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89章 给我打死他
    坠儿觉得自己差不多能赔得起,除了一乾坤袋的珍贵灵草、材料外,他还有件灵宝“乌霆”呢,为了能找回小猴子和小云朵,他豁得出去,但这话也不能轻易跟萍儿说呀。

    正在二人犹豫难决的时候,两位身穿十一代弟子服饰的人飞了过来。

    萍儿一见这二人立即拉住坠儿的胳膊暗传神念道:“这两个人不是好相与的,一个是德师伯的弟子稆盛,一个是义师伯的弟子浒盛,他们跟咱们内海四脉有嫌隙,别招惹他们。”

    萍儿这道神念刚传完,稆盛和浒盛就到了他们近前,小青绫不叫了,警惕的冲上了高空。

    稆盛打量着坠儿,口中对萍儿问道:“怎么跑到这来了?这个人是谁?”这位曾因倨傲而重伤了小猴子逼走寻易差点惹下大祸的爷如今依然不改倨傲本色。

    “他是我们观荷岛的贵客,是我带他到这里游玩的。”萍儿如临大敌的回答。

    稆盛点点头,斜眼看着坠儿没再说什么,这位爷倨傲归倨傲,但跟观荷岛却没多大嫌隙,当年寻易对他算是够宽容的了,所以他对寻易谈不上有什么怨恨。

    “贵客?”浒盛用带有轻蔑之色的目光看着坠儿,他和观荷岛及寻易的嫌隙可就大了,当初寻易在大闹正恒岛时逼得他又是下跪又是哀求,可算是丢尽了颜面,虽然寻易最后对他的惩戒不算重,但丢的脸却找不回来了,究其根源就是内海四脉给寻易撑腰,这个过节他是不会轻易揭过去的。

    “他就是我们的贵客,不信去问我师尊!”见到浒盛对坠儿态度如此轻慢,萍儿当然是不满的了,但秉承谨小慎微做人的她也不敢太过发作。

    “见了我们好像还没施礼呢吧?怎么说我们也是的师叔吧?”浒盛不冷不热的说,因为寻易的缘故,他是很厌恶萍儿的,但又不敢过份得罪这小丫头,他清楚,要是惹了这小丫头,那就是对已故七仙君的不敬,整个紫霄宫包括他师尊在内都不会饶了他,照顾这小丫头已经是大家寄托对七仙君哀思的一种重要方式了,享受同等待遇的还有月虹和绍绫。

    被挑了礼的萍儿嘟起了嘴,不管有多不情愿,这个礼她还是得行的,“是我们的客人,不用向他们施礼。”萍儿气哼哼的嘱咐坠儿,这就是她能做的最大反抗了,说完这句话,她走上前去准备向二人施礼。

    稆盛笑着打圆场道:“不必了,们接着玩吧,我们从外面回来刚好看到俩不知在这折腾什么,过来看看。”拦住了要施礼的萍儿后,他转向浒盛道,“算了,走吧。”

    浒盛却不想罢休,不阴不阳道:“紫霄宫的礼数可是都让咱们那位七仙君给带坏喽,现在一个个的都开始没大没小了。”

    听他诋毁寻易,萍儿当时就不干了,也不管自己那谨小慎微的原则了,瞪起眼发飙道:“可不是谁以下犯上差点被逐出紫霄宫!我是没亲眼见到,但那人下跪求饶的场景却有人给我看了,七仙君宽宏大量的放过了,居然脏心烂肺的说这种话!”她说完已经气得直哆嗦了。

    “他那就是无理取闹!这个大家心里都有数!”浒盛眼中闪起了凶光,萍儿这个短儿揭得太狠了,换了别人他早就动手了。

    “!……”萍儿不擅骂战,把冲到嘴边的几句话说完就说不出什么了,气得只剩哆嗦了。

    坠儿不便参与进紫霄宫的家事,只得拉住萍儿的胳膊暗传神念劝道:“别跟他闹了,犯不着生这么大的气。”

    萍儿甩开坠儿的手,俏脸发白道:“他敢诋毁七仙君就是不行!”喊完,她恶狠狠的瞪着浒盛吼道:“再敢说七仙君一句坏话,我就跟拼了!”说着她就催动出了一柄绿光莹莹的飞剑,这是真急眼了。

    稆盛皱眉劝道:“萍儿别激动。”

    浒盛却面带讥嘲的说:“这才是以下犯上,我没有诋毁七仙君,他那次就是无理取闹,这个所有人心里都有数,这话就是告到师尊、师祖那里我也不怕,公道自在人心,即便是夏师叔也不能因此而责罚我,要是敢对我动手,我一定让吃不了兜着走。”

    萍儿被气哭了,不争气的眼泪滚滚而下,经浒盛这么一说她真不敢动手了,而且动手也打不过人家,只能白白给自己招来一个以下犯上的罪名,到时就要连累师尊替自己出头了,可不出手她真觉得对不起七仙君啊。

    坠儿攥紧了拳头,虽然不太清楚这里面的事,但他看浒盛那嚣张劲很是气恼,这个人他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不顺眼。

    就在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打他。”

    众人皆循声去,只见一个白衣胜雪的英俊男子不知何时到了近前,他倒负着双手,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那股不怒自威的气势令坠儿感到两腿直发软。他只是两腿发软,稆盛和浒盛此刻却是身发软了,萍儿也被吓得不敢哭了。

    六仙君!六仙君居然在这个时候冒出来了!浒盛只觉满心满口都是苦水,刚才的那点底气一下子就泄光了,夏师叔应该是不会因为他的那些话而责罚他,可六仙君是不会管什么公道的,这一刻,他想起了六仙君当初那个震撼了紫霄宫的誓言:有敢轻慢师娘者,我必杀之!敢欺信情者,百倍偿之!

    “打他,打死也没关系。”信邪淡淡的又对萍儿说了一遍。

    萍儿有点发傻的手握宝剑呆呆的看着这位六师祖。

    “见过六师叔。”稆盛胆战心惊的上前施礼参拜,他连句求情的话都不敢替浒盛说。

    “六师叔,请您息怒,师侄绝无对七仙君不敬之意。”浒盛的脸已经发白了,他心里清楚,六师叔因自己向七仙君挑衅一事肯定是早就想整治他了,所以他始终是见了信邪的影儿立即就有多远跑多远,要是早知道六师叔会突然冒出来,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说刚才的那番话。

    “我怒了吗?这种东西也配让我动怒?萍儿,怎么还不动手?给我打死他。”信邪波澜不惊的说这话时眼睛是在打量坠儿的。

    “六师叔,师侄知错了,您饶过师侄这一遭吧!”浒盛方才还想绷着点,毕竟刚才跟萍儿耀武扬威的,这一转脸就跪地求饶太没面子了,可信邪这明显带着杀意的话令他哪还顾得上脸面啊,当即就跪倒在信邪面前开始求饶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