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560章 你抱着我
    “沈姐姐!”舒颜有些发懵的喊了一声。

    吕罡则急催飞剑追了上去,可一眨眼就找不到人家的人影了,“快跟我追!”他焦急的喊站在坑里的舒颜。

    舒颜一脸发懵的说:“她给我传神念让咱们在这等。”

    “谁?坠儿还是沈清?”吕罡急得把眼睛瞪得溜圆。

    “沈清。”

    “那神念感觉起来正常吗?”

    舒颜苦着脸道:“她都这样了,肯定不会太正常,不过也不像是发了疯的,要不哪会想到让咱们在这等啊。”

    “那也得追!你快来!”吕罡在飞剑上直跺脚。

    舒颜从坑里飞了出来,担忧道:“咱们不能跑太远,要不他们回来该找不着咱们了。”

    吕罡什么都不说的拉起她就朝沈清所去的方向追了下去。

    沈清带着坠儿并未走远,飞出一段就扎进了厚厚的雪层中,她生性孤傲,定住神后就觉自己的样子太窘迫了,所以才带着坠儿躲开了吕罡和舒颜。

    “你……你没事吧?你别吓我,你跟我说句话……”坠儿看着表情仍不正常的沈清,心中慌乱的怦怦而跳。

    “我……没事……”沈清口中虽说没事,但身子却抖的厉害。

    “你别怕,你别怕,我帮你。”听到她开口说话了,坠儿稍稍放了点心,闭上眼凝聚心神像安抚小猴子,小鸟那样用心念安抚起沈清来。

    片刻后,沈清问道:“你这是从哪学来的?”

    坠儿睁开眼,见沈清的面色平静多了,大喜道:“你好了?”

    沈清点了下头,“好点了,你抱着我。”她说完就偎进了坠儿怀里。

    坠儿怜惜的抱住了她。

    “抱紧点。”沈清还是在抑制不住的发抖。

    坠儿依言抱紧了她,安抚道:“别怕,没事了,过去了。”

    沈清把头埋在他怀里,含含糊糊的说:“你还记得我上次被吓成这样的事吗?”

    “记得,你这是又陷入那种情况了?”坠儿当然记得上次沈清被吓得扎进他怀里的事,沈清当时说是闯进思考的禁域,触犯了上天的法则。

    “你不要多问,别让我回忆起陷入之前的思路,快帮我分分心神。”

    坠儿听她说的慌张,似乎已经在情不禁的往往那边想了,不由急道:“我……你……明蓝……”他越着急越不知该说点什么才有用,情急之下低头像小鸡啄米似的在沈清额前吻了两下,又揪了揪她的头发。

    这通忙活还真管用了,沈清轻轻把他推开了一点,问道:“明蓝?明蓝是谁?”

    坠儿松了口气道:“是新结识的一位朋友,那场大战之后……”

    “那场大战是怎么结束的?信邪难道取胜了?”现在沈清心头有太多疑问了。

    “好像是有人帮了他,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打完之后他对着四方拜了拜,看样子像是答谢出手援助之人。”

    沈清面露苦涩道:“我要不抛下你也就不会遭这场罪了。”

    坠儿两手按住她的肩头晃了晃她道:“你别这么说,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是巴不得你能早点逃的,你该知道我说的这是真心话。”

    沈清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说的是真心话,大战之后呢?你们到这里是来找我的吗?”

    坠儿把大战之后的经历粗略的跟她讲了一遍,然后试探着问:“你的情况怎么样?能追上绛霄和西阳吗?我挺担心他们的安危的。”

    沈清点了下头道:“只这四五天的路程我很快就能追上他们,你不用着急,先跟我说说你这修为怎么一下子提升了这么多?”

    “嗯……”坠儿闭了下眼,然后以灵力切开了旁边的一雪壁,露出了里面的一个“沈”字。

    “我也会你这本事了,目前看来咱们俩走的是可行,而且……”坠儿思考了一下才继续说下去道:“而且据我的感觉,那不仅是一条与众不同的路,更像是一个更高的境界,不用辛苦修炼就能提升修为,或者说……”坠儿又停下思索起来。

    沈清屏气凝神的听着,她看得出来,坠儿思考的是该用什么词语表达,而不是在整理思路。

    “或者说,修为根本就是没有必要的,如同是一个具有最坚韧躯体之人根本就不需要再穿一身铠甲。”

    沈清目不转睛的盯着他道:“你确认是这种感觉吗?”

    坠儿把自己修为连升两级的情况跟她说了一下,然后摇着头道:“绛霄和西阳说我应该是可以结婴的,我后来仔细回想了一下,确实如此,是有什么念头让我迟疑了,所以就停了下来,我至今没能弄清到底是什么想法阻止了我。”

    沈清震惊的沉默了一会才艰难道:“这太……不可思议了,你认为……,你感觉如果没有那个念头阻止你的话,你的修为能一直提升下去吗?”

    “这个就无从感觉了,但我想不会吧,如果能一直提升下去那不就成真仙了吗?”

    沈清很严肃的说:“你不要存这个想法,要对自己有信心,你是很有可能成仙的,所谓会者不难,难者不会,你有这个天资,一旦悟通了大道也就立地成仙了,千万别总觉得自己不行。”

    坠儿笑道:“可也没有这么容易的呀,坐着想想就成仙了,我看也只有做梦能这样。”

    沈清的面色更加严肃了,“修为连升两级容易吗?你以前听说过这样的事吗?所有人都没听说过,可你作到了,别人需要几十年几百年才能升两级,你不过是想了想就作到了,你是与众不同的,而且是远超众人,包括我,你要认清这一点,要相信自己!有自信才能有更大的突破。”

    坠儿想笑一下,可咧了咧嘴那笑容没能露出来,沈清这么严肃,他只能以受教的姿态道:“我知道了,也记下了,你别这么板着脸了。”

    沈清面色稍稍缓和了一点,看着他道:“这些应该和那个明蓝有关吧?”

    坠儿迟疑的点了下头,犹犹豫豫道:“和她有点关系,可她不让我说,我立了重誓。”

    “能把她的样子展示出来给我看吗?”

    坠儿有点为难,其实他都不该对外人提起明蓝这个人的,只是因为跟沈清关系太近了,不提明蓝就得从怎么找到裂隙开始编瞎话,而且为帮沈清分心神他已经在慌乱间提到了明蓝的名字,要是再把人家的身影展示出来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罢了,我只问你,有遗忘她的迹象吗?她飞行起来是一闪一闪的吗。”

    “没有遗忘迹象,她飞起来也不是一闪一闪的,眼睛也不是蓝的。”坠儿回答这句话时目光不由自主的出现了一点闪烁,灵心族的这两大特征沈清对他们讲过,她这么问显然是在怀疑明蓝是灵心族的人,而明蓝说过传给他的那门功法和灵心族有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