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91章 我经常搜别人的魂
    坠儿的反应让信邪知道自己所猜不错了。

    信邪和沈清打过交道,他清楚沈清不是个会轻易妥协的人,在这荒马乱之际,沈清带着三个小家伙出来游历无异于找死,她既然这么作了那必有其原因,所以他怀疑沈清交出坠儿的举动可能隐藏了后招。

    见坠儿迟迟不答,他脸上浮现出笑容道:“我欠了沈清一份人情,是来帮你们的,你要不说那就只能算了。”

    坠儿看了一眼在天空盘旋的小青绫,小声道:“小青绫想出去玩,萍儿怕它会乱跑,您能帮帮我们吗?”

    信邪被这个请求给弄愣了,自己刚杀了一个十一代弟子,这小子居然敢提这么儿戏的要求,让自己这堂堂六仙君当保姆?

    坠儿见人家神色不太对了,忙作出降低要求的解释:“我的意思是让您就在边上帮着看一眼,只要让萍儿知道小青绫不会乱跑就行了……”

    信邪嘴角又有了笑容,点头道:“好,带着小青绫出去吧。”

    坠儿大喜,躬身谢过后,对远处的萍儿喊道:“走吧,六仙君答应帮咱们看着小青绫了!”

    萍儿一头雾水,不明白他都跟六仙君商量了什么,更不明白他怎么这个时候还有闲心忙小青绫的事啊?

    坠儿不敢让信邪久等,见萍儿犹犹豫豫的往这边飞,他等不及的飞向小青绫,用神念向小青绫传达了这个好消息。

    萍儿见小青绫背着坠儿一道青光的出了紫霄宫,她顾不得再犹豫了,急忙追了上去。

    信邪对稆盛道:“我杀那混帐的事你先不要对任何人讲,去吧。”他现在得弄清坠儿的事,没工夫跟信德等人因浒盛之死而费话,在他看了浒盛的小命狗屁不值。

    稆盛得了吩咐后应诺了一声转头就跑了,有了这个吩咐,只要六师叔不提浒盛的事,他就一定会把这事烂在肚子里的,即便以后因此受多大的责罚他都认了,经此一事,六师叔在他心中的恐怖程度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高度。

    出了紫霄宫的小青绫叫的那个欢快呀,但它是在紫霄宫中长大的,野性不是那么的足,不会一高兴就不管不顾的,所以撒了一阵欢后就飞回来接上了苦苦追赶的萍儿。

    “你看,我就说它不会乱跑吧。”坠儿一脸兴奋的说。

    萍儿用复杂的目光看着坠儿,她可没心思说小青绫的事了,因为知道六仙君在暗自看着呢,所以她憋着一肚子的疑问不敢问。

    坠儿此时对四下连声大喊道:“六仙君,您不用管我们了!多谢您了!”

    “咱们玩一会就回去吧。”萍儿此刻只想早点回观荷岛。

    “行,不过它要没玩尽兴肯定不跟咱们回去,看小青绫的吧。”坠儿边说边用神念安抚着小青绫,让它绕着紫霄宫飞。

    小青绫飞得太快了,坠儿根本来不及去感应小猴子的位置,今天只是个开端,只要能飞出来他就不用急在这一两天了,没想到会进展的这么顺利,坠儿笑得都快合不拢嘴了。

    年轻!坠儿还是太年轻了,找小猴子的心情太急切了,他的种种表现在信邪看来皆是破绽。

    当小青绫终于玩得尽兴了,肯随萍儿往回飞时,信邪拦住了他们。

    “萍儿你先回去吧,我还有几句话要问他,一会我把他送过去。”

    坠儿的心又狂跳起来了,咧着嘴道:“您还没走呢呀……”

    萍儿揪着坠儿的衣袖怯怯的看着信邪,她不敢把坠儿交给信邪,更不敢违抗信邪的吩咐,一时间急得都要掉眼泪了。

    “去吧,我不会为难他。”信邪尽量和颜悦色的对萍儿摆了摆手。

    萍儿不敢不走了,她催动着小青绫急急的去了。

    信邪看出了萍儿的心思,传神念道:“不要找人过来给我添乱。”

    萍儿应了一声把小青绫催动的更急了,她不是稆盛,无论如何她都得向师尊禀报一下,她宁可死在六师叔的手下也不能作对不起师尊的事,而且六仙君对她和善的态度也给了她一点点胆量。

    坠儿此刻也想到自己露出破绽了,跟个临刑的囚犯般垂下头不敢看信邪。

    “你是打算着以后乘小青绫逃跑?”信邪作出这个推测是合理的。

    “不!不是!我用道心立誓,绝不是这样的。”

    看着坠儿坚定的神情,信邪不禁有点困惑了,这个推测如果不对的话,那这小子急急的要跟小青绫套近乎是为了什么?

    既然猜不出,信邪就不再问了,开始用他那双令人发毛的眼睛盯着坠儿看。

    坠儿的头皮一阵阵的发麻,后背很快就淌下了冷汗,每过一息那种无形的压力就要倍增,信邪并没有对他动用威压,对待坠儿这种小修士他根本用不着使用威压,靠自身的气势就足够了。

    “我……我……”坠儿吭叽着,用这种方式缓解着所受的压力。

    五息过后,信邪笑了,这小家伙能扛过五息着实不易,他要再这么穷追猛打就显得太没意思了,但他不是要放弃,而是笑着道:“那我就直接搜魂了,别害怕,不会伤到你的,我经常搜别人的魂,有把握。”

    坠儿的心那叫一个凉啊,在小魔君面前他连条案板上的鱼都不如,一切抗争都是徒劳的,这位六仙君真是什么顾忌都不管啊。

    “我是宫主要护佑之人,宫主……”

    信邪抬手止住坠儿可怜兮兮的解说,微微皱了下眉头道:“我都知道,意退灵台,只要不反抗就不会有事。”说完他就伸出了手指,以不容多言的目光盯着坠儿。

    “我说,您想问什么我都如实回答。”坠儿一边盘膝坐到地上,一边作着最后的努力。

    “还是我自己搜吧。”信邪为了安坠儿的心,眼中有了点笑意。

    坠儿缓缓的深吸了口气,压下了施展地遁术的念头,无奈的闭上了眼,在名震修界的小魔君眼皮子底下施展地遁术只能是自取其辱,在这个距离上一个元婴初期修士都能把他从土里逼出来。

    “不用怕。”信邪用轻柔的神念安抚了一下坠儿后,伸指点在了他的额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