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90章 你有胆就杀了我!
    信邪看都不看浒盛一眼,继续打量着坠儿,抬脚把浒盛踢了出去。

    萍儿咬了咬牙,追上去挥剑朝浒盛砍了下去,她不敢让六师叔再吩咐第三次,既然六师叔给她撑腰来了,那她就得出一下这口恶气。

    这一剑萍儿劈得够狠的,在她想来自己再怎么用力气也是破不开人家的护体神光的,那何不好好发泄一下呢。

    然而这一剑下去就迸出了血光,浒盛发出了凄厉的哀嚎,信邪刚才那一脚顺势封了他的主要经脉,令他不但催动不起护体神光,连躲避都作不到了,只要扬起胳膊去挡这一剑,萍儿的修为虽然和他差了好几个等级,但这柄“翠荷剑”却是一件品级极高的法宝,加上萍儿是运起部力道砍下去的,即便浒盛修炼千年的强韧之体也难以抵挡,剑锋一下就斩至了骨头。

    “快去请大师伯来救我!快去!”浒盛哀嚎着对稆盛呼喊。

    稆盛咧了嘴了,苦着脸用乞求的目光看着信邪,他跟浒盛关系很好,可六师叔要整治浒盛,他哪敢多事啊?他要是胆敢去找师尊来救浒盛,这小魔君说不准就敢当即打残了他。好在萍儿现在已经被自己这一剑的结果给吓傻了,看样子是绝不敢再动手了,他现在只能期盼六师叔能到此为止了。

    信邪此时把目光从坠儿身上移到萍儿这边,平平静静的说:“他这么说信情,只砍一剑?莫非要等着他下次再辱骂信情时再跟他拼命?”

    萍儿小脸煞白的看着信邪,眼中满是慌乱与怯意,她还从来没伤过人呢,第一次伤人就是个师叔辈的,这罪责都够把她赶出紫霄宫的了,她哪还敢再砍啊。

    信邪没再难为萍儿,目光转向了一脸痛苦的浒盛。

    浒盛连连叩首道:“六师叔饶命!六师叔饶命!师侄知错了,以后再不敢非议七师叔了,请六师叔看在我师尊的份上就饶过我这一次吧……”

    信邪眼中闪过一阵寒意,声音也冷了下来,“先前与师尊不合时,我不愿和们这帮渣滓计较,如今我和师尊有了同门之谊,那就见不得这混帐败坏二师兄的声誉了。”他说完隔空随手朝浒盛一拂,在浒盛的惨叫声中他平静的对稆盛道,“把他送去二师叔那里,跟二师叔说,我是要取他小命的,如今只取他半条命,剩下半条让二师叔看着办吧,但不二师叔救不救他,这种祸乱紫霄宫的根苗是绝不能再留在紫霄宫了,去吧。”

    稆盛见好兄弟就这么被废了修为,心下不禁惨然,可却连个屁都不敢放,躬身领命后抱起浒盛就要赶往边疆。

    浒盛这时却已经崩溃了,千年修为一朝被废,对他来讲苟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他没法接受这个悲惨的结局,悲愤绝望之下他两眼通红疯了般对信邪嘶吼道:“杀了我吧!有胆就杀了我!小魔君有胆就杀了我!”

    稆盛暗叫不好,展动身形急急想要离开,但身子却动不了了,信邪踏空缓步t走了过去,不愠不怒的在浒盛肩头拍了一掌,淡淡的问道:“说我有胆杀吗?”

    信邪的毒辣手段可不是谁都能受到了的,这一掌又把浒盛剩下的半条命拿走了一半,即便是二仙君出手救治,他也只能作个残废的凡人了。

    极度的恐惧终于令那股冲上浒盛脑门的热血冷了下去,他认识到了,现在不是死不死的事,而是能不能死的事,小魔君要想折磨他,那比死不知要惨多少倍。

    “有!有!有……”浒盛的眼神中只剩下了恐惧,只要能离开这个恶魔,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小魔君的手再次拍下。浒盛,紫霄宫十一代弟子中的佼佼者,就这么化为了飞灰。稆盛看着怀中的那身空空的道袍身子微微颤抖的怔在了那里,他这是被吓傻了。

    杀人不过头点地。坠儿看向信邪的目光也有了惧怕之色,浒盛都服软了,这人还是杀了他,这也太霸道,太凶残了……

    信邪似乎也有点不高兴,脸上带出了点厌烦之色,显然是嫌弃浒盛坏了他的心情。

    萍儿看着信邪不由自主的一个劲往后退,她没少听人说这位小魔君有多厉害,却没见过信邪几次,这回她算是知道为什么一提起这位六仙君连师尊都要变颜变色了。

    “带萍儿到一边等着去。”信邪对稆盛发出吩咐,然后就缓步走到坠儿身前。

    “六师祖……,他是……”萍儿鼓足了胆气想要解释一下坠儿的身份,刚说了半句就被稆盛捂住了嘴,稆盛的魂被吓掉了一半,对六师叔的吩咐当然要作到极致了。

    信邪含笑对萍儿道:“我知道他的来历,只是问他几句话,安心等一会就好。”

    小魔君居然对自己笑了,萍儿受宠若惊的连连用力点头,乖乖的跟稆盛退到了远处。

    面对杀人不眨眼的六仙君,坠儿的心怦怦乱跳,两眼盯着信邪一动不敢动。

    信邪用玩味的目光看着他问:“这眉头紧皱的,莫非是觉得我杀他杀的不对?”

    坠儿咽了口唾沫,小声道:“我对他一无所知,所以不能下评断,而且您是帮我们出头的,我就更不能对您有什么微词了,只不过……只不过他最后是因激愤而胡言乱语的,因此送命我觉得有点……不值。”

    信邪微微点了点头,道:“这话说的合我心意,像是个明白人,不枉宫主对的眷顾,告诉我,沈清和可有什么密谋吗?”

    坠儿本就怦怦乱跳的心这下差点从嗓子眼了直接跳出来,在小魔君明察秋毫的目光下,他的嘴动了几下却没能说出话来。

    在沈清向峰澜提出要见信邪时,峰澜还真当即就派人去了,在有关小魔君的事情上峰澜不敢弄虚作假,可他认为派去的人多半是找不到小魔君的,偏偏这回巧了,信邪正好就在最常住的那处居所,送信人很顺利的就找到了他。

    听说是沈清遇到麻烦了,信邪立即就赶过去了,因为他欠着沈清一个人情呢,当初沈清爽快的归还了紫霄宫的至宝静香仙裳,寻易可是答应借给人家用几百年的,这人情值得他跑一趟,而且他也挺欣赏沈清这个人的,既然人家在蒲云洲遇到了麻烦,那他能帮一定要尽力帮一把。

    等他赶过去时,沈清已经被信义送走了,从信义那里了解了详细情况后,他决定先回紫霄宫见一见那个被师娘眷顾的小家伙。

    说起来浒盛这人不知欠了寻易多少债,在寻易那里他就够倒霉的了,这回坠儿又引来了小魔君,让小魔君刚巧撞上了他嚼寻易的舌根,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