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508章 那就更不好了
    “相信我,我不会欺骗你,我们内海弟子是宫主的嫡传弟子,宫主眷顾之人我们会倾尽全力守护的,没人敢动你。”炎冰说得很真诚,如果没有沈清三人在等候,坠儿一定会留下来的。

    “我……”坠儿说了一个字就停下了,缓缓的取出一颗怪树的果子递给炎冰,“这果子很有灵效,我吃一点点就需要用尽修为的吸收,您和萍儿分而食之吧,还有……”他又取出了两块炼器的材料,“这是给月姑姑的,她帮我骑上了小青绫,对我很好,您帮我交给她吧,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炎冰看着那颗果子和两块炼器材料皱起了眉,此刻她已经顾不得考虑这小修士从哪得来这么多宝贝了,坠儿这摆明了就是铁了心要走了。

    “大仙君和二仙君把你交给我照看,你这么一走我可就没法交代了,更没法向宫主交代,朗星,我以诚心待你,你忍心这么坑我吗?”她精通人情世故,早就看出坠儿的弱点,话虽不多却直击坠儿的要害。

    坠儿拿出一颗果子给她就是为了弥补内心的愧疚,没吃的果子虽有五颗,但他早就有安排了,沈清一颗,吕罡一颗,舒颜一颗,剩下三颗只能是许叔、娟婶、画影、问丹子、司迦谁先碰到谁给谁了,本就不够分的,如果不是深感愧疚他真舍不得拿出来一颗给炎冰和萍儿。

    “我真是没办法,不得不走,这果子真的很有灵效,您就收下吧。”

    炎冰失望的摇摇头,用一脸愁苦的表情继续对坠儿施压。

    “要不……您请六仙君过来一趟吧,我跟他说,有六仙君作主您就没什么责任了。”坠儿不想见那个令人胆寒的六仙君,可也只能这样了。

    炎冰看得出他的心思,有些动感情的又上前一步道:“朗星,我真的会全心全意的帮你,这样吧,我以道心立誓,如果有人敢打你的主意,我内海弟子宁可血战到最后一人也要保你平安,这样即便是六仙君也动你不得,你看如何?”

    她越是真诚坠儿越是为难,“前辈……,我……我其实是有一个必须得离开的隐情的,即便不出这次意外,我也是要走的,希望您能体谅。”

    听他这么说,炎冰心下了然了,略一皱眉后即温言道:“和沈清有关对吧?你来紫霄宫只是个缓兵之计。”

    坠儿羞愧的低下了头,小声道:“当时只有这个办法能解燃眉之急,我没打算利用你们……嗯……是有点想利用你们,可我没想到你们待我这么好,弄到现在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朗星,紫霄宫会好好待你的,我们看得出你是个良善之人,大家都很喜欢你,留在这里不会比去清缘派差的,我真的觉得和你很投缘,会好好照顾你的,清缘派和沈清能给你的,我们会加倍给你,紫霄宫有这个底气。”炎冰说着把手缓缓的按在了坠儿的肩头上。

    坠儿没有躲闪,他相信炎冰不会暗算他,“前辈,您越是这样我心里就越不好受了,您别让我为难了,我从未贪图过沈清和清缘派能给我什么好处,沈清对我有恩有义,我不能背弃她。”

    炎冰微微皱起眉,“这么说来沈清要收你为徒也是假的,听你的语气是与她平辈论交的。”

    坠儿哭丧着脸恳求道:“您别问了,我不想对您说谎,可有些事我真的不能说。”

    炎冰善解人意的点了点头,收回了按在他肩头的手,用带有审视意味的温和目光看着他道:“如果在以前遇到这种情况,我一定会劝你说,你还小,在你看来天大的事其实不过是小事一桩罢了,可与小师叔的相处经历让我不敢对你说这种话了,毕竟你是我师祖法眼看中之人,而且以你的年纪能和沈清平辈论交,也足以让我不敢只把你当个小孩子了,这件事我做不了主了,还是让六仙君裁决吧,但我对你之前的许诺是有效的,只要你肯留下,我内海弟子就不惜以性命确保你的安全。”

    “多谢您了。”坠儿万分感激的施了一礼,起身后又满眼挚诚的把那颗果子和两块炼器材料递到了炎冰面前。

    炎冰摇摇头道:“有缘我们才能分得你的福气,你如果执意要走那我们就不能收你的东西了,心意我们领了,我倒是真挺希望有福气吃到你这颗灵果的,它看起来就很不凡,我和萍儿有没有这福气只能看你了。”

    “您就拿着吧,您和萍儿待我这么好,一颗果子算不得什么的,我求您收下吧。”坠儿急切的就差把东西直接往炎冰手里塞了。

    炎冰再次摇头,传出神念召唤远处的绍绫过来接她,等绍绫过来后,她深深的望着坠儿道:“我真心希望你能留下,不管有什么麻烦紫霄宫都会帮你解决。”

    坠儿低下头没吭声,即至绍绫带着炎冰飞身而起了,他才抬起头满眼感激的目送炎冰离开。

    信邪下来后让绍绫把他放在来距坠儿百丈处,然后他就站在那里不动了,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用玩味的目光上下打量起坠儿来。

    坠儿明白人家这是怕他紧张所以才离得远远的,因为有小猴子撑腰他壮着胆子走了过去,对信邪行了一礼。

    “把你的小猴子唤出来给我看看。”信邪笑眯眯的说。

    “在这里它不怎么听我的话。”坠儿一脸不好意思的说,他可不敢轻易让小猴子靠近这位名震修界的小魔君,万一小猴子着了人家的道,他的一切倚仗就都没有了。

    “在这里我斗不过它,反倒是它轻轻松松就能置我于死地,有它在边上保护着,你就不用对我有什么戒心了。”信邪说的很坦诚,笑得也很从容,也就是玩了一辈子命的小魔君能有如此胆色。

    “那就更不好了,我真控御不好它。”坠儿这说的也不全是假话,要是六仙君惹得小猴子发了性子,他真没把握能控制局面。

    信邪笑了笑不再强其所难,转而道:“我不但对你很好奇,还对沈清带三个小家伙出行的举动很好奇,你如果有难言之隐,带我去见沈清吧,我想和她谈谈,我欠着她的人情,只会帮你们不会难为你们。”

    坠儿摇着头后退了两步,他信不过这位六仙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