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512章 隐仙宝市
    信邪带着坠儿离开紫霄宫后直奔最近的一处传送阵,坠儿不肯说和沈清约定的具体地点,但大致方位却是要告诉信邪的,而且信义也告诉信邪派人把沈清三人从北面护送出蒲云洲了。

    当初孤云展都能用一团黑雾带着寻易他们一帮人乘传送阵去西疆,这种事对信邪就更不是问题了,仅管此时处于妖兽入侵的非常时期,但这对小魔君来讲依然不是问题,放眼整个蒲云洲,谁敢盘查小魔君?

    一路向北,蒲云洲地形南北狭长,二人历经一个来月才深入到北疆中部,因为越向北传送阵越稀少,而且有些传送阵是相隔很远的,中间需要飞行很远的路程,这与南北势力的互相提防有关, 地处北疆最南端的巫真宗是个明显的分界点,此前紫霄宫大战巫真宗,大队人马能及时杀过去就得益于南方传送阵的便捷,可过了巫真山,后面的传送阵就越来越少了,而且到了北疆信邪也必须得小心行事了,不管是巫真宗还是阴阳宫都有他的死敌,就连当下和紫霄宫越走越近的幽旗门也有他的死敌,雄踞北疆的三大门派他都得罪过,那些中小门派就更不用说了,如果是孤身而来,他没什么好顾忌的,以前他曾不止一次的来北疆掀起腥风血雨,可带着坠儿就不一样了。

    蒲云洲的北疆给人最深的感受就是辽阔寂冷,虽不是处处冰封,但无垠的雪原,连绵的冰山却放眼可见,和南边鸟语花香的环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坠儿是跟沈清去过贫寒雪原的,但这行进千万里仍一成不变的冰雪天地还是令他感到万分震撼的,当初寻易无缘见到的北疆风光在转了一世后终于算见到了。

    北疆的那缺少生机的辽阔寂冷令初次踏上这片土地的坠儿颇感不适应,可过了几天后他就开始喜欢上这里的宁静与纯粹了,寻易就是喜欢安宁与纯粹的环境的,比如沙漠,比如雪原。

    蒲云洲的九大门派中虽只有巫真宗、阴阳宫、幽旗门三派在北面,但北面的地域却比南方还要广阔,即便在修界也算是块地广人稀的区域了,在飞越一片茫茫雪山时,信邪选了一处不起眼的小山头落了下去。

    带坠儿进入一个小山洞后,他交代道:“我去给弄那件欠的灵宝,在这里等吧,最多五天我就会回来的。”

    “不会很麻烦吧?”坠儿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可又舍不得说不要,如果他能知道信邪在北疆的人缘,恐怕此刻就得吓得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了。

    “不会有麻烦,安心在此等待吧。”信邪说完就要给他布设防御法阵。

    “别把我囚禁起来,我有自保的手段。”坠儿还是有点不放心的,他怕信邪如果出点什么事那自己被困在法阵中可就惨了。

    信邪有点迟疑,毕竟坠儿的修为太低了。

    “小猴子能帮我遁到地下去,看。”坠儿唤出小猴子,让它带着自己遁入了深深的地下。

    “那就在下面待着吧。”信邪不等坠儿上来就把神念传了下去,然后身形一闪就消失了,这小猴子可真是让他开了眼,不但能在虚水中穿行居然还能遁地,堂堂小魔君都忍不住要起贪心了。

    隐仙宝市每三十年开一次,它是北疆最大的一个销赃坊市,也是蒲云洲最大的销赃之地,因为北疆地广人稀,所以销赃的坊市大多开在这边,隐仙宝市因其背后势力最大,所以在这里销赃是最安的,没有人会追查所卖之物的来历,大家关心的只是它的价格,不愿抛头露面的卖家亦可以低廉的价格直接卖给开办坊市的隐仙阁,隐仙阁有一套完善的保密措施以确保卖家的安与隐私。

    此际距开市尚有大半个月的时间,但隐仙阁内高等级宝物的交易已经快到尾声了,只有懂行的大买家才会知道这提前进行的秘密交易。

    在一片林海上方雪花纷飞的高空中,有一片雪花却是静静的悬停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要想在漫天飞雪中留意到这么一片不动的雪花即便是有元婴修为的大修士也得刻意找寻才行,当然此时来这片林海的都是知道内情的人,对他们来讲找这片雪花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触碰到那片雪花就能进入到隔绝法阵之内,这里就是隐仙阁的秘密交易场所,这座广达万丈的法阵仅是座隔绝法阵,不具任何防护与囚困功效,来此交易的人大多是心里有鬼的,没谁愿意往囚笼一般的地方钻,隐仙阁当然要替大家考虑周,否则这买卖也就没得做了。

    发阵内雪雾弥漫,这当然不是寻常的雪雾,而是用法力设置出的隔绝迷障,只要不是彼此靠的太近,大家就只能看到一个个模糊的影子,元婴后期大修士的神识在此也起不到什么作用,法阵中间还真有一座用白雪凝出的楼阁,上面匾额上写的是“隐仙阁”,这当然不会是真的隐仙阁。大家的神识朝这个方向倒是能畅通无阻的穿过去的,雪楼所在之处千丈范围内也是没有雪雾的。

    如果有人认为这处交易场地缺少必要的防护有机可乘,那就大错特错,在隔绝法阵之外至少六位元婴后期的大修士严守着东南西北及上下六个方位,只是他们都隐藏着罢了,法阵里还有不下三位元婴后期大修士镇守,就算是化羽修士想来此闹事也得先掂量掂量。

    这座用白雪凝出的空中楼阁高十丈,最高一层只有一圈栏杆,无墙无柱,上面却悬着一个没有任何依托的屋顶,此时一个中年文士模样的人正在向大家展示一片万年金顶兽的头骨,开价五千块元婴石,万年金顶兽的头骨是炼器的极品材料,值这个价。

    “我要了。”中年文士刚报出价格,一个粗犷的声音就在雪雾中响起。

    “我出五千五百块元婴石。”一个女子的声音紧跟着响了起来,被人抢了先,她只能靠加价来争购这宝物了。

    “五千六百块。”粗犷的声音不肯放弃。

    “五千八百块!”那女子的声音带着势在必得的气势。

    “有那手艺吗?”粗犷的声音恼怒的发出讥讽。

    中年文士面色微沉的摆了摆手道:“不出价就把嘴闭上,这里的规矩就是价高者得。”他看起来只有元婴初期修为,但面对一群大修士却态度极其强硬沉稳。

    受到了训斥的那名男子只是哼了一声就真的把嘴闭上了。

    五千八百块元婴石从雪雾中飘到了中年文士的身前,他查验了一下后就把金顶兽的头骨送进了女子所在的那处雪雾中,今天的第五笔交易就此完成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