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535章 可能陷入冥思迷海了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不管是寻易还是坠儿都是不愿意欠下别人的人情的,坠儿见人家对自己拿出的这些东西不感兴趣,乾坤袋里剩下的好东西就只有被自己吃了一小半的怪树灵果,小猴给的五颗果子他都给分派出去了,萍儿和炎冰一颗,六仙君一颗,沈清一颗,吕罡一颗,舒颜一颗。

    “嗯……明蓝姐姐看这果子如何?如果觉得对有用,我能给弄一颗没吃过的。”坠儿有点不好意思的把那半颗果子递到明蓝面前。

    “从哪去给我弄?”明蓝本来是打定主意什么都不要的,可一查探那果子令她不由怦然心动,忍不住就问了一句。

    坠儿憨笑道:“这就别管了,我给弄来一颗就是了。”见明蓝蹙起了眉一副不问清楚不安心的样子,他遂把憨笑改成坏笑道,“吕罡那里还有一颗,我找他要来就是了。”

    “此事……回头再说吧。”明蓝强忍心痒作出模棱两可的推辞。

    坠儿忙点头道:“好好好,那就回头再说。”能容些时日也好,或许就能让绛霄从小猴子那里再讨几颗果子了,那样的话就不用去要吕罡的那颗了。

    “回头我再送一样别的好处,不过得等些时日才行。”坠儿又打起了小云朵的主意,这个好处是随便怎么送都行的,让人看看又不会有什么损失,虽然信邪反复提醒过他,不要轻易让人知道小云朵的秘密,须提防被人夺走,可他现在对明蓝已经十分信任了。

    “不必了,只要能践行对我的那个许诺就够了。”明蓝作出一副没多大兴趣的样子,她心里有愧啊,虽然她传了坠儿灵心族的功法,但那仅是入门的低级功法,而且在没有解决御婵的问题之前,她不能完全解开对坠儿的封印。

    这不是她杞人忧天,寻易当初凭着那点修为就把玄土裂原折腾了个土崩瓦解,转世成坠儿估计也差不到哪去,万一要让他有能力找到了灵心族了,会惹出多大的乱子是谁都猜不准的,他虽没了御婵这个大靠山,但这不是又勾搭上逍遥仙君了吗,再加上紫霄宫的势力,明蓝是绝不敢只把他当成一个小修士看待的,最稳妥的办法莫过于先限制一下他修为的提升,让他根本不具备找到灵心族的能力。

    自己受了寻易那么大的恩惠,又是天慧果又是仙宝的,原本该在他转世之后全心全意帮他的,可从一开始她就不得不封了坠儿的天赋,到现在还得继续限制他的发展,这算什么事啊?她还哪好意思继续接受坠儿给的好处啊。

    “那……那就到时再说。”坠儿见人家这么不感兴趣也就不好多说什么了。

    明蓝笑了笑道:“不用觉得欠了我什么,我让作的那件事并不容易。”

    坠儿很是好奇明蓝要他守护的那片地方是个什么样的特殊地域,可人家既然不说那想必就是不能说的,他只得暂且把这份好奇埋进了心底,“明蓝姐,带我上去一下吧,我怕吕罡他们会替我担心。”

    “好,但要牢记,即便是跟最亲近的人也不能提我传这套功法的事,一点口风也不能泄露。”

    坠儿用力点了头,然后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个略带坏意的傻笑。

    这个笑容让明蓝颇感安心,因为她能看出来,笑容中的那丝坏意表明这小子对隐藏秘密已经颇有心得了。当然了,坠儿从懂事起就开始作这种事了。

    明蓝带着坠儿急速冲了上去,因为上次戏耍了坠儿,所以这戏还得继续演下去,不能让他散出神识看清周围的情况,以后也不能,明蓝觉得这简直有点像自己折腾自己了,想戏耍这小子一次怎么就那么麻烦呢。

    吕罡和舒颜见坠儿终于上来了自然是十分欢喜,绛霄也过来和坠儿打了个招呼,因为明蓝在旁边,坠儿不便提小猴子的事,只好以后再找机会了,绛霄走后,三个自小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就又围坐在一起手拉手的用神念聊了起来。

    坠儿最先问的是舒颜有没有用灵眼查找沈清,这是他急着上来的主要原因,在得知舒颜找了好几次都没能找到后他那燃烧的希望顿时就熄灭了,好在沈清是有足够多自保手段的,在这一点上他还是能放心的。

    无奈的把沈清的事暂且放下后,坠儿又嘱咐了一下二人先别吃那颗灵果,然后就随明蓝下去修炼了。

    三个月后,明蓝把吕罡和舒颜唤到一起,面色严峻的对二人道:“朗星可能出了点状况,我得提前跟们打个招呼。”

    舒颜心慌道:“他怎么了?”

    “我怀疑他可能陷入冥思迷海了,如果再过几天他仍不能醒来,我就得采取点行动了。”

    “啊?!”舒颜惊慌的看向吕罡。

    吕罡也发慌了,又是着急又是担心的瞪着明蓝道:“怎么会这样?是不是传授他什么过于艰深的道法了?”

    明蓝闭口不答,她也认为这是自己传给坠儿的功法引出了麻烦,自从察觉到坠儿有点不太对劲时,她就怀疑到了这一点,到现在已经两个多月了,她不得不上来跟吕罡和舒颜说一声。

    舒颜怕吕罡得罪了明蓝,忙拉了拉吕罡,然后焦急的对明蓝道:“姐姐一定有办法帮他吧?”

    明蓝的面色愈发的严峻了,“我会尽力而为,可我之前没作过这种事,不敢说有什么把握。”

    舒颜的眼中立即就闪出了泪光,抓住明蓝的手道:“姐姐能带我们去看看他吗……”

    明蓝犹豫了一下才道:“他此刻不能受到任何打扰,如果们一定要去的话,我得对们做一点封印,免得们发出声响。”

    “行……”舒颜哽咽着点头。

    吕罡紧咬着牙关一声不吭,他倒不怎么怪明蓝,因为他知道,就算是明蓝害得坠儿陷入了冥思迷海那明蓝肯定也是出于好心办了坏事,他心情沉重时就这德性,不是给明蓝脸色看。

    舒颜在远远的看到盘坐地上一动不动的坠儿时,泪水如断线珍珠般滚滚而落,明蓝要对二人进行一点封印是有先见之明的,否则舒颜真不一定能抑制住难过的心情。

    在送二人上去时,到半路明蓝刚解开二人的封印,吕罡就对舒颜问道:“看他像不像那八年的样子?”

    这话提醒了舒颜,她着急的用哭腔道:“我一看到他就止不住泪水了,眼睛都被泪水模糊了,没怎么看清,看清了吗?”

    明蓝停下身形问道:“什么八年?”

    吕罡顾不得替坠儿隐瞒此事了,遂如实的把坠儿一梦八年的事情讲了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