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553章 你可真会吓唬人
    绛霄把坠儿带到离上下两拨人都挺远的地方。

    “说,怎么回事,你要敢不说实话,我就搜你的魂!”

    绛霄这蛮横的态度令坠儿倍感亲近,他作出一副傻乎乎的样子咧着嘴道:“绛霄姐,我觉得和你特别亲近……”

    绛霄嘴角弯起笑意,伸手捏住他的耳朵道:“想用这一套蒙混过关你可是打错主意了,论玩这一套寻易能算上化羽级别了,比你强百倍,可他在我这也过不了关!”

    “嘿嘿……”坠儿眨着眼睛干笑了一下,犹豫了一下后换了很认真的表情道:“绛霄姐,这事我连吕罡、舒颜都不会告诉,原因有二,一是我立过重誓,二是太危险了,好比是我吃到了一种味道极其鲜美的蘑菇,但还不知它有毒没毒,颗因为它太鲜美了,任谁吃一口都永生忘不掉那滋味,也可以说它毒性太强了,吃一口就足以断送了道途,所以我现在真不敢跟你们说,等我悟出些门道了,确信此路可行了,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绛霄的神色变得慎重起来,因为连续破境这事怪异到令人无法想象,所以坠儿言其极度危险她是不得不信几分的,“真的是危险到听你说两句就能断送道途?”

    坠儿一脸严肃道:“很有可能。”

    绛霄盘算道:“要是能一下子提升两级,我就是……元婴后期大修士了,这么算也挺值的。”

    坠儿连连摆手道:“你可千万不能这么想,我修为低,提升两级容易些,元婴期哪能也这么容易啊?”

    “可你不是自己停下来的吗?你告诉我,如果你当时想结婴是不是就已经结婴了?”

    坠儿苦着脸道:“玄境中的事哪能说的准啊,而且这关涉到那个我不能说的重要环节,如果不讲出那个秘密的话,你吃了这种蘑菇就只能受害而得不到丝毫益处。”

    “臭小子,你可真会吓唬人……”绛霄又是不甘又是无奈的看着坠儿小声嘀咕了一句。

    坠儿万分真诚道:“我没吓唬你,真的。”

    绛霄越琢磨越不甘心,道:“这么怪异的事,你一点口风不透,你觉得合适吗?不提我辛辛苦苦的帮你催发灵气,就是冲着我替你着了那么大的急,你也得多少说一点吧?”

    坠儿为难的直呲牙,忽然想起了一个主意,走到岩壁边掰下了一小块坚硬的岩土,“你看看这个。”

    绛霄不明所以的接过那块岩土看了看,问道:“你让我看什什么?”

    “用神识仔细查看一下。”

    绛霄依言用神识仔细查看了一下,更加不解的问:“这有什么好看的?”

    坠儿一言不发的闭上了眼睛,过了片刻后睁开眼道:“你再看。”

    绛霄狐疑的再次用神识查探了一下那块岩土,随即就呆住了,因为她看到了在岩土内部出现了一个清晰的“绛”字!

    这一手沈清当初对坠儿玩过,现在坠儿也能玩了,而且玩的比沈清还精纯。

    “看清楚了吗?”坠儿上前要把那块岩土拿过来毁掉。

    绛霄护住岩土又仔细的看了一下,然后神情怔怔的看着坠儿,任他把岩土取走毁掉了。

    “知道这有多不寻常了吧?这真的是一条未知的路,当下不能跟你多说。”

    绛霄喃喃道:“可我现在更想听了……”

    坠儿憨憨而笑,“反正我是不会再多透露一个字了,这都怕误了你呢。”

    “你是怎么作到……的。”话问到一半绛霄就清醒了过来,心里倒真有点害怕坠儿会回答了,她胆子虽不小,可坠儿都说这是关乎道心的东西了,胆子再大她也不敢拿道心去冒险啊。

    “你就什么都别问了,对谁也都别说,如果握能理出个头绪来自会对你讲的。”

    绛霄稳了稳心神,又转了转眼珠,才开口道:“好,那你接着说觉得跟我特别亲近的事吧。”

    坠儿憨傻的笑道:“你都不追问了,那这话就不用再说了。”

    “臭小子!你果然是在跟我耍手段!”绛霄捏住他的耳朵拧了一下,亲近之情溢于言表。

    坠儿嘿嘿而笑,捂着耳朵道:“绛霄姐,咱们说说去水晴洲的事吧,万一你们俩有谁在这破境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得尽快找到个有灵气的地方。”

    “我先去跟西阳商量一下,你最好能劝住吕罡和舒颜。”说完她就飞了下去,经过坠儿破境之事,她愈发觉得西阳他们俩靠灵石破境太危险了。

    吕罡见坠儿回来了,忙上前把他拉到一边,暗传神念道:“你是不是真傻呀,我和舒颜提点你那么多次了,你就一点味也品不出来?你不能和绛霄太亲近了,那会惹恼西阳的,不过你要是真喜欢绛霄,那咱们就得好好谋划一下了,凭咱们三个要对付西阳不是那么容易的,你必须得先隐忍一下,不能再这样了。”

    坠儿怔了一下,随即就皱起眉头道:“你说的这都是什么呀?我跟绛霄姐……”

    吕罡忙捂住他的嘴,急传神念道:“用神念!用神念!”

    坠儿只得改用神念道:“你别脏心烂肺的胡猜,我对绛霄姐没那想法,只是绛霄姐性格好,对我也亲热,我才跟她亲近些的。”

    “你对她真没那想法?”吕罡盯着坠儿的眼睛问。

    “没有。”

    吕罡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之色,“你有,我看出你的迟疑了。”

    “没有!真没有!”坠儿皱紧眉头极力表白,可他知道自己刚才是出现迟疑了,他一直没仔细想过和绛霄的关系,因为绛霄是西阳的道侣,他理所当然的没存非分之想,可要说对绛霄没有丝毫的爱意,那好像也不确切,这一细想也就表现出了被吕罡察觉到的迟疑。

    吕罡警告道:“不管怎么说你都必须得注意一下了,这也是舒颜的意思。”

    “你们两个可真是的!”坠儿甩开吕罡的手,心里颇有些烦乱,既然吕罡和舒颜都这么说了,那西阳或许也已经有些想法了,吕罡的提醒也让他意识到自己和绛霄是太亲昵了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