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530章 不怕就好
    当裂缝的宽度达到十数里时,舒颜停住了。

    “咱们就在这里吧,再向深处或许就有危险了。”她不安的提出建议,她的修为最低的,到了这里已经感到恐慌了,下面那越来越大深不见底的幽暗空间令她生出了自己要被吞噬的感觉。

    冲在最前面的吕罡当即停了下来,飞到一片足有百丈方圆的突起平台上,运足灵力照着平台拍了一掌,然后对舒颜道:“你就在这吧,这块地方很坚固。”

    这时绛霄取出一盏精致的小灯烛,抛出去后稍一催动,那灯烛立即绽放出明亮且柔和的光芒,把万丈之内照得亮如白昼,她从南海带回了不少好东西,这盏阳明灯就是宁芯送给她的,乃曲幻宗独门秘制。

    大家的目光立即被这盏灯吸引过去,坠儿眯着眼道:“这么亮?这是什么宝物?”

    绛霄含笑答道:“偶然得到的,我也不知道其来历。”有关南海的那段经历她是不愿过多泄露的,尤其是还有这个不知底细的明蓝在场。

    舒颜欢喜道:“总算见到光亮了,它能燃多久?”

    “一块元婴石怎么也能用个三五年吧,如果调暗些我想用到十年以上都没问题。”

    “这么好?它是用灵石的?绛霄姐姐,我出灵石,就让它一直亮着吧,用久了不会坏吧?”舒颜兴奋且忐忑的看着绛霄。

    绛霄传了一道法诀给她,然后笑着道:“这种东西也算不上什么珍稀之物,就交由你掌控吧,坏了就坏了,不过你得赔我一百块灵石。”

    舒颜欢喜的笑道:“多谢霄姐姐了,要是用坏了我赔你一千块灵石。”一千块灵石才抵一块元婴石,现在就是一千块元婴石她也拿的出来,陪绛霄开这种玩笑自然是底气十足的。

    吕罡对着那盏灯看了一阵稀奇后就持着飞剑去斩岩壁,想给舒颜开辟出一个洞府,可飞剑劈上去只斩出了一道淡淡的白印,此间岩土之硬远超乎了他的想像。

    坠儿轻蔑的看着他道:“别丢人了,真没见识,这么深的岩土岂是你能砍动的?”

    “说的就像你能砍得动似的!”吕罡回呛了一句。

    坠儿指着远处一道横向的小裂隙道:“我才不犯你那傻呢,有现成的干嘛还要费劲。”

    在二人斗嘴之际,绛霄也选中了一处横向的裂隙,让明蓝解开了对西阳的封印后就急忙帮着西阳恢复伤势来,当然在此之前少不了要布设一下隔绝法阵,坠儿他们三个确实有点吵。

    见绛霄带着西阳去疗伤了,舒颜对吕罡和坠儿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就欣欣然的研究起那盏灯烛来。

    吕罡望着下面幽深的空间对坠儿暗传神念道:“敢不敢跟我下去看看。”

    坠儿不屑的撇撇嘴道:“你这点修为就算了吧,还是我回头先下去看看,若没有危险再带你下去吧。”

    吕罡用阴寒的目光瞪了他一眼,然后过去陪舒颜去看那盏灯了。

    坠儿飞到明蓝身边,一脸感激道:“还得再谢谢您,真是太感谢了,凭我们是无论如何找不到这么好的地方的。”

    明蓝故作不悦道:“我都说多少次了,就是觉得闷了想找个伴儿,我有那么老吗?让你非要这么恭恭敬敬的?”

    “嘿嘿……”坠儿憨憨而笑,“那我就不那么客气了。”

    明蓝被他那笑容弄得也绷不住脸了,扑哧一笑道:“你这样子可真傻。”

    “我才不傻呢,嘿嘿……”自以为是的否定,然后再傻笑一下,这差不多已经成了坠儿的一项必杀技了。

    “你还……不傻……”明蓝笑得连话都说不顺畅了。

    其实坠儿的必杀技并不是到此结束的,在别人笑得喘不过气时,他还会以藐视的姿态向对方翻个白眼伴以一声轻哼,以表达对对方愚蠢的鄙视,可跟明蓝还不太熟,这后续招数是不太方便用的。

    “我想到下面去看看,行吗?”既然嘲笑过吕罡了,坠儿就得有所行动,因为他知道,吕罡迟早会往下跑的,自己只好替他去打个前阵,谁让自己修为比他高呢。

    “当然可以。”明蓝欣然允诺,她扭头对舒颜和吕罡道:“你们先找地方修炼吧,我带朗星到下面去看看,你们两个可别下来,这么幽深的地方很容易引发心魔,那样就没人能救了。”

    “哦。”舒颜下意识的抓住了吕罡的胳膊,怕吕罡会吵着跟他们一起去。

    吕罡没出声,但眼神里却满是不甘心,通过这么多天的相处,他对明蓝这个人挺相信的了,不担心她会对坠儿不利,此刻只是单纯的不满意人家不带他玩,可自己修为低有什么办法呢。

    坠儿开始还是蛮得意的,可随着坠落他逐渐心慌起来,因为明蓝带着他越飞越快,那速度令他都不能散出神识了。

    “怕了?”明蓝的声音明显带着戏弄的快意,在几十年把坠儿从他娘手里接走的那一刻,她就憋足了劲想趁他还小的时候好好折腾折腾这小子,出一出寻易给她留下的那口恶气,可惜这小子命太好了,抓到手的机会愣是被一个不知从哪冒出的大仙妃给搅乱飞了,还令她受了重伤,如今这小子总算又落到她手里了,虽然是个结丹中期修士了,但也还来得及,只是不如折腾那个小屁孩好玩了,不得不说是个遗憾。

    “怕倒是不怕,可咱们不用飞这么快吧?”坠儿嘴硬的说。

    “不怕就好。”明蓝暗要银牙,开始变动着方向飞了起来,在下落中忽左忽右,忽前忽后,很快就把坠儿弄得晕头转向了。

    “这下面又变崎岖狭窄了吗?”坠儿因不敢散出神识,所以也就弄不清是什么情况了,只当明蓝这么折腾是在沿着裂隙的走势飞行。。

    “嗯,你要怕了咱们就回去。”明蓝不必动用天赋神通去感知坠儿的心情,只听坠儿那怦怦的心跳就知道他有多恐慌了,这让她颇感快意。

    “你能稍微慢一点吗?让我看一下外面的情况。”坠儿的嘴没那么硬了。

    “行了,过了那一段了,现在又变宽阔了。”明蓝放缓了速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