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562章 随缘
    沈清在不到两天的时间内就追上了绛霄和西阳,这两个人是照直向西北方向走的,想找到他们很容易。

    绛霄和西阳见到沈清自然是大感惊诧,听说是坠儿把她唤醒的,两个人更觉吃惊了。

    “你是陷入冥思迷海了吗?”西阳对此产生了怀疑。

    “有点类似,但不是。”沈清明白西阳问这个的用意,她不想让别人更多的了解坠儿的神通,以她看来,坠儿那神通是应该可以唤醒陷入冥思迷海之人的。

    “朗星这胆子也是够大的,幸亏没把事情搞砸。”绛霄语气虽是责备,但嘴角已经情不自禁的向上弯起了。

    西阳看了看沈清身后,问道:“你这是要跟我们一起去水晴洲吗?”

    “我想劝你们回紫霄宫在北疆的营地,去水晴洲太危险了,你们眼下应以破境为重。”

    西阳摇头道:“我们不想回去。”

    绛霄道:“朗星跟你说过了吧?我们一是为了找个有灵气的地方破境,二是要妖兽的老窝搅扰一下,你跟我们一起去吧!”在她看来,沈清作为慈航仙尊的弟子对这事肯定会感兴趣的。

    “我不能把他们三个扔在荒天雪地中。”绛霄不会知道,沈清如今是个连师门都能放下的人了,对去水晴洲搅扰的事她说不上有多大的兴趣,她现在看重的是参悟大道,是坠儿的安全。

    “那……你追上来就是为劝我们回去的?”绛霄有点失望。

    沈清点了点头,“咱们都是寻易的朋友,我不能看着你们去涉险而不管不顾。”

    西阳拱手道:“多谢好意了,仙子先前仗义出手救下了我们,我们还未及答谢,此次水晴洲之行仙子就不用费心了,我们是决意要去的。”

    “你们闹不起多大的动静,把祸水引向蒲云洲更是想的太简单了,妖兽不都是那么没头脑的,有些比人族还要狡诈。”

    绛霄向西阳递了个眼色道:“你去前边探路吧,我和沈仙子谈一下。”

    西阳猜不出绛霄是何用意,但绛霄既然这么说了,他只得转身离去了。

    “你去看过苏婉吗?她还好吗?”绛霄笑盈盈的叙起了旧情,她们三个曾在备战元裔族的营地中相处过一段时日,此时她问起苏婉在情理之中。

    “在来蒲云洲的路上我见过她,她那时已经被妖兽打得昏迷不醒了,一队夷陵卫带着她与妖兽边打边退,我帮着把妖兽杀散了。”

    “她伤得如何?”绛霄关切的问。

    “我查看过了,调养一段即可恢复过来。”

    “哦……”绛霄沉吟着似乎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沈清料到她打发走西阳肯定不会只是向自己问问苏婉的状况。

    绛霄目光一闪,索性也不绕弯子,盯着沈清以神念问道:“朗星是不是寻易的转世之身?

    沈清心中暗惊,不动声色的也以神念问道:“你为什么这么想?”

    “我一见他就有怪异之感,还有小猴子,小猴子不但跟他极为亲近,而且它只跟寻易玩在肚子上跳的游戏,还有你,我问过朗星了,是你找上他的,还有二人都和紫霄宫扯上了关系,还有,寻易不是寻常人,他总能作出些令人瞋目结舌匪夷所思的事情来,朗星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自从生出这个怀疑后,我就越看他越像寻易了,你跟我说实话吧。”绛霄说完就一瞬不瞬盯着沈清,紧张得攥紧了拳头嘴角出现了微微的抖动。

    沈清沉默了一阵才答道:“你觉得他是,他就是,你觉得他不是他就不是,转世轮回这种事本就不是咱们所能看清的,我可以跟你说实话,我找上他的确是因为觉得他可能是寻易的转世之身,但我所凭的也仅是感觉和猜测,没有任何实据,这种事也不可能有真凭实据,他到底是不是寻易的转世之身只有老天知道,你也看到了,他虽然有些地方能看出些与寻易相似的影子,但更多的地方却是与寻易迥然不同的,即便他真是寻易的转世之身那他也已经是另外一个人了,我现在已经不在乎他究竟是不是寻易的转世之身了,也不会再去刻意追究这件事,他现在是我的好友朗星。”

    “你不用跟我说这些,我们向御婵仙妃请教过该如何与他的转世之身相处,我们不会胡乱向他透露什么消息的,你跟我说一下你当时是怎么认定他有可能是寻易的转世之身吧。”绛霄可没沈清那么想得开,她必须得找到寻易的转世之身,要做到这一点就得尽量多的搜集证据了。

    “就是凭看到他第一眼的感觉。”在这件事上沈清不想帮绛霄,不想帮任何人确认坠儿的身份。

    “肯定不止这些,你放心,这事我不会帮苏婉,我也想让他离苏婉远点,苏婉把他坑得够惨的了。”

    沈清听出了她的话外之音,表情有点尴尬道:“你不要胡乱揣测,我对寻易也没多少那种意思,何况是对他的转世之身?朗星天赋异禀,我只想和他一起参悟大道。”

    绛霄眼中闪出促狭之色,“可他说你是对他一见钟情的,你要不要看看他说这话时的样子?”

    沈清被气得哭笑不得,俏脸发红道:“他那是胡说八道!你不要信他的。”

    “这可就只有你们俩知道了。”绛霄还是把坠儿信口开河的场面传给了沈清。

    沈清百口难辨,只得把第一次见到坠儿的情景传给了绛霄,“你自己看他那时才多大?修为还在聚气期呢!”

    绛霄看到那个一脸稚气的小屁孩后不由掩口而笑,笑了好一阵才缓过劲来道:“那就更像寻易了,原本他这憨厚样是跟寻易最不像的,看来骨子里还是那个瞪眼说瞎话的本性。”

    沈清摇摇头道:“你爱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但最好不要刻意的对他作什么试探了,他是不是寻易的转世之身,最好的验证方法就是看能不能再续前缘,如果你们能成为至交好友,那他是不是寻易的转世之身就都不重要了,反过来说,如果你们和寻易的缘份尽了,那任你们怎么寻找也是找不到的,这就是我在这件事上的参悟所得,以前我也一心想找到寻易的转世之身,现在我看开了。”

    绛霄挑了下眉梢,“你看开了是因为你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吧?”

    沈清淡然一笑,“我想所有想找他转世之身的人都是觉得对他有所亏欠的,或是还没爱够的,想还他的人情,想和他继续相亲相伴,可这得看他需不需要,作为窥见天机之人,若过份干扰天道运行,那对谁都没好处,我劝你随缘吧,你是聪明人,我想你能明白这个道理。”

    绛霄也笑着道:“朗星现在也是我的朋友了,你不会独自霸占着他吧?”

    “我说了,随缘,我不会强迫他作任何事。”

    “那就好,不过要在你和苏婉之间作选择的话,我还是愿意他和你在一起。”绛霄眼中又闪出促狭的笑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