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83章 被阴魂笼罩的感觉
    炎冰的话令温冰神情一黯,满脸的笑容顿时转为了哀戚。

    坠儿也笑不出来了,又是寻易,在南靖洲如此,到了蒲云洲还是如此,他有种被寻易不散阴魂追逐、笼罩的感觉。

    接下来的进程就是在压抑的沉闷中进行的了,炎冰沉默的带着坠儿来到自己修炼的洞府边,沉默的动手给他建了一处简易的小宅院,沉默的布设了隔绝法阵。

    等把这一切都弄好了,炎冰才挤出一丝笑容对坠儿道:“你别介意,我们是很欢迎你的,也很喜欢你,只是你让我们想起了七仙君,令我们有点难受,先委屈你在此住下吧,等我心情好点了再给你把院子修得精美些,我这就找人过来陪你了解一下此间情况,有什么需求仅管提出来,从现在起你就可以把紫霄宫当成自己的家了。”

    坠儿能感受到对方的真诚,忙道:“都怪我不好,无端坏了前辈们的心情,我是很敬仰寻易前辈的,如今见到他在这边也如此受人爱戴,心里对他更加折服了,前辈们不必为我费什么心思了,这个小院子已经很好了,我也没什么需求,只求不给大家添麻烦就好,不用再找人照顾我了,那样反倒会让我不安心。”

    坠儿的懂事令炎冰对他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她亲切的拍了拍坠儿的肩头,然后默然离去了。

    随即就有一个眉眼灵动的少女飘然来到院中,她一脸好奇的打量着坠儿道:“我叫荇鱼,大师祖唤我来照看你,你想先逛逛我们的观荷岛吗?”

    坠儿有点难为情的用商量口吻道:“嗯……明天行吗?一直在乘传送阵,我现在头还很晕呢。”

    “当然行,那就等你歇过来再逛,你叫朗星是吧?大师伯嘱咐说不能给你服用我们的丹药,那我给你一颗能清心安神的水眠果吧。”荇鱼的性情颇有点炎冰的爽利劲,她是温冰的徒孙,在十三代弟子中是炎冰最喜爱的一个。

    看着荇鱼托在手心的一颗水绿色圆果子,坠儿连连摆手推辞道:“不用不用,我歇息一会就缓过来了。”

    “这水眠果不值什么的,张嘴。”荇鱼笑着把水眠果丢进坠儿张开的嘴里,就她这自来熟的劲头,如果碰到寻易这一见面就能成为好朋友了。

    坠儿咽了那颗果子后咧嘴露出憨憨的傻笑。

    荇鱼紧抿着嘴看着坠儿,不足三息就憋不住的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坠儿那笑容都可被列入天赋神通范畴了,哪是她这么个结丹中期小女修能抵挡的。

    “你……快……歇着吧,我……明天再来……”荇鱼忍笑忍得把脸憋得通红,刚认识就这么笑人家太不礼貌了,所以她只能捂着嘴匆匆跑了。

    “哎,我还没送你礼物呢!”坠儿急急取出一颗果子对着荇鱼喊。

    “不用了不用了,回头再说吧!”荇鱼不敢回头再看他,只背着身摇了摇手,然后就一溜烟的去了。

    坠儿只得收了果子,在院中站了一会后,他走进了仅有的一间小木屋,屋中当然是空空如也的,炎冰只来得及给他作了一张“床”,那床就是块直接铺在地上的尺许厚的大木板,木板是从一棵大树中剖出来的,水分已经用灵力化干,整块木板被切压得如玉石般平滑润泽。

    坠儿缓缓的躺在了木板上,两眼望着屋顶有种似梦似幻的感觉,哪能想到啊,他竟然就这么到了紫霄宫,以前每每听到寻易进紫霄宫的传奇经历他都是心驰神往的,想象着那该是怎样的一种波澜起伏的惊险过程,万没想到,他如今也到了紫霄宫,虽然过程肯定不如寻易的精彩,但至少到眼下为止,他作到了寻易能作到的事,这足以让他感到自豪了。

    当然,最让他有如梦如幻感觉的还是这紫霄宫,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都强烈到让他有诡异之感了,回头一定得好好转转。

    回想着温冰、炎冰因提起寻易而出现的变化,坠儿真

    是发自内心的佩服寻易了,一个人混出这么好的人缘,可谓不枉活这一世了,虽然自己有幸在进紫霄宫这件事上和人家有了相似的经历,但自己终究是没法和人家比的。想到此间,坠儿自嘲的笑了笑也就把攀比的心思抛开了,就凭他那从不争强好胜的性情,若不是屡次被沈清、司迦等人逼着被迫要和寻易做对比,他此刻都不会产生和寻易作比较的念头。

    接下来要怎么办呢?该在这里等候花蕊仙妃多久才合适呢?考虑着这个问题,倦意渐渐升起,坠儿的眼慢慢的合上了,七年来,他几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如同当年一路惊险来到紫霄宫的寻易一样,现在他终于可以和当年的寻易一样踏踏实实的睡上一觉了。

    这一觉睡得又沉又香,睡醒时一睁眼他就看到了盘膝坐在蒲团上的炎冰,不知何时屋中已经多了些陈设,几案、茶具、箱柜等必须之物皆已齐备,而且看那些物品的质地皆为奢华昂贵之物。

    “我有点睡过头了……”坠儿看了一眼窗外的夕阳,掐算了一下自己竟然睡了一天一夜,他满脸难为情的爬起来向炎冰施礼。

    炎冰脸上已无那天的哀戚之色,换上了亲切热情的笑容,她指了指几案对面的铺团道:“以后见面不用这么多礼了,你是师祖眷顾之人,咱们以后该怎么称呼要等师祖回来后才能定,坐吧。”

    坠儿有点受宠若惊,人家对他越好他越觉得逃跑这事不是人干的事。

    看到坠儿拘谨的坐下来,炎冰的笑容愈发真切道:“前天真是失礼了,希望你能体谅。”

    坠儿连连摇手道:“您太客气了,我能体谅,我听说过您为七仙君两次杀入元裔州的事迹,这在我们那边已经成了一桩美谈,我知道您和七仙君感情很深。”

    炎冰轻轻叹了口气,笑着摇头道:“咱们不提他了,否则我又该难忍伤心了,跟我说说你的事吧。”她略带促狭的眨了下眼,以玩笑的口吻补充道,“只说你能说的,涉及隐秘的事仅管瞒着我。”

    “啊……嘿嘿。”坠儿会心的笑了起来,炎冰在人情世故上的造诣是深得知夏真传的,想要让坠儿感觉如沐春风那太简单了,坠儿长这么大一直是和沈清、吕罡、舒颜、画影这帮人打交道,还没遇到过像炎冰这种类型的人呢。

    :  感谢jiy  师兄的大额打赏和四张月票,师兄们这么鼓励,吐血也得加更表示一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