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525章 不!我不走!我不走!!
    当晚一行人彻夜不停的赶了一晚的路,到了天明时沈清有点撑不住了,带着一个人如此急行太耗灵力了,信邪只得停下来让她休息一下。

    沈清取出灵石补充灵力时,绛霄跑过来查看西阳的状况,坠儿兄弟则在吕罡和舒颜带有鄙夷之色的目光下又往绛霄身边凑去,不想却被信邪一把拉了过去,吕罡和舒颜对视了一眼,然后各自忍着笑把头扭向了一边。

    信邪刚把坠儿拉过去就又把他推开了,紧接着就如同疯狂般两手向上急挥像是在驱赶着什么,他这怪异举动惊得吕罡和舒颜不知所措的瞪大了眼,绛霄则下意识的抱起西阳。

    “沈清!有化羽修士!”坠儿发出一声带着颤音的呼叫,然后就拉着一脸愕然的绛霄朝吕罡和舒颜那边窜去。

    沈清被这声呼喊惊醒了,有信邪在身边她自然是可以全神放松的休整,所以信邪作出怪异举动时她都没有察觉,听到坠儿的喊声她一睁开眼脸色就变了,坠儿的示警令她立时就明白了信邪已经处于意境攻击之中了!

    信邪此前就隐约感觉到了似乎有人在跟踪,可他对这一点不是很确定,那就意味着如果自己的感觉是正确的,跟踪者必然是个具有化羽修为的大神通,在这种人的监视下只有用肢体接触的方式传神念才能避免被截听,而他去碰沈清太容易惹人怀疑了,所以他才想借助坠儿去传这个警讯,可他这个盘算似乎也被人家看破了,在他刚拉住坠儿时意境攻击就到了,在他看来,天空忽然落下了无数充满恐怖气息的黑色雪花,他顾不得多说,在推开坠儿的那一刻急传了一道神念:有化羽修士,跑!

    沈清舞动着刑神鞭急窜而起,一下子就到了千丈之外,然后绕着信邪兜起了圈子,一边急飞一边不住的挥动刑神鞭抽出一道道的厉闪,她的身影快到令坠儿他们分辨不清,只能通过刑神鞭抽出的道道强光来判断她的位置,可那光芒很快就连成了一个半圆的光球,一个不断向外膨胀的半圆光球,如同一只扣在地上的不住变大的碗,随着它的扩展,雪地上厚厚的积雪被激荡得漫天飞舞,连数丈深积雪下的冻土都被刑神鞭抽得化作了不断升腾的漫漫灰色土雾,把被激荡起又落下的雪雾染成了灰黑色。

    这景象看得坠儿他们心惊胆战,几个人都攥紧了各自的宝物却不知该攻向何方。别说是他们,连沈清都是因为找不到对方的位置才不得不用这笨办法的,沈清心里是清楚的,不管她怎么折腾都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她这点手段在化羽修士面前是不值一晒的,可她能做的只有这些了,因为体内灵力尚未得到多少补充,即便是这种对人家没多大危害的攻击她也坚持不了多久,所以在出手时她就对坠儿传去了一道神念,让坠儿赶快逃,吕罡和绛霄他们是没有逃走机会了,只有坠儿靠地遁之术或许能走得脱,她自己也想逃,可一来是信邪那边还能支撑,他们还有一点取胜的希望,她不能就这么丢下信邪,二来是她得给坠儿多争取点逃走的时间。

    坠儿没有逃,坠儿当然不会逃,这里都是他在乎的人,他宁愿和大家死在一起也不愿独自逃生,虽然现在他已经怕得脸色都发白了,可还是紧握着长刀和吕罡一起挡在了舒颜身前。

    从对信邪发起突袭这一点看,这位化羽修士是铁了心的要置信邪于死地了,他应该是很了解信邪的实力的,所以一旦发现信邪有所警觉后立即就动手了,说好听了是突袭,其实就是偷袭,一个化羽修士在对付一个元婴后期修士时竟动用偷袭的手段,这足以说明他很清楚信邪是有和他一战之力的。

    信邪虽强悍,但终究是一个未能踏出关键那一步的元婴后期修士,在面对面的作战中他凭借自身的强悍和几件等级颇高的灵宝有和化羽修士一拼的实力,但上次在巫仙山前连挫两位化羽修士的辉煌既和当时的环境有关也与对方的轻敌有关,现在没有人敢轻视他了,他的那几样厉害手段大家也心中有数了,这次人家更是连偷袭都用上了,他落到下风就是必然的了,一旦陷入这种局面想要反败为胜就希望就渺茫了。

    只有他能看见的黑色雪花越落越密,他连催动出一件宝物的那点空闲都没有,只能拼命的挥动灵力把那些看似轻飘飘却携有千钧之力的黑色雪花击打开,照这样下去他肯定是撑不了多久的,但他不敢冒险去催动灵宝,因为他能感知到雪片所蕴含的恐怖威力,只要有一片雪花落到身上,他的小命恐怕就难保了,更要命的是放眼所及,漫天皆是飞舞的黑色雪花,他无处可逃。

    吕罡在这个时候出手了,天生的那股狠劲让他有了更大的胆子,胆子大自然就更容易作到镇定,他看明白沈清在做什么了,所以立刻催动着铁血大棍向四周胡乱的砸了起来,吕罡这一动手坠儿也行动了,他轮着手中长刀四处胡劈乱砍起来,脸色煞白舒颜看着二人犹豫了一下,然后持着无甲剑飞向了吕罡,她没有催动无甲剑去劈砍,因为她提不起任何斗志了。

    绛霄守着西阳没有动,她已经是元婴期修士了,不会像坠儿他们那么幼稚的去试图砍杀化羽大神通,但她也没有逃走的念头,这场战事不会持续太久,如果那位化羽修士胜了,那她再怎么拼命逃都是徒劳的,唯有使用逃遁宝物或许还能有点机会,可西阳伤成这样,带着他使用逃遁宝物会要了他的命的,所以她只能期盼着自己一方能获胜,不过她还是放出了小猴子,可小猴子也找不到那位化羽修士的位置,虽然是变了身却只能站在绛霄身边发出一声声焦躁的嘶吼。

    只过了半盏茶工夫,沈清到了油尽灯枯地步,她尽了能尽的力,现在必须得强行带坠儿逃走了,当她去拉坠儿时,坠儿红着眼嚎叫道:“不!我不走!我不走!!我不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