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509章 我们要去找灵心族
    对于这个无所求无所贪,还搜不了魂的小修士,信邪也挺没辙的,对待一般人,以他的身份说出这番话就足够了,可对这小修士显然还不行,他无奈的弹出一滴誓血,看着坠儿道:“我以道心立誓总可以了吧?”

    坠儿连连摆手道:“您别立誓,立了誓我也不会答应的。”

    “那怎样你才能信任我?”信邪张开双臂,作出任他处置的姿态。

    “我……怎么都不能答应……”坠儿说完又想后退了两步。

    “一点爽快劲也没有,以后如何能成个堂堂男儿!”信邪有些不悦的说。

    坠儿难为情的低下了头。

    信邪继续数落道:“你利用紫霄宫给你们解围,我们对你以诚相待,没想跟你计较什么,依然愿意相信你,可你呢?这是男儿所为吗?”

    “我知道对不起你们……”坠儿羞惭的把头垂得更低了。

    信邪用带着些许不屑的傲然目光看着他道:“本仙君有几千年的修为,以可跻身化羽之躯来此险境冒死见你,你若还是心存疑虑,那你就走吧,紫霄宫不会留这种人,你也不配进紫霄宫,即便宫主想容留你,我也会把你赶出去。”

    这番掷地有声豪气干云的话令坠儿无地自容了,是啊,小魔君乃威震修界的人物,人家不惜以身涉险的来见自己,这本身就很能说明人家的诚意了,自己是因为从未生过要害他的歹心才没意识到这一点的。

    “六仙君,我……我相信您。”坠儿重新走回到信邪面前。

    信邪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夸奖道:“还不错,就你所怀的秘密而言,算是难为你了,那么咱们作个商量吧,别的我不敢担保,但把你们安然无恙的送出蒲云洲是能作到的,回程经过蒲云洲我也可承担下来,那么你可以告诉我点什么?”

    坠儿唤出了小猴子,“这是别人送我的,它究竟有多大本事我也不太清楚。”

    信邪凝神看了一下小猴子,对坠儿道:“你能让它变一下身吗?”

    “最好别了,它对您的戒备很深,我能感知到,不骗您。”

    信邪也是能看出小猴子对他的戒心的,既然坠儿这么说了,他胆子再大也犯不上冒这个险,遂点头道:“好,你把它收起来吧。”

    等坠儿收了小猴子,信邪笑眯眯的问道:“你那朵灵云能让我见识一下吗?我只听说过一点有关灵云的事,从未见过。”

    “这个就有点难了,它很胆小,轻易不会在生人面前出来,我现在唤不出来它。”

    “没关系,那就等咱们熟了再说,你不是打算在这里修炼一段日子吗,我陪你在这里修炼,顺便帮你长点见识,想学法术我也可以传授你几样。”信邪很看重那朵灵云,他本以为灵云只是飘渺之说,但绍绫的讲述让他确信那帮其破境的小白云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灵云,如果真有灵云的话,那可就是修界至宝了。

    “那……好吧,试试看吧。”坠儿勉强答应下来,他心里挺怕信邪打小云朵主意的。

    信邪淡然一笑道:“我名声虽不好,但自认不是无耻之人,还不至于抢你这么个小孩子的东西,那会坏了我的道心。”

    坠儿见他说话这么直接,不好意思的赔笑道:“您言重了,我是怕到最后也唤不出它来,让您失望,更怕您误会我是不想把它唤出来。”

    “无妨,那就看我有没有这福气吧。”信邪说罢带着戏谑的笑意看着坠儿道,“我厌烦和晚辈打交道,更厌烦和对我毕恭毕敬的人打交道,你既然和沈清平辈论交,那咱们也以平辈论交吧,反正我已经有过一个像你这么小的小师弟了,我真希望你能像他那么有趣才好。”

    坠儿憨笑了一下道:“我哪能跟七仙君比呢,您太抬举我了……”

    信邪摆手道:“我看得出来你是见过世面的,但还是有点畏惧我,我这也算是成全你,和我打过了交道,这修界也就没什么人能令你害怕了,没有强大的胆魄是成不了事的,我那小师弟胆子之所以那么大,一半是天生的,一半是源于他想找死,你没他那优势,所以只能靠磨练。”

    “多谢您的厚爱。”坠儿被逗笑了,这七仙君说话也是有趣,寻易的弃世心态居然被他说成是优势,还说的那么认真。

    信邪颇感无奈的笑骂道:“你给我少笑一点,就你这傻样弄得我都难以绷起脸来,还谈什么锻炼胆量啊。”

    “嘿嘿,行,不过您要想看灵云就不能总对我绷着脸,那它哪敢出来啊,我觉得和您打过交道这件事本身就能给我增添很多的胆气了。”

    信邪觉得也只能如此了,遂道:“那就等最后我再帮你锻炼一下对抗威压的能力吧,那么你能告诉我沈清带着你们三个这是去作什么吗?”

    “我们要去找灵心族。”坠儿觉得这个没什么可保密的了。

    信邪怔了一下后不禁哑然失笑,这谎话编得简直太好笑了,可看着坠儿那副认真的模样似乎不像是在说谎,他忍住笑道:“沈清应该是骗你们呢,她自己去找灵心族都未必能活着回来,哪会带着你们三个小家伙去作这种事呢?她可没这么蠢。”

    “她本来就是不愿带我去的,后来我说服了她,另两个人是我的好友,他们执意要跟着,我们没有办法只能暂且带上他们。”

    “那你是怎么说服沈清的?”信邪满眼笑意的问。

    坠儿摇摇头道:“您要不信我也没有办法,我尘缘太重,眷恋着父母双亲,他们亡故后我就有点意志低沉了,加上先前常听沈清谈论道法,对她的观点很是赞同,所以她说要去寻找灵心族的时候我求她带上我,确实是费了好大力气才让她答应下来的。”

    “那她跟你说要去哪找灵心族了吗?”信邪仍是不信。

    “穿过水晴洲,去地图之外的区域。”

    这下信邪不笑了,既然沈清把这样的话都对他们说了,那去找灵心族的事多半就是真的了,可这太不合情理了,沈清肯定不蠢,这么作必有其用意。

    “找灵心族?这倒很有趣,回头我得问问她愿不愿带上我。”信邪的表情有点古怪,看不出是在开玩笑还是在真的打这个主意。

    “您要真的想去,那最好了!”坠儿当然是希望有他这么个厉害人物同行的,那这一路就安全多了,之前的七年血战可是够他们几个受的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