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561章 她是灵心族的人吗?
    沈清皱眉不语了。

    坠儿对明蓝的身份也很好奇,试探着问:“你为什么怀疑她是灵心族的人?”

    沈清指着雪壁上那个“沈”字道:“这是靠意念之力作到的,而灵心族最擅长此术,你忽然在这方面有所突破,我自然要有此怀疑了。”她说完挥手把一个身影展示在了坠儿面前,却一个字不说,两眼紧盯着坠儿。

    坠儿看到那个身影顿时就瞪大了眼,那正是明蓝啊!他愕然的看向沈清。

    沈清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了,遂摇摇头道:“咱们都别发问了,这事不提了。”

    坠儿哪能忍得住啊,惊诧的问:“你认识她?”

    沈清淡淡一笑道:“我说了,咱们都别打听了,有关这个人的事咱们以后不提了。”

    “可……”坠儿强行闭上了嘴,却用满是探询的目光紧盯着沈清看。

    沈清对他摆了下手,“说说你那突然具备的神通吧,再对我试一下,刚才我没来得及细细品味。”

    “她是灵心族的人吗?”坠儿还是问了出来。

    沈清闭上了眼睛,给他来了个绝口不答,她之所以能展示出明蓝的身影,那是寻易当初在乱星域中给她展示过,寻易为了证明自己去过玄土裂原,为了证明那里不存在蒲云洲的圈套,才想到了拿灵心族的这个人作证据,现在她知道那人叫明蓝了,这件事她当然不能告诉坠儿,否则坠儿恐怕很快就会想到转世轮回这个关节。

    见沈清这样,坠儿无可奈何的也闭上了眼,凝神发送起心念来,不过发去的第一道心念就是“她是灵心族的人吗?”

    沈清大惊的猛然睁开眼,无语的瞪着坠儿,她认识到这小子现在可是够坏的了,越来越不厚道了。

    “我就是……我一直没对人试过,不知道这复杂些的话是否能传过去,所以想试一下,看来……嘿嘿,是能行的。”坠儿咧嘴小心翼翼的笑。

    “照这么长下去对你没好处!”沈清不怎么会骂人,这就算是挺严厉的了。

    “嘿嘿……,你别生气,我不问了,你还需要再感受一下吗?我这次不玩花样了。”

    沈清摆了下手,她感受的够清晰了,鉴于坠儿现在的不厚道劲,她需要在想好应对之策后再进行下一步的感受。

    “那咱们什么时候去追绛霄和西阳啊?”

    “你和他们两个相处的怎么样?”沈清有点担心这两个人会看破坠儿的转世身份。

    “很好,我们现在是很要好的朋友了。”

    “有多要好?你现在动不动就耍鬼心眼,我想也交不到真心的朋友了吧?”沈清借着揶揄打探起三人的关系来。

    坠儿自知刚才的事作得理亏,对于人家的揶揄只能笑脸相迎,炫耀一下和绛霄、西阳的亲密关系是自证清白的最好手段,所以他通过列举事例如实向沈清描述了一下和绛霄与西阳有多亲近。

    常言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可听坠儿讲完,作为旁观者的沈清也有点迷糊了,因为坠儿讲的差不多都是跟绛霄如何如何,少有提到西阳,单看绛霄的话,那应该怀疑她识破了坠儿就是寻易的转世之身,可她要识破了怎么可能不跟西阳说呢?综合起这两人的表现来看,沈清只能得出这么个结论:两个人都没识破坠儿的身份,只因宿缘深浅的关系,绛霄与坠儿显得更好一些。

    得出这个结论后,沈清瞥了坠儿一眼,心里略带不齿的暗道,西阳不是你从小到大的生死兄弟吗,你怎么反倒和人家的道侣宿缘更深?

    “怎么了?”坠儿狐疑的问,他看出沈清那一瞥有点不太正常了。

    “没事,你们几个在这里等着吧,我去追绛霄他们。”沈清说着取出一些内丹交给坠儿,这大半是他们一路杀妖兽所得,是用来喂吞天的。

    “还是你带着吞天吧,你现在动不动就出事,太让人不放心了。”坠儿把吞天托到沈清面前,嘴角眉梢带着些许得意,些许幸灾乐祸,他终于找到报复的机会了。

    沈清恨得牙根发痒却无言以对,作为傲视天下的天之娇女,竟受到了这种夹枪带棒的奚落,她真是恨自己不争气了,让人抓住笑柄了她还能有什么可说的呢,只得咬着银牙恨然而去,顺手挥出一道灵力把那片雪地拍了个结结实实。

    坠儿只觉胸口一闷就被封在雪中了,沈清出手太快,因为没闹明白是怎么回事,他被吓了一大跳,等从雪中钻出去看到自己身处一个大雪坑的中央才意识到不是出了什么意外,只是沈清泄恨的给了自己点苦头吃。

    他张开嘴无声的大笑起来,他现在太开心了,这些年来他最牵挂的就是沈清,如今不但找到了沈清,还把她救醒了,有沈清帮忙那绛霄和西阳破境的事也就好办多了。

    吕罡和舒颜找过来时,坠儿还在那咧嘴笑呢。

    “这坑是怎么会事?”舒颜紧张的问。

    “我把她给气了,她就这么欺负了我一下。”坠儿洋洋得意的说。

    “哈哈哈……”吕罡放声大笑,坠儿能把沈清气成这样他颇有与有荣焉的感觉。

    坠儿那自鸣得意的样子令舒颜也忍不住笑了,问道:“她没事吧?全好了?”

    “全好了,去追绛霄和西阳了,让咱们在这等着。”

    吕罡担心的问:“在这等着是什么意思?她是把那两人带回来还是跟他们去水晴洲找破境的地方?”他当然是想跟着去水晴洲闹一场的,如果被扔在这就太没意思了。

    坠儿此时才想到这个问题,眨着眼道:“我还没来得及跟她谈这个呢,我想……她应该是把绛霄他们俩找回来,以她的修为应该能帮这二人破境吧?要是让咱们等几年的话她肯定会多嘱咐咱们几句的,不会这么一甩手就走了。”

    吕罡急道:“你不是把她气走的吗!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不先跟她谈?咱们得去水晴洲啊!”

    坠儿挠挠头道:“她问的事太多了,我本来是记着要跟她说这个的,你别着急,我想她不会跟着绛霄他们俩去水晴洲的。”

    “狗屁!”吕罡气道:“她不过就是元婴中期修为,绛霄和西阳要是破境也是元婴中期,那玄境她受得住吗?而且去水晴洲破境仅仅是一两年工夫,有她帮忙肯定还能更快些,只让咱们等个一年半载的她哪用多嘱咐什么呀!”

    坠儿讪讪道:“行了你别喊了,不就是想去水晴洲闹一场吗?回头找机会咱们去一次就是了,你们俩现在修为确实有点低,闹也闹不出多大动静,不如耐下点性子,等到了结丹后期我再跟他们商量这事。”

    “到那时妖兽估计都把南靖洲给灭了。”吕罡压下了点火气,毕竟这事还得依靠坠儿呢,不管是沈清还是绛霄、西阳,人家跟他可没这么大面子,要想达成去水晴洲折腾的大业只能靠坠儿从中周旋。

    舒颜叹了口气对吕罡道:“你就别这么着急了,我也想帮师门出力,可咱们这点修为只能白白送死,师祖们让咱们出来避难不就是想让咱们好好活下去以后重振师门嘛。”

    吕罡不服气道:“可咱们都到妖兽的老窝了,理该抄后路打它一下,如果能把祸水引到蒲云洲,咱们就帮了大忙了。”

    坠儿劝道:“西阳和绛霄也是有此心的,沈清肯定也乐于这么作,你瞎着什么急啊,抄后路这件事他们多半是会去作的,你还是先关心一下会不会带你去吧,我要是你,现在就会去专心修炼,而不是在这瞎嚷嚷。”

    吕罡有点泄气了,二话不说的转头就回他们三个人的雪洞去修炼了。

    坠儿和舒颜把这片雪地上的痕迹抹平,然后在距吕罡不远处弄了个雪洞猫了起来,因为坠儿还是觉得沈清就这么扔下他们去水晴洲,所以俩人决定等几天看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