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572章 隔世难相认
    吕罡和西阳因为胆子大的缘故,所以在对待危险这件事上显得挺没心没肺的,如今身处妖兽的老窝中吕罡依然很有闲心,舒颜可就不行了,紧张得光剩心慌了,哪还有兴致跟吕罡品评那场大战啊,看过那些惊险的场面只能令她更加紧张。

    沈清倒还好,她如今的心境已经能支持她从容的面对任何事情了,包括自己的生死,在吕罡跟舒颜窃窃私语时,她安然开始打坐,刚才那一战不但消耗甚巨而且还受了些伤损,必须得尽快恢复一下才行。

    “她可真当得起天之娇女的称谓啊,远非咱们这些寻常之人可比。”舒颜瞥见了沈清开始打坐,由衷的对吕罡赞叹了一句。

    沈清的这份气度令吕罡也是折服的,但他还是撇了撇嘴道:“你也不用对她那么仰视,咱们是乾虚宫的弟子,不比她这清缘派弟子差多少,振作点,别堕了咱们乾虚宫的威名,况且你是开了灵眼的,绝非寻常人。”

    “嗯。”吕罡的话燃起了舒颜作为乾虚宫弟子的自豪之感,精神有所振奋,至于灵眼她就多少有点心虚了,因为她觉得那主要是坠儿给她求来的那颗丹药的功劳。

    半山腰的一处洁白纯净的雪谷中,绛霄和西阳依沈清的嘱咐相隔五千丈而坐,坠儿在绛霄身边负手而立仰望铅云低垂的天空,为了不对绛霄造成搅扰他一动不动的连大气都不出一声,但眼睛却左转右转的动个不停,表明他心里是很不安稳的,身处在当前的险境中,他既没有沈清的那份淡然心境也不具备西阳、吕罡那种无畏心境,他替这里的所有人担忧,想在妖兽老窝搅闹一场的心气早已消失殆尽了。

    绛霄盯着漂浮在眼前的小云朵看了好一阵后才欣欣然的闭上了眼睛,坠儿见状悄悄的退了开去,他没有下山而是缓缓向西阳那边飞去。

    打坐的西阳睁开眼,面带友善的笑容对他点了点头。

    坠儿指了指飘在身边的小云朵,用眼神询问他需不需要帮忙。

    西阳指了下身边的雪地示意他坐过去,待坠儿坐下后,他没有立即去看小云朵,而是按住坠儿的肩头,传神念道:“多谢你如此有心了。”

    西阳那诚挚的目光令坠儿生出了些感动,他咧嘴一笑,传回神念道:“应该的,你别跟我这么客气。”

    西阳望着他的眼睛道:“我这人不善言谈,但心里是把你当成兄弟的,你的为人很好,这个我是有数的。”

    坠儿心里本没鬼,可却被吕罡和舒颜弄出了鬼,所以一听西阳这话就难免要多想了,其实西阳还真就是这个意思,在坠儿和绛霄的事情上他不能说得太露骨,只能这么表达一下对坠儿的善意了,不管怎么他都希望绛霄能继续这么开心下去。

    “嘿嘿……那个……你能给我看看发出乌光的那件宝物吗?简直太厉害了。”坠儿心虚的岔开了话题。

    西阳取出离砚递给他道:“小心点,别割伤了手,这就是我之前说的那件灵宝,不要用过多神识向内查探,这器灵很强大,容易伤到你。”说完他就把目光转向了小云朵。

    坠儿看着那柄形状堪称古怪的小剑,只觉心神一阵阵的摇晃,西阳的叮嘱让他认为这是灵宝的强大威力所致,小心翼翼的向离砚内送如一缕神识后,他惊得两眼一直,因为他竟然感到器灵似乎生出了反应,这令他不敢轻举妄动了,生恐扰了器灵惹出麻烦。

    过了一会后,他忍不住又试着用心念感知了一下,所感知到的却是一些难明的东西,唯一清晰的是器灵确实有了躁动之意,离砚之灵是没有多少灵智的,只是因为隐隐感到了些熟悉的东西令它生出了悸动,它此刻比坠儿还糊涂呢,转世的旧主认不得它,它也认不出旧主了,以它的灵智而言是没有思考能力的,一旦被融炼就只认当下的主人了,别说是转世的旧主,就是寻易本人到来,它也不会再受寻易的操控了,最好的情况仅是在受命攻击寻易时或许会出现一点迟疑。

    坠儿捧着离砚什么都不敢作了,这灵宝太厉害了,等到西阳面露欣然之色将要闭上眼时,他急忙把离砚轻轻的放在了西阳的腿上,然后就带着小云朵悄悄离去了。

    一连数日,沈清始终在打坐,坠儿他们三个像被遗弃的三只小鸡雏般整日守在一起惶惶不安的东张西望,生恐突然就从哪边杀来一大群妖兽,吕罡胆子虽大但他的那点修为还给不了他睥睨天下的豪气。

    这天大雪纷飞,浓重的阴云笼罩得四周暗如黑夜,这氛围令三个人更加不安了,捱到黄昏时分终于见到沈清睁开了眼,他们三个立即凑了过去。

    “绛霄把乌黑交给我了,我把小猴子留给她了。”坠儿指着自己的怀里,先汇报了一下这个情况。

    沈清点了点头,朝半山腰瞥了一眼后道:“等他们俩破境了咱们得立刻就走,玄境波及范围太广,得提防引来大妖兽。”

    “嗯!”坠儿和舒颜皆用力点头表示赞同。

    “去哪?”吕罡眨着眼问,这事他得问清楚,西阳和绛霄如果破境了,他们就有三个元婴中期大修士了,理该好好闹上一场,此前他们都能斩杀元婴后期的大地威,等这二人破境了就更没什么好怕的了。

    沈清看了他一眼没回答,坠儿笑着对沈清道:“绛霄说他们有一处很不错的修炼之地,离此也不算太远,她邀请咱们过去,我替你答应了,跟他们俩也说过了,你看如何?”

    沈清问道:“是处什么样的所在?”

    坠儿把地图传给了她,鼓动道:“这地方虽不是他们独占的,但她说有一半算是寻易的,她能作主。”

    沈清挑了下眉梢问:“另一半是谁的?”

    “嗯……她没说,我也没问,我当时觉得她既然这么说了,那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沈清没说什么,心里却道,你上辈子都要把她宠上天了,她说的话你自然是毫不怀疑的。

    吕罡不耐烦的看了坠儿一眼,又对沈清问道:“咱们接下来去哪啊?找个地方暂避一下,等他们俩稳定了修为就可以大杀一场了。”

    沈清淡淡道:“这事你回头跟西阳他们俩去商量吧,我对此没什么兴趣。”

    吕罡碰了一鼻子灰,不得不又用求助的目光看向坠儿。

    “我早跟你说过了。”这回轮到坠儿不耐烦了,“你不怕死但总得替舒颜考虑一下吧?咱们已经杀了一窝地威了,最多在返回的路上再闹点动静出来就行了,咱们这已经算是尽力了。”

    “这算尽什么力呀?!”吕罡很是不以为然的瞪起了眼,这个话题他们三个争论好几天了,谁也说服不了谁,主要是舒颜的态度比较含糊,她既有心为师门出力,又觉再闹下去太危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