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516章 它是……你的?
    坠儿的气势虽然够威猛,但他的结丹中期修为严重拖了他的后腿,他这点修为在这个战场上太拿不出手了,所以能爆发出的威势在别人看来只是微不足道的。

    沈清察觉到坠儿的到来不禁暗自叫苦,急传神念道:“不要过来!也不要放出小猴子,我能应付!”她确实能应付,在坠儿到来前她已经打发掉一个元婴中期的对手了,现在对战的这个也只是在苦撑而已,这时没必要暴露小猴子这件秘密杀器,寻易并没跟她说过小猴子的来历,她要是能知道的话此刻肯定更加要强调不让坠儿把小猴子放出来了。

    她的这道神念刚传过去,变了身的小猴子那庞大的身躯就冲了上来。不是坠儿不听话,他原本就是想放出小猴子的,但收到了沈清的神念后他被热血冲热的头脑冷静了一些,可就在心念一转间,被唤醒的小猴子却自己窜出去了!

    随着一声震人心魂的嘶吼,本就被刑神鞭逼得手忙脚乱的那名元婴中期修士被小猴子的巨大手掌狠狠拍中,顿时化作了一团血雾。

    这处战场的四个人随即就都怔住了,大家瞪大了眼看着刚击毙敌人的小猴子立即恢复了原形跳到那名女修身上吱吱吱的叫个不停,四个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发傻了。

    “三阳?!”缓过神来的那名女修猛然发出一声尖叫,然后就搂住小猴子喜极而泣的涌出了泪水。

    那名身受重伤的男子此刻再也支撑不住了,摇晃了一下就从空中坠落了下去,不过他的脸上也带着难以置信之色,虚弱的眼神还盯在小猴子身上。

    “西阳!”那名女子惊呼着搂着小猴子去救那名男子。

    此时沈清已经先她一步接住了那名叫西阳的男子。

    坠儿看着这一男一女和小猴子不住的眨眼,仿佛是彻底的傻了。

    “把小猴子收起来,咱们走!”沈清说完就把西阳交给了那女子,带着他们三个欲离开战场。

    此时数千丈外一处战场上的一个满脸横肉的男子喊道:“绛霄你们快走,不用管我们,他们不敢把我们怎么样!”这男子背后的大旗略大一些,样式也与别人的有点差异,显然是个头领。

    “我们帮帮他吧!”在被沈清带着离开时,坠儿扭头望着那名一脸横肉的男子很是不忍心的对沈清发出请求。

    “咱们不能……”沈清的话刚说到一半,小猴子猛地从那女子身上窜了出去扑向了那处战场。

    “你!”沈清只得停住身形生气的瞪着坠儿。

    “不是我让它去的……”坠儿用力的摇头,眼睛看向那个叫绛霄的女子。

    两处战场离得很近,那边的敌人已经看到小猴子的彪悍表现了,所以小猴子一窜过去他们就跑了。

    “是我。”那名叫绛霄的女子开口承认时,小猴子已窜回来亲亲热热的又腻在了她的身上。

    沈清不再说话,带着他们快速的向远处飞去。

    “绛霄!西阳怎么样了?”那满脸横肉的男子追了两步见追不上只得停下来大声发出询问,看得出这人很讲义气。

    “伤得很重!”绛霄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回答。

    “那你们快给他医治吧!”那男子无比忧虑的望着这边,然后一咬牙催动着一杆黑色的长枪带着身边的两个人朝附近的战场杀了过去。

    “他们没事吧?”坠儿眼望着战场方向问。

    “千少盟都是豪门子弟,没人敢杀他们。”沈清用平静的语气回答,其实此刻她对这一点并没多少信心,因为西阳都被打成这样了,看来对方那伙人也不是善茬。

    坠儿听说过一点千少盟的事,遂收回目光看着绛霄问:“这小猴子……?”

    绛霄此时已经给西阳服了一颗疗伤的丹药,听坠儿发问,她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坠儿不答反问道:“你是谁?是怎么得到这个小猴子的?”

    “嗯……这是别人送我的。”坠儿说完抿起嘴唇看着她。

    绛霄瞥了一眼沈清,道:“它本是我的,我把它送给了寻易,后来在寻易去紫霄宫时与紫霄宫的人发生了误会,这小猴子为保护寻易战死了,我们都以为它已经死了。”

    “它是……你的?”坠儿有点发傻了,从小猴子的表现来看,显然人家说的是实话,可他真不舍得把小猴子物归原主。

    绛霄此刻没工夫搭理坠儿,对沈清问:“你怎么会到了这里?”在搭救寻易的那次行动中,她和沈清在南靖洲的营地中相处过一段时日,算是有些交情了,也正因如此,沈清方才见她遇险才急匆匆的赶去救援,就算不冲着两人间的那点交情,她也得顾及绛霄和寻易的关系。

    “我们是游历至此,你们这是和谁争斗?”沈清有点好奇的问。

    对于游历之说绛霄是不怎么信的,但人家既然这么说了她也不便多问了,遂答道:“北疆的一帮豪门子弟,我们千少盟想杀了墨辉以告慰寻易的在天之灵,几年前就发起过一次袭击但没能得手,这次本以为是抓住了机会,可不料反遭了人家的算计,我们上当了。”

    沈清在内心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他没事吧?”坠儿紧皱双眉看着面色蜡黄的西阳,心里也在为那个很讲义气的满脸横肉男子担忧。

    “伤得不轻,需要好好调养些时日了。”沈清如实回答。

    “唉……”坠儿愁苦的叹了口气,他这浓浓的愁苦显得有些没来由,可他却是真的很愁苦。

    “是谁把小猴子送给你的?”绛霄满眼恳切的问,虽然是亲眼见到寻易战死的,还亲自把寻易的尸身带到蒲云洲了交给西阳,但她就是不愿接受寻易已死的事实,和萍儿一样,她内心也顽固的存着一个幻想,幻想着无所不能的寻易会在哪一天突然冒出来站在她面前洋洋自得的说:我一向福大命大,死不了。所以她此刻无比希望送出这小猴子的人就是寻易,被大家认定死了的小猴子都没死,寻易很可能也没死,这时她的头脑已经有点发晕了。

    “是一位很古怪的前辈,我不能泄露有关他的事。”坠儿歉然的说。

    “是不是……”绛霄用灵力凝出寻易的模样,眼中的恳切之色变成了急切的乞求之色。

    “不,那位前辈肯定不是寻易,他修为很高,怎么也得有几千岁了。”绛霄那仲满希冀的目光令坠儿更觉歉然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