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526章 沈清呢?
    沈清就那么放开了抓着坠儿胳膊的手,因消耗过巨而泛着红晕的俏脸上无喜无悲,望着坠儿又去拼杀的身影,她那双明眸竟是平静如水的,窥知轮回的她在面对生离死别时可以有这份安然,她对地遁之术的参悟还没到能带人入地穿行的程度,坠儿不肯走她也就没办法了,只能抛下坠儿独自求生了,她现在只想多看坠儿几眼,不,是多看寻易和坠儿几眼,希望下一次还能早早的找到他。

    和坠儿相处了这么久,她已经对坠儿有很深的感情了,甚至到了在不自觉间常把他当作一个独立存在的程度,而不再是时时想着他是寻易的转世之身,坠儿有自己的独特魅力,和他相处与和寻易相处的感觉是迥然不同的,她对寻易是发自内心的爱恋,对坠儿却是深深的喜爱。

    信邪那边的败相已经十分明显了,他在不住的淌血,两边嘴角都挂着细细的血流,眼看就要大口大口的喷血了,到那时这位威震八方的小魔君也就到了殒命之时了。

    沈清知道自己必须得走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她咬紧了银牙,在心中默默的对坠儿说了句:“别把我忘了。”然后就向地下遁去。

    就在沈清遁走的数息后,突变发生了,距他们两三万丈处的半空中忽然传来一声闷哼,紧接着一个身影就出现在了那里,已经深深遁入地下的沈清没能看到这一幕。

    坠儿他们尚未弄清发生了什么,一道刺目的蓝光已经朝那道身影射了过去,蓝光在距那身影还有千丈时就猝然而止,光芒散去后,出现的是小魔君那站得笔直的身形,而先前那突然闪出的人影却不见了。

    在下面一群人目瞪口呆中,信邪双手抱拳身形在空中缓缓的转了一圈,同时传出神念道:“不知是哪位前辈出手相助,信邪拜谢了,恳请赐见一面。”

    坠儿他们看着信邪这怪异的行为一时都没敢轻举妄动,信邪等了片刻后见无人搭话,心知人家这是不想露面了,遂又对四方拜了拜然后落回到众人身边。

    “六仙君……”坠儿和绛霄一起抢上,用仍带着惊惶的目光看着信邪。

    信邪抹了抹嘴角的血迹,对二人问道:“沈清呢?”

    绛霄根本没留意到沈清的离去,坠儿环视了一下四周,答道:“她应该是走了。”对于土遁之术的秘密他不想轻易透露。

    信邪对绛霄指了指躺在地上的西阳,然后带上坠儿他们三个匆匆向北方飞去,这里已成危险之地,他必须得带这些人尽快离开,绛霄急忙抱起西阳追了上去。

    坠儿小声对信邪道:“我想沈清一定会回来一趟的……”信邪那难看的脸色让他不敢再多说了。

    “眼下顾不得她了。”信邪这一张口,嘴角又淌下了一缕鲜血。

    坠儿难过的抿紧了嘴唇,他既为六仙君的伤势难过,也为和沈清的失散难过。

    只飞出十几万里,信邪就落了下去,他按着绛霄和坠儿的肩头道:“我必须得立即去疗伤了,没法照顾你们了,偷袭我的是阴阳宫的人,所以北疆对你们来讲变得更危险了,不能回去了,你们继续往北走吧,至少要走出几百万里,然后找个深深的地隙隐藏起来,我们暂时不方便来保护你们了,你们要靠自己撑一些时日了。”他把那位阴阳宫的大神通给杀了,如果派紫霄宫的人在此时跑到这边来把这帮人接回去,必然会引起阴阳宫那方面的怀疑,虽然是阴阳宫的人暗算他在先,可一旦事情牵扯到大神通这个层面也就没理可讲了,御婵此刻不知踪迹,师娘和刚成为化羽修士的知夏也不在宫中,紫霄宫现在没能力和阴阳宫对抗,所以只能暂且隐忍。

    “六仙君……”坠儿见六仙君都伤到这个地步了,眼中不由闪出了泪花,经过这一段的相处,他已经很喜欢这位六仙君,人家不但好心好意的帮他锻炼胆魄,还给他弄来了件上品灵宝,到现在自己还没能让人家好好看一眼小云朵呢,难过之下,他死命的召唤起小云朵来。

    绛霄的眼圈也发红了,虽然六仙君照顾她和西阳是看在寻易的面子上,但这份恩情是实实在在的,六仙君如今伤成这样她岂能不难过?

    信邪转身欲走时,却见小云朵俏然的出现在了坠儿的肩头,他那暗淡的眼神不由现出痴迷之色。

    绛霄的目光也被小云朵吸引了过去,可她这一看小云朵立即就消失了。

    “你先带着他们走,快点!”坠儿焦急的对绛霄说。

    “走!”信邪心情激动的也对绛霄发出催促,听起来完全是喝命了。

    绛霄不敢多说的忙抱起西阳带着吕罡和舒颜向北飞去。

    绛霄他们走后,没用坠儿怎么费力召唤小云朵就又飘了出来,因为和信邪也算是挺熟的了,在坠儿的一再安抚下,小云朵在信邪面前飘荡了起来。

    信邪迷醉的看着摇曳多姿的小云朵,两手不自觉的变换着各样法诀,那些法诀是随心而生的,他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手的手在动。

    过了有小半盏茶的工夫,坠儿惊慌的收起了小云朵,因为他看到信邪嘴角又流出鲜血了,而且越流越多,配上他那迷醉的神情看起来有说不出的诡异与恐怖。

    在小云朵消失的那一刻,信邪立即闭上了眼睛。

    坠儿紧张得一动不敢动,连喘气也不敢了,改为内息,瞪大眼睛忐忑的看着信邪。

    没过多久,信邪睁开了眼,褒奖的在坠儿肩头拍了一下后身形就消失了。

    “六仙君!”坠儿压着嗓子喊了一声,等了一会后不闻回应,他默然的抿着嘴唇去追绛霄他们了,这次是帮了六仙君还是害了六仙君他心里挺没底的,反正六仙君嘴角流出那么多血多半是和心情激荡有关,或许自己真不该在这个时候让六仙君看小云朵,自己这事办的真是欠考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