霄宫待五十年,之后就要由坠儿自己决定去留。

    这个条件信义没有答应,因为师娘什么时候回来是无法确定的,只经过了简单的商讨,沈清就收回了这个条件,这符和她的行事风格,不过她把条件改成了紫霄宫要准许她随时去看坠儿,信义高兴的答应下来了。

    至此拿坠儿换三人过境的交易算达成了,坠儿当然得表现得跟个被出卖的倒霉蛋似的,吕罡和舒颜不用演戏也能流露出生离死别的不舍之情,他们俩是真不想让信义把坠儿带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