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573章 别杀它了
    “你们不用总替我考虑……”舒颜一脸为难的对坠儿说,影响大家为师门出力这个责任太大了,她不愿承担,可同时也很感念坠儿的一番好意。

    坠儿不高兴的皱眉道:“不替你考虑还替谁考虑?要是把你害死了,就算能把祸水引到蒲云洲又怎么样?反正我觉得不值,况且咱们还不一定能把祸水引过去呢。”说到这里他转向吕罡,“弃蒲云洲而攻打南靖洲这个决策肯定是化羽级别的大妖兽在背后主持的,凭咱们折腾一下人家就傻乎乎的掉头去打蒲云洲了?你当妖兽都是猪变的啊?即便是猪成了精也不会还那么傻的。”

    吕罡有点急眼道:“你早先怎么不这么说?咱们既然到这里了,就该尽全力把动静闹大!”

    “我现在想明白了。”坠儿叹了口气,不想再和他争论下去了。

    “我看你是怕死了!”吕罡不依不饶的说。

    坠儿摆了摆手,皱着眉头转身望向了阴沉黑暗的天际。

    舒颜忧心忡忡的拉了拉吕罡又拉了拉坠儿,她感到很不安,这两个人虽然总是斗嘴但从来没撕破过脸,这回却有点互不相让的意思了,如果这两个人闹僵了,她的天就塌了。

    吕罡一肚子火气的也转身看向了另一边的天际,坠儿扭头对舒颜挤出一个笑容,传神念道:“没事的,你别担心,我不会跟他计较。”

    舒颜略感欣慰的点了点头,她平时虽然能对吕罡吆五喝六的,但吕罡这脾气一上来她就只能依靠坠儿帮忙了。

    沈清冷眼看着这三个人的各种小动作,暗自觉得好笑,就总体而言,坠儿的成长方向是能令她满意的,以他们这个血气方刚的年纪来说,吕罡和舒颜的心态都属正常范畴,坠儿就明显理智的多了,让她感到有点担忧的是坠儿依然延续了寻易的至情至性秉性,这无疑会是个大麻烦,而且别人是帮不上忙的,只能看他是否能凭借智慧堪破了。

    随着众人心头的一阵摇荡,沈清对三人道:“绛霄破境了,你们两个在这感受玄境的吧。”她说完带着坠儿向远处飞去。

    “为什么不让坠儿也……”舒颜话未说完沈清带着坠儿已经远去了,此时玄境猛然变强,她和吕罡不由自主的沉溺其中了。

    在千里之外的一座雪山之上,沈清歉然的对坠儿道:“得让你和乌黑帮我担当守护之责。”

    坠儿笑道:“应该的,我本来也是这么打算的,只是还没来得及跟你说。”

    这里也在玄境的波及范围之内,坠儿不想让自己受影响,跟沈清搭话道:“其实我现在最怕的就是牵动心中的那些闪来闪去的念头,这一段我感觉自己一直都像是处在玄境之中。”他把对绛霄讲过的那些话又说了一遍。

    “那咱们是得尽快去个灵气充足的安全所在待上一段了,你要再来个连续破境非把我愁死不可。”

    坠儿咧了咧嘴但笑容没展开就收了回去,“我觉得……”

    沈清扭头看着他,静静的等他说下去。

    坠儿沉吟了一阵后摇了摇头,“仿佛有些极重要的东西就在心里乱晃,有时感觉下一刻就该冲出来了,可有时又感觉毫无头绪无从下手,既像破境的前兆又像身处玄境的迷离。”

    沈清眼中闪出少有的激动光芒,“咱们两个走的是一条未曾有人走过的路,所遇到的凶险自然是要比其他人多的,你要相信自己,同时也需倍加谨慎,现在看来你走的要比我顺利多了,坠儿,踏上了这条路就得有豁出去的劲头,千万别有畏惧之心。”

    坠儿咧了下嘴,愁苦道:“我最担心的是你,这次要不是被我找到了,你说不准就会在巨大的恐惧中死去了,幸亏我恰好刚掌握了能唤醒你的神通,以后咱们俩必须得在一起了,这条路确实太凶险了。”

    沈清抿嘴而笑道:“你就是我的救星。”她是发自内心的欢喜,当初她就差求寻易留在她身边了,这回总算轮到这臭小子主动要求陪在自己身边了。

    “唉,你可是真不知愁。”坠儿见她笑得这么开心颇感无语。

    “有救星守在身边,我还有什么可愁的?”

    坠儿发愁的看向远处,沈清对大道的执着劲头令他感到很无奈,至此他有点上了贼船的感觉了,这么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儿啊。

    “西阳也破境了。”感觉到玄境再次加强,沈清带着坠儿又向远处飞了一段。

    “呼!”坠儿呼出了一口气,这些天悬在心头的石头总算是落下去了,虽然抢地盘的那场大战很惊险,但总的来说这次行动还算顺利,西阳和绛霄都够争气的。

    再次落到一座雪山上,坠儿问道:“他们俩要非再去杀妖兽怎么办?我看西阳的心意是很坚决的,不比吕罡差。”

    “我没办法,除非你能舍下他们。”沈清眉宇间有了些厌烦之色,她真没办法,因为她既劝不住西阳和绛霄,也拦不住坠儿,如此一来她能做的唯有舍命相陪了,

    “要不……就陪着他们再闹一闹吧,这怎么说也是件正事,不是胡闹,等差不多了再好好劝劝他们吧,要是就这么回去,吕罡非跟我翻脸不可。”

    “哼,受这种拖累真是不值,要是有人丢了性命就都该后悔了。”

    坠儿忧虑的皱紧眉头,他觉得沈清说的没错,不管是谁丢了性命,大家都会感到后悔的,可这个理由说服不了西阳和吕罡,在他们看来为师门出力是死得其所。

    这时一只迎面飞来的白色小鸟晃晃悠悠的从空中落了下来,这是只刚有点道行的小妖修,无意中闯到了这片玄境区域,坠儿飞过去用一股柔和的灵力托住它,把它轻轻的放在了雪地上。

    放好小鸟,他回来向沈清求情道:“别杀它了,以它的灵智是泄露不了什么秘密的。”

    “这个当然不用杀。”

    坠儿察觉沈清看着自己的目光有点怪,不禁起疑道:“怎么了?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沈清忙把目光投向别处,口中道:“我希望你能永远保持这份良善之心,嗯……平时多劝劝吕罡,别总是让他牵累你,你该尽力去改变他。”

    “哦,我没少劝他,这些年我劝他的时候你也都看到了,可他那德性太难改变了。”坠儿边说边打量着沈清,他觉得沈清就是有点怪,连话说的都有些支吾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