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87章 义姊成了月姑姑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一连三天,坠儿都在萍儿的帮助下跟小青绫套近乎,小青绫只是偶尔会啄坠儿一下,在萍儿看来,小青绫这就已经是很给坠儿面子了,可这进展速度显然是无法令坠儿满意的,他心里着急啊。

    萍儿看出坠儿的急躁心态后,很认真的劝诫道:“这样可不行,青绫是神鸟,小青绫更是青鸾中顶级品种,能在三年之内让乘坐就算和很投缘了,要这么急于求成只会事得其反,要是惹它不高兴了,就别想再靠近它了。”

    “就没有好点的办法吗?”坠儿一筹莫展,小猴哪会等他三年啊。

    萍儿迟疑道:“要是这么急的话……,咱们去找月姑姑帮忙试试吧,小青绫是她喂大的,让她跟小青绫说说,肯定能管用。”其实真正把小青绫喂大的是绍绫,论关系绍绫和小青绫的关系要比月虹近很多,萍儿只是不想去找绍绫。

    “好!那就带我去求求月姑姑吧,月姑姑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她修习的是什么技艺?”坠儿盘算着想要贿赂一下月姑姑了。

    “月姑姑学的是炼器,有什么好东西送她吗?”萍儿抿起嘴用略带戏谑的目光看着坠儿,她才不信坠儿这个只有结丹初期修为的小修士能拿出什么好东西呢。

    坠儿想了想道:“我手上还真有一样炼器用的材料,走吧,就带我去见月姑姑吧。”

    “是什么好东西?可以先让我看看吗?”萍儿笑意更浓,她觉得此刻的坠儿有点像当初送小羊形状石块给七仙君的自己。

    “可别跟别人说,这是我偶然得到的。”坠儿嘱咐完,取出一块火红色的小石头神神秘秘的塞给萍儿,他身上带的大多是炼丹之物,炼器的材料不多,都是些不太占地方的小物件,这块火晶石品级还不错,能值个三四万灵石。

    “火晶石?这个很贵吧?”萍儿大为吃惊的看着坠儿,火晶石不算稀奇的东西,贵贱全凭等级,她作为炎冰的弟子即便不能准确估出这块火晶石的价格,大致的品级还是能看出来的。

    “我也不知道值多少灵石,觉得送这个行吗?”萍儿的反应让坠儿放下点心了,他还怕这份礼物的份量不够重呢,毕竟月姑姑是紫霄宫有辈份的人,可他也不敢拿出价值过高的东西当礼物。

    “快收起来吧,我刚才是逗玩的,月姑姑人很好,不会收的东西的。”萍儿把火晶石递还给了坠儿,眼神中全是狐疑之色,这个小修士能拿出这么贵重的东西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嗯……那好吧。”坠儿把火晶石收了起来,暗自盘算着,如果月姑姑肯卖力气帮忙这礼物不送也罢,如果她只是敷衍,那再送不迟。

    “走,咱们去找月姑姑。”萍儿拉起坠儿径直朝悟情岛而去。

    一路上,萍儿把悟情岛的情况大致对坠儿介绍了一下,了解到自己要去的就是寻易当年居住的岛屿,坠儿心头升起了莫名的兴奋与紧张。

    遥遥望见悟情岛的时候,萍儿停了下来,低声对坠儿道:“绫仙子不太喜欢有陌生人打扰,在这等着,我去把月姑姑找来,就让她在这帮吧。”

    坠儿歉然道:“我没想到还有这种麻烦,太不好意思了。”

    萍儿俏皮的眨了下眼道:“没什么的,我和月姑姑很要好,这点小事不值一提。”说完她就飞向了悟情岛。

    过了一会,萍儿果然把月虹请出来了,可坠儿注意到萍儿的脸色有点复杂,因为月虹没有像萍儿想的那样爽快的应承下这件事,而是提到了随便把七仙君的交给别人骑乘会令绍绫不高兴的,萍儿觉得有点委屈,可又无话可说,她也是一直不愿让别人乘坐小青绫的,但却觉得坠儿和别人不一样,可为什么会有这个念头她说不清。

    月虹不能令萍儿为难,所以她还是跟着来了,但萍儿知道月姑姑只是给自己个面子出来敷衍一下的,所以她有点不太敢和坠儿对视了,这事她办砸了,而且以后也不太方便帮坠儿亲近小青绫了。

    坠儿从萍儿的神情中看出事情不太妙,所以他当机立断的把那块火晶石捧到了月虹的面前,硬着头皮道:“月姑姑,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您能收下,我祖上与七仙君是有极深渊源的,我能来此也是托了七仙君的福,听萍儿说,您是七仙君情如同胞的义姊,我一见您就觉得特别亲切,这是真的。”

    月虹默默的打量着坠儿,面色很安详,坠儿有点心虚的小声道:“我说的真的是实话……”他说的确实是实话,可在这种情况下说这种话难免有阿谀逢迎之嫌。

    月虹的嘴角慢慢弯起笑容,眼中带出爱怜之色看着他道:“我相信说的是真心话,能跟我细细说说祖上与七仙君的交往吗?”

    “好,当然可以!”坠儿看到了希望,又把那块火晶石往月虹面前送了送。

    月虹取了火晶石却没有收起来,而是拿在手里随意的把玩着,静静的等着坠儿讲述。萍儿也瞪大了眼睛满眼期待的等着听七仙君的往事。

    坠儿知道这是该卖力气的时候了,略一沉吟,用灵气凝出了一个银坠,声情并茂道:“我乳名叫坠儿,就是从这银坠来的,而这个银坠据我爷爷说,就是七仙君送给我太爷爷的。”

    这个开场果然有吸引力,萍儿当即问道:“银坠还在吗?”

    坠儿不好意思的摇头道:“我把它送给我的义姊了,我义姊说她被邪祟缠住了,所以我就把这枚能驱邪祟的银坠给了她,她随后就远嫁他乡了,我娘后来告诉我,那银坠在义姊出嫁时救了义姊的命。”

    “也对的义姊这么好……”月虹这句话说得饱含了感触。

    坠儿叹息道:“我义姊的命很苦,因邪祟缠身一直疯疯傻傻的,到我出生了她才好些了,她很疼爱我,我是把她当亲姐姐的,如今她应该过世了。”

    “把义姊的事也说说吧。”月虹颇有兴致的提出请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