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588章 一梦二十三年
    刚住进云杏阁的几天里,最忙活的就是坠儿了,一会去跟沈清密谋,一会去照看舒颜,一会又跑去跟凌香谈炼丹,时不时的绛霄还会唤他过去聊聊天。大家分居各处,他这往来穿梭劲都快赶上辛劳的小蜜蜂了。

    等坠儿觉得把大家都照顾的差不多了遂逐渐安定下来,知夏见坠儿开始修炼就暂时离开了云杏阁,昏迷不醒的大师姐和失去踪迹的信邪都令她心悬挂念,她如今就是紫霄宫的主心骨了,许多事情都需要她去拿主意。

    原本考虑让坠儿带小猴子去虚水秘境疗伤的计划,因小猴子又吃了一颗半灵果后恢复的不错而暂且搁置了,那整颗的灵果是坠儿从吕罡那里追讨回来的,另半颗是绛霄吃剩的,为了救小猴子绛霄当然是责无旁贷的。坠儿没去找沈清和西阳讨要灵果,这东西太珍贵了,这二人此际都需要灵果的滋补,小猴子树上的灵果肯定是被它吃光了,以后还能不能结出这么好的果子谁都说不准。

    知夏走后的第二天,坠儿把小猴子交给了绛霄照看,然后在杏林深处的小木屋中唤出了小云朵,陪它玩了一会了就开始闭关了。

    这回他终于可以安安心心的去追逐心中的那些飘忽闪烁的灵光了。

    五个月后,绛霄找到凌香,悄悄叮嘱道,“朗星修炼的功法有点特别,或会一闭关就数年乃至十数年,心里有个数就行了,不要去打扰他。”

    凌香正为坠儿这么长时间不来找她而感到失落,听绛霄这么说不由惊讶的睁大了眼,对一个结丹修士居然可以闭关十数年的事颇感难以相信。

    绛霄用别有意味的目光看着她道:“他不是寻常人,依我看他将来的成就不会低于婵仙妃,能悟透大道也说不定。”

    绛霄走后,凌香呆坐了好长时间,绛霄吹捧朗星的神情与口气让她又想起了寻易,以前绛霄吹捧寻易时就是这个样子的。

    七个月后,沈清来到坠儿所在的那片杏林,在距他千余丈的地方住了下来,担负起了守护之责,至此大家都能看出来了,坠儿这次又要作一场春秋大梦了。

    三年后知夏回来了,绛霄和沈清一起向她解释了坠儿的状况,知夏满心疑惑与不安的在坠儿身边足足守了一年多才再次离去。

    又过两年,知夏风尘仆仆的带回了几样安魂宝物置于坠儿身旁,其中甚至有一块堪称天材地宝的九灵仙香,天知道这位二仙妃为了获取这些宝物冒了多少风险,付出了多少艰辛。

    及至坠儿闭关的第十年,知夏这才认识到自己确如绛霄所言是白忙活了,看坠儿那样子果然不像是出了什么麻烦的,她又把那些宝物从坠儿身边撤走了。

    在知夏的来来去去中又是十年过去了,虽然坠儿还是老样子,甚至都看不出一点消瘦的迹象,可知夏忧心的不再离开了,她把沈清打发走亲自守护起坠儿来。

    在闭关的第二十三年坠儿睁开了眼,见到一脸惊喜的二师姐,他怔了一下后就心虚的咧嘴道:“二师姐,这事我解释不清,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知夏对他连连点头道:“什么都不用跟我解释,快静下心来仔细回味一下有没有什么所得吧。”

    坠儿摇着头站起身道:“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只是心里安宁了许多,这感觉倒是挺好的,二师姐知道这事怎么回事吗?已经是第四次了,一次比一次时间长,我此前没说不是有意要瞒着,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

    知夏一脸欢喜之色道:“不用担心,我去找一些大神通讨教过了,这或许是一种天赋神通,是上天的恩赐,绛霄跟我说了,上次长久闭关之后就迎来了接连两次的破境,这可是谁都没听闻过的,毫无疑问是天赋异禀之人,我着实为感到高兴呢!”她嘴上虽这么说,但心里却怀着深深的忐忑,当初寻易的结丹也怪异到让大家称奇,大家只好编了个“玄丹”来瞒哄他,坠儿这令人匪夷所思的怪异之处到底是福是祸令她殊难判断,这些年她确实找了一些大神通旁敲侧击的讨教过此事,但没人能给出令她感到信服的说法。

    “但愿如此吧。”坠儿不太想告诉她这或许是和自己参悟岁月有关,那只能引起二师姐不必要的担心,反正他觉得这种状况也没什么不好,如果真能再来一次连续破境,那岂不是睡一觉就修为大增了?不管能不能破境,这一觉睡下来感觉极好,那是种神清气爽的感觉,仿若天地都变得清明了。

    “大家都怎么样?”坠儿散开神识向众人所在的方向查探,二十多年过去了,想来大家的修为都有增长吧。

    知夏的目光有些闪烁的答道:“舒颜破境进入结丹中期了,吕罡到了结丹后期,沈清的修为也有所恢复。”

    “哦!太好了!我去看看他们。”坠儿说着就要去找三人。

    知夏伸手拦住了他,微皱双眉道:“等一会,先跟我说说是怎么醒过来的?”

    坠儿眨了眨眼道:“我感觉就像睡觉一样,到时候自然就醒过来了,没感到有什么特别的。”

    “那这些年有感到痛苦的时候吗?”

    坠儿思索道:“几乎没什么能记起来的了,我想应该没什么痛苦吧。”

    知夏沉默了一阵,然后声调低沉道:“大师姐也一直处于昏迷之中,她看起来要痛苦的多,应该是陷入冥思迷海了,我这些年想尽办法也没能唤醒她。”

    “啊?”坠儿不住的眨着眼睛。

    知夏愁苦道:“若非听了绛霄和沈清解释,我还以为也和大师姐一样了呢,幸亏没事,可大师姐是陷入冥思迷海无疑了,我请了好几位大神通出手救治,但毫无效果。”

    坠儿转了下眼珠问:“我能不能去看看大师姐?”

    知夏轻轻摇了摇头,抚着他的肩头道:“有这份心就够了,此际不宜搅扰她,等她醒了之后我再带去见她吧。”

    “那……那把大师姐此刻样子展示给我看看吧。”

    知夏对坠儿还没正式入门就念起同门之谊的做法很满意,遂用神念把晓春近期的样子传给了他。

    坠儿见那女修不但面有痛苦之色,而且那表情还是在不停变化的,间或还会变得平静下来,看起来就像是在正常闭关一样,这不但与自己的状况不同,而且与沈清当初的状况也不同,沈清那痛苦的表情是僵住不变的,严格来说沈清也不能算是陷入冥思迷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