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82章 我喜欢你们这里
    转世的七仙君就这么又到了紫霄宫,护送他过去的是信义的两名元婴中期修为的弟子,沈清他们三个则被信义派了两名心腹干将带着去乘传送阵了,沈清当然是要改换一下容貌的,这些事在信义办来就容易到不值一提了。

    信义作为边帅肯定是不能擅离职守的,而且掩护沈清过境这种犯大错的事他也不可能亲自去作,以后万一出了纰漏那两名心腹干将自会把全部罪责都替他担下来,这就是蒲云洲官场的游戏规则。

    在坠儿看来,这又是自己人生的一次离奇事件,而在沈清看来,这一切都脉络清晰,有因有果。修士是天道中的异数,他们在一定程度上是脱离天道掌控的,没有了结的夙缘也比凡人少得多,未能挣脱的只剩情感、欲望等天道罗网的束缚,所以他们的人生轨迹会变得更简单也更容易被看清楚,可即便如此,他们面临的变数也是人力所无法算尽的,任何一个变数都足以改变他们的一生,甚至是直接把他们打回到凡间,只要还没有彻底跳出天道的落网,雀鸟和老鹰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

    前往紫霄宫的路途也多半是乘传送阵的,坠儿找不到太好的逃脱机会,他原本还打算在最后的一段路程上想想办法,可一见到那片白色的沙漠他就莫名其妙的生出一种难以言说的亲切感, 有时仅仅是心头涌起的一阵感觉就足以改变一个人的选择了,坠儿因为这片沙漠放弃了尽快逃走的念头。

    在和沈清作谋划时,坠儿是挺想借这次机会见一见花蕊仙妃的,他很想当面向人家道声谢,对于他的这个想法沈清是不太支持的,但也没有坚决的表示反对,毕竟一手把持坠儿的命运走向是会令沈清感到压力巨大的,上次没让坠儿与苏婉见面的事她还能用处境危急作借口,在坠儿要见花蕊仙妃这件事上她就想放一放手了,花蕊仙妃是有澄明心境的大神通,而且已经找到了坠儿,想来与她见面是不会给坠儿带来什么麻烦的。

    商量的结果是沈清让坠儿自己作主,坠儿能看出沈清是倾向于让自己早点逃出来的,所以他当时作的决定是顺从沈清的心意,可这片沙漠让坠儿本就摇摆的心改变了主意。

    在见到紫霄宫的那一刻,坠儿想要逗留的念头更加坚定了,他喜欢这地方!感受到了异样欢愉的坠儿也依稀感受到了来自小猴的躁动,不过他可不能把小猴放出来,只能委屈这位兄弟少开一次眼界了。

    因二仙子知夏不在宫中,信义的两个弟子直接把坠儿送到了大仙君信德所在的正恒岛,把坠儿交到大师伯面前并呈上了信义严密封印了的一个玉简后,这二人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当前边界那边处于非常时期,他们俩连口气都没喘就折返了回去。

    正恒岛给坠儿的感觉不太好,他上辈子在这座岛上就没什么顺心的时候,对信德这个人他也没什么特殊的感觉,反倒是信德在对坠儿打量了一番后那张严肃的脸上有了点温和的笑容。

    “留在银簪上的神念还说了些别的吗?”信义的玉简已经把前后经过都讲清楚了,所以信德直接问起了那道神念的事。

    “没有了。”坠儿显得有点紧张,他很怕人家追问不休。

    “别害怕,在这里没有人会难为你的,我这就送你去内海的观荷岛,那里的人会对你很好的。”信德是有自知之明的,他知道自己不是哄孩子的材料,因为看这孩子挺顺眼的,他不想吓着这孩子,既然师娘的吩咐是把他交给知夏看管,那就给送去观荷岛算了,炎冰她们足可以看管好这么一个小修士了。

    到了观荷岛,坠儿的感觉一下子就好多了,这个岛当年可承载了他太多的欢乐,二师姐是他最贴心的人,每次来这个岛他都是满心欢愉的。

    说来也巧,在信德带着坠儿来到观荷岛的前一刻,刚刚闭关不足五天的炎冰莫名其妙的就坐不住了,正皱眉思索是什么原因时,不经意间用神识察看到了大师伯领着一个少年落到了岛上,她好奇的飞了过去。

    自从两踏元裔州替寻易报仇雪恨后,炎冰就把内海大管家的职责交给了师妹温冰,她则一心投入到了修炼中,大半时间都是在外游历,在紫霄宫的时间则多数在闭关。

    在炎冰赶过去时,温冰已经出来迎接大师伯了,见到刚闭关的大师姐竟然这么快就出关了,温冰有些诧异的看着她。

    信德笑着对炎冰道:“你来的正好,这事我就得托付给你才能放心。”说着他指了指坠儿,“这是宫主选中之人,宫主有交代,指定由你师尊来照看他,这是你二师伯送来的玉简,原委都在里面说清楚了,我这就把他交给你了。”

    炎冰自从见到坠儿后一双眼睛就没再离开他的脸,听大师伯交代完,她紧接着就对坠儿问道:“你是哪来的?”

    信德觉得炎冰有点反常,接口道:“玉简里都有说明,你看下就清楚了,这孩子初来乍到,你可别把他吓着了。”

    炎冰当即查看起了玉简,温冰含笑看着坠儿口中对大师伯道:“您看他这样子哪像是会被吓着的?这小家伙肯定没少见过世面,第一次进紫霄宫能这么怡然自得可不简单。”

    信德看着左顾右盼的坠儿,微微而笑道:“他能这样最好,交给你们了。”说罢他就飘然而去了。

    信德刚走,坠儿就憨憨笑着对温冰道:“我喜欢你们这里。”

    温冰怔了一下,随即哑然失笑的拉了拉炎冰的衣袖道:“大师姐,你看他这样子可太讨人喜爱了,你看他笑的这样子……”话未说完她已经笑得说不下去了。

    炎冰把玉简交给温冰,看着坠儿那灿烂的笑容,她不由也被感染得笑了起来,可盯着坠儿看的目光却明显带着复杂之色。

    “你是南靖洲的散修?”

    坠儿点点头, “其实一直是沈仙子指点我修炼,如果没有妖兽之乱,我应该就能成清缘派的弟子了。” 这是和沈清商量好的说辞。

    炎冰摇摇头,叹了口气,坠儿不由一阵心慌,担心谎言会被揭穿,不料却听炎冰扭头对温冰道:“小师叔来时也是这般年纪,这般修为,你还记得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