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581章 我……丢了点东西
    坠儿不明白她这是要作什么,可就算是毒药他也会毫不迟疑的喝下去的,时刻宝贵啊,喝完灵液他两眼冒着焦急的火光道:“您到底是不是在骗我呀,我都说了,而且都是实话,你快去救他们吧,有什么话等救完他们再问,我以道心立誓一定会有问必答的,以我父母的在天之灵立誓也行!”

    “他们已经得救了,你们的师祖来了,就在那边。”天姬仙妃指了下知夏所在的方位。

    “师祖?!”坠儿呆住了,难道自己催动的那枚玉简真的把师尊召唤来了?人家把恒观仙尊当成他的师祖一点也不奇怪,这可真是天降鸿福啊,他简直难以相信会这么幸运,还真的赶上了师尊就在附近?老天真是眷顾啊!

    “我是救了你的命的,有关我的事以及我问你的这些话,你对谁都不要讲,包括你的这位师祖,只说我是看你投缘就行了,你给我以道心立下誓言。”

    “是是是!好好!”坠儿急急的弹出誓血立了誓,然后感恩戴德道:“我知道您对我很好,而且这些事都是与那位前辈与仙妃有关的,他们都对我很好,我跟谁都不会说的。”

    天姬仙妃用威严的目光盯着他道:“可你刚刚就跟我说了。”

    坠儿哭丧着脸道:“您不是说那仙妃跟您是姊妹嘛,我是因为相信您才……说的。”

    “我可没说逍遥仙君也是我的姊妹。”

    坠儿明白那怪异的前辈就叫逍遥仙君了,他羞愧的低下头小声替自己辩解道:“可他们俩的事是紧密连在一起的,相分也分不开呀……”

    “以后嘴巴再严一点吧。”天姬仙妃这句话说得叮嘱意味更浓些,没有太多责怪的意思,坠儿再保守这两人的秘密方面算够尽力了,在自己这个具有化羽修为之人的审问下能作到这一步也属不容易了。

    “嗯,我知道了。”坠儿羞愧的抬头看了天姬仙妃一眼。

    “去吧,以后不要这么胆大妄为了,水晴洲不是你们能来的地方。”

    “哎!”坠儿兴奋的应了一声急急的转身就走,可随即又转回身来,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道:“多谢您的搭救,您的大恩小子铭记在心了。”

    天姬仙妃见他还能想起来谢恩,不由笑道:“好了,去吧。”

    仙妃说完见他不但没有离去反而还咬牙闭眼的不知在忙什么,不禁好奇的问:“你作什么呢?”

    坠儿睁开眼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您……您看看我后背的这处位置。”他现在已经相信这女子就是那位仙妃的姊妹了,出于爱屋及乌的心态想唤出小云朵报答一下人家的救命之恩,可怎么呼唤小云朵也不肯出来,只好强行出卖小云朵了。

    “怎么了?里面还是外面?你这道袍堪称极品了,我的神识也大受阻碍。”

    “哦!”坠儿当即脱下了道袍,转过身彻彻底底的把小云朵出卖了。

    “咦!”在看到小云朵的那一刻天姬仙妃不由发出了一声惊呼。

    就在这声惊呼响起时,坠儿感觉到小云朵一下子就消失了,这让他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以为是这女子把小云朵收走了。

    天姬仙妃眼望着一个方向道:“它受惊吓而逃了,你能把它召唤回来吗?”

    听说小云朵是逃跑了,坠儿为自己的胡乱猜疑而暗自羞惭,忙闭上眼睛感知起来,过了一会他有些焦急道:“我感知不到它去了哪!”

    天姬仙妃安抚道:“别急,灵云的速度可倏忽万里,我也是追不上它的,咱们找不到它但它要想找到咱们却很容易,既然它跟你这么亲近我想它一会就会回来的,你是怎么得到的这朵灵云?”

    “在南靖洲的一处地方偶然遇到的,不知为何它就跟上了我。”

    天姬仙妃又偷眼打量了一下坠儿,凭着数万年的阅历,她意识到了这个小修士必是人族中的一个异数,既然镜水都这么尽心的帮了他,那自己不妨也趁机结个善缘,想到此间她把一篇培养灵云的秘籍用神念传给了坠儿,然后对追儿笑了笑就一闪而逝了。

    等在千里之外的知夏见坠儿连道袍都脱了,猜不透这两个人是在忙活什么,正疑惑间,天姬仙妃的神念传了过来,“你我皆已脱凡俗,明境澄心来日悠长,今后当有再见之时,望道友看在我花族惨遭涂炭的份上能多几分怜悯之心,天姬先行谢过了,他日重逢盼能执手为友,共参大道。”

    对方这道示好的神念令知夏有些错愕,怔了一下后才向天姬仙妃远去的方向传去神念道:“知夏感念仙妃救助门下之恩,今后自当对花族多加照拂,亦盼能有携手共参大道之时。”传完这道神念她就急朝呆站着的坠儿赶去。

    “她走了,咱们也走吧。”知夏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以温和的语气对坠儿说。

    坠儿愕然的看着她道:“您是谁?”

    知夏笑道:“我是炎冰的师尊,特来寻找你们的,信邪在哪?”

    “啊?”坠儿听说她就是炎冰那位刚晋身化羽的知夏仙妃,忙施礼道:“晚辈朗星拜见仙妃,请问我师尊在何处?”

    知夏愣了一下才问道:“你说的是沈清?”她倒是从信义那里听说了坠儿和沈清亦师亦友的这层关系。

    “不是,我师尊是恒观仙尊……”话一出口坠儿觉出有点不对了,急忙闭紧了嘴。

    “你是乾虚宫恒观仙尊的弟子?”知夏颇感意外的问。

    坠儿咬着嘴唇看着她不吭声了,都是那枚召唤玉简误的事,让他一门心思的认为天姬仙妃所说的师祖就是被自己召来的恒观仙尊,现在想想哪有那么巧的事啊,人家说的肯定就是这位知夏仙妃了。

    坠儿这神情令知夏猜出了几分他的心思,遂含笑眨了下眼道:“我不会给你说出去的,走吧,这里不宜久留,有什么话咱们一会再说。”

    这位仙妃竟然如此和蔼可亲而且看起来还挺有趣的,坠儿不禁立时就对她有了好感,期期艾艾道:“能再等一会吗?我……丢了点东西……,那个……六仙君二十多年前在北疆就与我们分开了,他与人争斗受了伤,说是要去疗伤。”

    “哦?”知夏没想到信邪居然没跟他们一起来,对于信邪受伤她早习以为常了,虽然很奇怪当今还有谁能把信邪给打伤,可现在不是问这些的时候,遂和颜悦色道:“丢了什么东西?我帮你找。”

    “嗯……是只小灵兽,您在这里它肯定就不敢回来了,您让我自己等一会就行了。”

    知夏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用手指轻轻点了点他的脑门道:“你没跟我说实话,好吧,我可以让你自己找,但时刻不能太久,咱们得尽快离开这里。”

    “我懂,多谢您了。”坠儿用满焦急的恳请目光看着知夏。

    知夏明白他这是赶自己走呢,遂满心不舍的转身离去了,终于找到转世的小师弟了,她心中的那份激动是难以言表了,恨不得能把这小东西捧在手心里一刻也不放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