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546章 最 好挑一只小点的
    这一路可真是够远的,足足过了一个时辰小鸟还在继续往前飞,西阳越走心里越没底,而且下面的岩浆也变得越来越炽热了,由鲜艳的红色变成了发白的浅红色,流动的速度也快多了。

    绛霄紧抿着樱唇,她的心里也有点慌,可弄只小鸟的想法支撑着她决心要走到底。

    西阳虽然看得出绛霄的心意,可还是不得不传去神念劝道:“回去吧,还有朗星呢,咱们冒险不能把人家害死。”

    绛霄看了一眼闭目休息的坠儿,传回神念道:“路越长他休息的时间就越长,只要火灵能把咱们带回去就行,没事的,他那法术挺厉害的。”

    西阳不再多说了,绛霄铁了心要作的事他不会没完没了的阻拦,以前他没有这么宠惯绛霄,可自从寻易死后,他就把寻易宠惯绛霄的那股劲头接过来了,他这是替寻易在宠着绛霄。

    这时坠儿睁开了眼,说了声,“快到了。”

    他的话刚说完,小鸟就发出了急促的鸣叫声,连西阳和绛霄也能听出它是在焦急的召唤同伴。

    “山,前面有几座岩浆凝成的大山,有四五百丈高,下边是通红的,山峰是暗红的。”西阳把通过火灵查看到的景象讲给坠儿听。

    绛霄又紧张又兴奋的对坠儿说:“你缓过劲来了吗?快准备好,如果能再收服一只火鸟,小猴子就归你了,灵宝我也不要了。”为了给坠儿鼓劲,她还是把自己的算计说出来了。

    坠儿无暇跟她多说,闭上眼用心的感知起来。

    “最好挑一只小点的,也别太小,跟这只差不多大就行……”绛霄觉得太大太小的火鸟都不好。

    西阳用目光制止了绛霄的叮嘱,他真不知道绛霄这是怎么了,这么紧急的时刻她居然还有挑三拣四的闲心,她可不是这种糊涂人啊。西阳当然不会知道绛霄已经开始对坠儿有了像对寻易那般的谜之信任。

    坠儿也是有耐心,居然还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这真是让西阳太无语了,只能用愈发冷峻的神情提醒绛霄别再分心了。

    小鸟在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后一头扎进了几座红色大山环抱的山谷中,紧接着那里就传来了一串串凄厉的鸣叫声。

    西阳放慢了速度,小心翼翼的向前靠去。

    “死了……”坠儿苦着脸睁开了眼,小鸟的哀痛之情感染得他也带出了哀戚之色。

    “谁死了?”绛霄盯着他问。

    “一只大些的火鸟。”西阳此时通过火灵看到了小鸟正在一只大些的火鸟边上哀鸣,那只大火鸟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显然是死了。

    “它娘。”坠儿苦涩的对绛霄说。

    “嗯……还有别的火鸟吗?”绛霄通过济术之灵查看着附近问。

    “我感知不到。”坠儿如实作答,然后对西阳道,“咱们过去吧,我得好好安慰它一下。”

    西阳一边催动火中乾坤往前飞,一边对一脸失望之色的绛霄道:“回头咱们再慢慢找找,这里这么大,或许还能再找到一两只也说不定。”

    绛霄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没说什么,坠儿和小鸟都这么难过,这种时候谈这个就有点不合时宜了。

    西阳把火中乾坤停到了距小鸟四五百丈的距离上,他怕小鸟在悲恸之下会误伤了他们。

    这片山区遍布打斗痕迹,四周山体有许多被烧出的大洞,几座山峰不是被削平了就是被融掉了,而地上那只比小鸟大了一圈的火鸟身上的翎羽多有翻折凌乱之处,三足只剩了一足,不难想见那场大战是多么的震撼和惨烈。

    小鸟凄厉而鸣,还不时用喙去触动一下大鸟的身躯,想要弄醒死去的娘亲,一滴滴红色的泪水不断从它那只独眼里淌落下来,看得绛霄心酸不已,一时也顾不上去想再弄只小鸟的事了。

    坠儿的脸上也淌下了泪水,他的那个神通让他能更真切的感受到小鸟的悲恸,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如此之强烈的悲恸,甚至比他哀悼自己父母时还要强烈,小鸟是没有复杂思虑的,它的悲恸来的更纯粹,而且他的父母是寿终正寝,小鸟的娘则是惨死于仇家之手,这两种悲恸本身就是有区别的。

    过于纯粹的情感虽来的猛,但去的也快,在坠儿的劝慰下,不到一天时间小鸟就止住了哀伤,它衔着娘亲的尸身钻进了翻涌的岩浆中,绛霄和西阳大惑不解的问坠儿它这是作什么,坠儿也答不出来。

    不久后小鸟就出来了,围着那处地方鸣叫着转了几圈后就来到了三人近前,三人这才明白它这应该是依照种族的本能把娘亲给安葬了。

    在西阳催动着火中乾坤返回时,小鸟闷声不响情绪低落的跟在他们后面,绛霄望着小鸟万分怜爱的说:“它太可怜了。”

    坠儿这时回想起绛霄曾经说过的那些话了,遂道:“那你就多照顾照顾它吧,它要愿意跟着你,就让它跟着你吧。”

    “这……太不合适了吧……”绛霄目光闪烁的说。

    坠儿咧嘴一笑道:“你都说小猴子归我了,灵宝也不要了,我也不吃亏。”

    绛霄瞥了一眼西阳,然后对坠儿道:“那你可得帮我让它认下我这个主人。”

    坠儿望着小鸟道:“它已经把咱们当朋友了,我想它是愿意跟着咱们的,就是不知道咱们以后离开时它肯不肯离开这片岩浆之海。”

    绛霄信心十足道:“咱们有的是时间跟它培养感情,你好好帮我就行了。”

    坠儿承诺道:“这个我一定会尽心的。”

    绛霄的目光闪了两下,想跟坠儿商量一下能不能把那神奇的法术传给她一点,可想到毕竟还没熟到那份上,遂把这话咽了下去。

    来到他们所在的那处裂隙时,小鸟叫了一声就钻入了岩浆中。面对绛霄和西阳探询的目光,坠儿皱眉解释道:“我猜它应该是疗伤去了,好像是,我也说不准。”

    “那你能感知到它去哪了吗?”绛霄着急的问。

    坠儿向下指了指道:“它是一直向下去的,已经到了我感知不到的深度。”

    “那……”绛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心急的看向西阳。

    西阳安慰道:“我想它不会离开咱们的,先上去跟吕罡和舒颜打个招呼吧,这俩人肯定急坏了。”

    坠儿早就心急火燎的想去见吕罡和舒颜了,忙道:“对对对,快送我上去吧。”

    吕罡和舒颜已经快急疯了,见到坠儿上来,两人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去,激动的冲上去一人拉住坠儿的一条胳膊,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绛霄和西阳去哪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