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575章 你本事最大你来选
    沈清采来的不是十几株冰花,而是五十多株,年头都在五百年以上,坠儿说的那些五百年的其已都差不多有千年了。

    “什么时候能开炉炼制啊?”沈清用戏弄的眼神看着坠儿问。

    “怎么也得等到了绛霄他们那处修炼之地再说呀。”坠儿把六十来株冰花都收了起来,心里暗自估算着自己那点能水能不能炼出冰花丹来。

    “那我们就等着了。”沈清幸灾乐祸的说。

    坠儿突然想起来了,改用神念对沈清道:“当初我给你能驻颜三千年的定颜丹你都不要,现在你跟着起什么哄啊。”

    沈清眼中含笑道:“我就是总听你吹自己的炼丹技艺听烦了,真有本事你就把冰花丹给我们炼出来。”

    “这难不住我。”坠儿倨傲的撇了撇嘴。

    “对了,那颗定颜丹你没给舒颜?给画影了吧?你可真是有点……”沈清没把重色轻友四个字说出来。

    坠儿没好气道:“我才没给画影呢,毁了,白白的就那么毁了!”提起那颗定颜丹他到现在还心疼呢。

    “毁了?怎么毁的?”沈清不信的问。

    坠儿郁闷的闭口不答了,当时是编了个瞎话骗的沈清,现在当然不能把问丹子毁掉丹药的事说出来了。

    沈清看他那郁闷劲知道定颜丹应该确实糟蹋了,坠儿不肯说多半是有难言的苦衷,她也就不问了,但嘴角那幸灾乐祸的笑意还是清晰的露了出来。

    坠儿见她那坏样不禁也被气乐了,他觉得沈清现在越来越喜欢拿他找乐子了,这是好事,他希望沈清能多笑笑。

    只过了两天西阳就找了过来,他要跟沈清谈谈去杀妖兽的事,他的态度很明确,沈清如果愿意去就大家一起去,沈清如果不愿意去那就带着坠儿他们三个退到雪雾迷障那边等候。

    沈清没作出答复,转脸看着坠儿。

    吕罡也看向坠儿,这两天他一直没跟坠儿说话,此时虽然心里很紧张但眼神却带着几分阴冷。

    坠儿看了看吕罡,然后对西阳道:“你们要非去的话,那就一起去吧,不过我的意思是闹闹就行了,别把大家置于过份危险的境地,我们也是都想为师门,为南靖洲出力的,可我不想看到有人受到损伤。”

    西阳拍了拍他的肩头,笑着道:“好,就听你的,谁让你的本事最大呢。”

    这话令舒颜掩口而笑,这样的安排算是最好的了,她可以满意了。

    “你们就会拿我找乐子。”坠儿憨憨的跟着笑了起来。

    西阳故作一本正经道:“我这可不是瞎说,要没有你我们连雪雾迷障都过不来,杀大地威也仰仗了你不小的力量。”

    沈清淡淡接口道:“他还会炼冰花丹呢,冰花已经采了不少,大家都能有份分到几颗。”

    “滚你们的吧!”坠儿笑骂了一句扭头走开了。

    众人皆开怀而笑。沈清不免又在心中把坠儿和寻易对比了一下,这两人虽都很擅长给大家带来欢乐,可风格却迥然不同,嘴上不饶人的寻易是很少吃亏的,老实巴交的坠儿却总是受挤兑,或许是寻易在大家这里占了太多的便宜,坠儿只能替他还债了吧。

    两天之后绛霄也坐不住了,按理来说这么重要的破境两个人该立即闭一次关才对,可身处险境中只能将就了,而且西阳报效心切根本没有闭关的心境。

    战队重整旗鼓作好了再次出征的准备,这回大家心里比之前要踏实多了,因为他们有三个元婴中期大修士了,再对上大地威那样的妖兽应该能轻松斩杀了。

    “往哪边杀?你本事最大你来选。”绛霄忍着笑问坠儿,显然西阳把之前的事跟她说了。

    坠儿哭笑不得的对沈清道:“这事咱们就别闹着玩了,你来定吧。”

    沈清淡然而笑道:“没闹着玩,理该你来定,谁让你本事最大呢。”

    众人又是一阵笑,连吕罡的笑容都灿烂如花了。

    坠儿发愁的看着他们,想了想后向右边指了指道:“你们要非让我定,那就沿右路走吧,别离雪雾迷障太远了,杀个两三窝妖兽咱们就回去。”

    西阳提出修改道:“那就杀两三窝有大妖兽的吧,没有大妖兽的不算,咱们一路杀过去,放走一些小妖兽让他们去报信。”

    坠儿没表态看向沈清。

    沈清略作沉吟道:“以一千万里为限吧,不管能否遇到大妖兽,路程差不多了咱们就撤。”

    “好,我走前面。”西阳没再坚持自己的提议,由他带路自然就能选择向纵深区域偏移一些了,那样碰到大妖兽的机会或许能多些。

    “那这就出发吧。”绛霄上前和坠儿对换了小猴子和乌黑,然后对坠儿眨了下眼道,“我可等着你的冰花丹了。”

    坠儿眨了两下眼没敢吭声。拉着吕罡准备动身的西阳投过来了一瞥,刚才说到冰花丹时他的心就动了一下,当初苏婉是给过他和公孙冲冰花丹的,不想多年之后又听到了这个丹药的名字。

    这次出征大家的心情都有了变化,西阳、吕罡包括舒颜都是振奋且激动的,他们这回可是纯纯粹粹的为师门而战了,那种豪情激荡得他们浑身热血沸腾。

    绛霄在南靖洲的师门已经不存了,即便还存在她也对之没有任何感情了,当初正是她的师兄欺师灭祖杀害了他们的师尊,她才在被师兄的追杀中遇到西阳和公孙冲的,所以她对南靖洲的感情没多深,此战更多的是为了成全西阳的报效之恩,她知道西阳因意外去了南海至今别离师门已近两百年,始终未能给师尊送个消息回去,他心里一直是充满愧疚的,这一战她不能阻拦。

    坠儿的心里变化最大,他现在一只妖兽也不想杀了,因为他认识到了这些妖兽大半都是无辜的,即便是以帮助师门,帮助南靖洲为目的,这么滥杀无辜也是不对的。

    沈清的变化不算大,只是变得轻松了一点,毕竟现在对上大妖兽他们的胜算比先前大多了,如果妖兽们还在攻打南靖洲的话,想来他们遭遇多只大妖兽的机会不会太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