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533章 最年轻的大神通
    明蓝一路狂追到裂缝底部没能见到坠儿的踪影,如堕冰窟的又折返回来沿途仔细搜查着两边石壁上的犄角旮旯,越是向上飞她的心头越凉,可就在她都忍不住要落泪时却惊愕的看到坠儿正端坐在原地咧着嘴带着些许坏笑的看着她呢。

    “你!你……”明蓝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即而狂喜的冲上去抓住他的肩头问:“你刚才去哪了?”

    坠儿本以为明蓝最多是骂他两句,没想到她竟然表现得如此激动,有些发懵道:“我没去哪啊……”

    明蓝这时定下神来,轻咬着嘴唇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看着坠儿,她这是郁闷了,自己这还没怎么戏耍这小子呢,这小子反倒差点把她的魂给吓掉了,以前摆弄不了寻易也就罢了,如今自己可是有化羽修为的了,这小子才结丹中期啊。

    “说!你刚才用了什么手段。”她羞恼的推搡了坠儿一把,那样子很像是一个姐姐在教训年幼的弟弟。

    坠儿咧着嘴干笑了一下,明蓝的神情虽说不上严厉但也是生气的,他讪讪的指了指身后的岩壁,小声道:“我就是想试试能不能钻进去,没想害你担心。”

    “你能钻到这岩壁里去?”明蓝惊疑的问,她刚才确实没向岩壁内查探,因为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坠儿能有这本事。

    “啊,就进去了一点,只是想试试。”坠儿继续掩盖着他发坏的用心。

    明蓝已经顾不上管他钻进去的目的了,眯起眼道:“这本事是谁教你的?”

    “我不能说……”坠儿有点后悔了,虽然从一开始他就清楚自己的行为多半是要引来明蓝的这种追问的,可当时他还是忍不住的作了。

    事实证明,坠儿之前的感觉是对的,明蓝没让他太为难,而是挥手在坠儿面前展示出了十多个人的身影,她平静的对坠儿道:“这些都是精通土遁之术的大行家,你只需要告诉我那人是不是在这些人里面就行,这总可以吧?”

    坠儿瞥见了逍遥仙君的身影就在其中,遂迟疑的点了下头。

    明蓝收了那些影像,问道:“对悬停之事有什么领悟吗?”

    坠儿眨了几下眼后才道:“还是没想明白。”明蓝竟然这么轻易的就丢开了土遁之事让他在感到轻松之余也有点不适应。

    其实明蓝已经知道那人就是逍遥仙君了,她这是欺负坠儿见识浅,给坠儿看的那些人确实有几个是精通土遁的大行家,但都过世了,其余的都是她随意弄出来的,她跟寻易就是在逍遥仙君的玄土裂原相识的,一见这么高明的土遁之术自然不难想到逍遥仙君身上,她自然是很想了解一下坠儿和逍遥仙君交往的过程的,可目前二人还没熟到那个程度,只好先按下这个心思了。

    “没想明白你还不抓紧去想?!居然有闲心吓唬我,你的玩心怎么那么大呢!”明蓝用手指戳着他的脑门大声的数落,受了这么大的惊吓,她总得找个借口宣泄一下。

    “我没想吓你……”坠儿跟个受气包似的小声辩解,可心里却要乐得不行了,明蓝没追究土遁之术的事让他倍感轻松,也对明蓝的好感更多了,觉得自己没看错人。

    “接着给我参悟,参悟不出来你就别想上去了!”明蓝不解气的又踢了他一脚。

    坠儿赔笑道:“我一向是觉得参悟遇阻时就暂且放一放,等心有所感了再接着参悟,这事我真是捋不出头绪才停下的。”

    明蓝知道他不可能一下子就悟透意念之力的玄奥,指责他参悟不力只是为了借机踢他两脚罢了,听他这么说遂不再勉强,拉他相对而坐,默默的看着坠儿良久不言。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坠儿不禁担心起她又要追问土遁之术的事了。

    明蓝轻叹了一声道:“我有几桩为难的事,但没有人能帮我。”

    坠儿咧了咧嘴,略带窘迫道:“可惜我们修为太低了,帮不上什么忙,要不你说说都是什么为难事,我看看能不能帮你想想办法。”

    明蓝淡淡而笑道:“你现在确实是帮不上忙,好好修炼吧,朗星,你资质很高,或许以后能帮到我,所以我想传你一套功法,但你得以你父母的在天之灵立誓,绝不外传,也绝不向人透露有关我的事。”

    坠儿当即摇头道:“多谢你的好意了,但无论如何我都不能以父母之灵立誓,你放心好了,如果你不愿让人知道,那我绝不向外人提起你就是了。”还别说他如今的法术多到学不完,就算没什么法术可学他也不会拿父母的在天之灵立誓换法术的。

    明蓝面色严肃道:“我要传你的这套功法非同一般,或许它不能让你悟得大道,但很可能让你成为南靖洲最年轻的大神通,所以我才这么慎重。”

    坠儿瞪大眼睛看着她,眼神中兴奋与质疑并存,能迅速成为大神通的功法那岂不就是仙术了?

    “你不用怀疑,我绝不是哄你,更不是和你开玩笑。”明蓝的神情确实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坠儿小心翼翼的问:“那……那你为什么要把这么神奇的功法传给我呢?”

    明蓝很真诚的看着他道:“我说了,你资质很高,这套功法很适合你,比我学还要合适,我图的是你以后能帮上我的忙。”

    坠儿紧抿住嘴唇,胸脯起伏了一阵后,再次露出歉然之色摇头道:“以父母之灵立誓乃是对父母的不敬,就算能立刻得到化羽修为我也不能这么作,以道心立誓倒是可以的。”说完他终是舍不下那巨大的诱惑,又目光灼灼的望着明蓝补充道,“我一向信守诺言,既然答应你了,那即便是被人折磨死也不会多说一个字的。”

    明蓝沉吟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道:“好,那你就以道心立个誓吧。”

    坠儿当即兴奋的弹出一滴誓血,仰面向天立了誓言。

    立完誓,他被贪欲冲昏的头脑稍稍冷静了一点,咧着嘴道:“明蓝姐姐,你是不是有点太看得起我了?我要是不行的话就太辜负你的厚望了,我觉得我……”说到这里他就不往下说了,把丑话说在前面是应该的,可点到为止就行了,没理由一定要把这份福缘硬推出去。

    明蓝很有信心道:“我不会看错,你肯定行。”

    “那……嘿嘿……”坠儿喜难自禁的搓了搓手,随即又低声下气的小声问:“明蓝姐姐,你能跟我透露一下想让我帮什么样的忙吗?我当然知道你不会让我去作伤天害理的事,可要是能知道一点的话心里就更踏实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