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574章 它就叫冰花
    发自内心的良善之行最美。

    坠儿呵护小鸟的样子触动了沈清的心弦,自从与坠儿结识以来,这是她第一次生出情动之感。坠儿不再是个小屁孩了,具有结丹后期圆满境界的他算是个青年才俊了。

    她迅速的止住了心弦的颤动,因为她不想和坠儿有什么男女之情,寻易已经害过她一次,不能让坠儿再害一次,对比寻易和坠儿,她更喜欢油嘴滑舌的寻易,那就让自己此生之情起于寻易止于寻易吧,和坠儿只做个携手参悟大道的伙伴就好,那样更有利于保持澄明的心境。

    止住了心弦的颤动,一个身影随之就出现在了她的心头——苏婉。

    绛霄不愿坠儿再和苏婉纠缠在一起,她一直也是不希望坠儿遇到那根“骨头”的,如今知道了那根骨头竟然是苏婉,她的心情有点复杂,从坠儿不愿接触玄方派这件事上可以看出这两个人的情缘远没有结束,至少在寻易这一方是如此的,要破坏这段情缘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趁着坠儿还小现在就把他送到苏婉面前,可这么作的结果很有可能会让坠儿重蹈寻易的旧辙,这太残忍了。

    几经思索,她打算和绛霄作同样的选择,尽力去拖延这两个人见面的时间,她希望坠儿能在堪破了情缘的时候再见到苏婉,以坠儿这成长的速度她觉得自己的这个愿望是可期的。

    感到有寒意袭来时,沈清迅即的绽开了护体神光保护住了坠儿。

    坠儿当即默契的闭上了眼睛用心念感知起来,很快的他就伸手指向了左前方。

    “只有这一头妖兽?”沈清已经能看到那头正在逼近的冰魂兕了,这种妖兽算较为少见的,但在大多数妖兽谱上都有记载,其内丹价值不菲,过来的这头应该有五六千年的道行了,修为不低于元婴中期,如果仅是这么一头妖兽的话,那轻松就能打发了。

    坠儿点了下头,依旧闭着眼小心谨慎的用心念感知着周围的情况。

    沈清刚要冲上去解决掉这头冰魂兕时,天空忽然划过一道急光,那道急光是从他们后面射过来的。

    是西阳!沈清停住了身形,那头冰魂兕颇为凶悍,虽然察知到这边有西阳和沈清两个不弱于它的人族修士却没有选择逃跑,而是迎着西阳扑了上去。

    论凶悍西阳是谁都不惧的,人族与妖兽对战的最佳选择是催动法宝远攻,可西阳没有,只见他双手握着斩邪刀以劈山裂谷的刚猛无俦气势直冲了过去,斩邪刀青幽幽刀芒仅有数尺,但其摄魂夺魄之威远非当初在寻易手中时可比,这件宝物在元婴中期修为的催动下展示出了其全部的威力。

    玩勇斗狠的碰在一起就看谁更狠了,西阳的气势显然更强些,扑到一半的冰魂兕身形微微一顿,发一片无形的冰寒屏障试图挡住西阳。

    “啊!”西阳发出一声大吼,斩邪刀携千钧之势狠狠劈下,那片冰寒之气立时被刀芒劈散,紧接着数尺长的刀芒猛然暴增到数丈直劈冰魂兕。

    身长超过五丈的冰魂兕体外绽出了有如实质的白色冰芒,硬抗下了西阳的这一记狠劈,也就是妖兽普遍防御能力较强罢了,换做普通的人族元婴中期修士,在这一刀之下即便不丢命也好不到哪里去。

    西阳当然不会给它任何喘息的机会,第二刀紧接着就劈了下去,一连三刀,冰魂兕发出一声哀鸣摔落到了雪地上。

    杀得兴起的西阳挥刀欲要再劈,已经赶过来的沈清挥出一道灵力把冰魂兕抓了过去,取出了内丹抛给西阳。

    西阳随手把内丹扔给了坠儿,然后长啸一声化作一道长虹冲天而去,此际另一道虹光从群山之中射出,绛霄与西阳化出的一红一白两道虹光在高空恣意驰骋着尽情挥洒着破境后的狂喜。

    “太好了……”坠儿望着两道虹光眼中闪出喜悦的光芒,他真替这两个人高兴啊。

    “得尽快离开这里了。”沈清对西阳和绛霄发出神念,然后带着坠儿向雪雾迷障的方向飞去,坠儿扭头看了一眼雪地上那只仍沉浸在玄境中的小鸟,见它微微晃动着身子样子颇为可爱,喜悦的心间不由又生出了几分愉悦祥和之感。

    很快绛霄和西阳就带着舒颜、吕罡赶了上来,三个元婴中期大修士各带一人飞行这速度可比以前快多了,飞出有三十几万里后,沈清在一片冰川间停了下来,西阳和绛霄会意的各自找了一个幽深的冰隙躲进去稳定修为,沈清则把坠儿他们三个带进了另一处冰隙中。

    在坠儿和舒颜满心欢喜的观看万年坚冰形成的种种奇异景象时,吕罡却一脸怨气的紧皱眉头独自站在那里不动,时不时的会朝坠儿瞥去一眼,沈清这是带着他们径直往回走呢,他认得出路径,此时他真想再和坠儿谈谈,可先前闹到互甩脸色了,他有点拉不下脸了。

    “你看这个!”舒颜指着一道冰缝间滋生出来的一株类似花草的冰晶,惊喜的使劲的拉坠儿的衣袖,“你看它像不像一株冰结的花?”

    坠儿哑然失笑道:“它就叫冰花,是一株实实在在的灵草,你用神识查看一下就能看到它的魂了。”

    “是吗?!”舒颜惊异的忙用神识去查看,“真的耶,这灵草太奇特了!居然生长在冰上!”

    坠儿露出一副见多识广的优越姿态,“还有更让你高兴的呢,玄方派有个方子,可以用冰花炼制冰花丹,服用一颗即能保容颜百年不老,在驻颜类丹药中算是挺不错的了。”

    “你能炼吗?”舒颜大喜的紧紧抓住坠儿的胳膊。

    坠儿眨着眼道:“嗯……我可以试试,不过……那是个挺难炼制的丹药,肯定不会一试就成的,而且……这朵冰花的年头也差了点,最多也就三百来年,不太合用。”

    沈清嘴角含笑道:“我看足有五百年了。”

    “你未必有我看的准。”坠儿对沈清这拆台行为很是不满,强作不屑的翻了她一眼。

    沈清斗气的朝冰隙深处指了指,“里面还有好几朵,比这株大得多,怎么也该合用了吧?”

    “是吗?”舒颜风风火火的就朝冰隙深处跑去,这冰隙有数千丈长,宽阔处达几十丈,舒颜像一阵风似的刮了进去,没一会就又像一阵风似的刮了回来,手里捧了大大小小五株冰花递给坠儿。

    坠儿摆弄了一下那五株冰花,道:“这两株也不过是三百年的样子,这三株……勉勉强强够五百年吧。”那三株太大了,要说连五百年都不够就太亏心了。

    沈清鄙夷的撇了撇嘴,对舒颜道:“我刚仔细查看了一下这片冰川,至少还有十几株他所谓的五百年的冰花,我这就去采来,咱们让他炼,他总是吹自己的炼丹技艺,这回咱们不妨验证一下。”

    “好好好!”舒颜听说还有十几株呢,不禁喜笑颜开,想来有这么多冰花怎么也能炼出几颗冰花丹了。

    坠儿无语的看着沈清,既不能表示不满,也不愿服软,那心虚硬撑的劲头看得沈清忍不住的想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