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589章 能拿你练练手吗?
    陷入冥思迷海的人表现各不相同,有的就是表情始终不变,有的是偶尔会出现一点变化,更多的就是晓春这种随着在迷境中的活动而面上时常显露出变化的了。

    坠儿看过大师姐的状况后,皱着眉道:“那我先去看看沈清他们。”

    知夏含笑点了点头,大师姐那边的事虽让她发愁,但坠儿这边总算让她可以松口气了。

    坠儿先去找了沈清,刚靠近沈清居住的小木屋,沈清就开门迎了出来,满脸喜色道:“你可是让我担足了心,也真是让我开了眼界。”坠儿前几次长梦她都没赶上,所以此番远不能像绛霄他们那么镇定。

    “嘿嘿,抱歉抱歉,你看起来比之前好多了,二师姐说你修为差不多恢复到以前的状况了,果真不假。” 坠儿见到沈清也是颇为欢喜,两个人互相打量着。

    “说的就像你真能看出点什么似的!”沈清含笑不屑而瞋。

    坠儿眯了下眼,然后嘿嘿一笑上前拉住沈清的手道:“你能恢复过来我就放心了。”口中这么说着,暗中传去神念问,“你说我的那项神通真的可以唤醒陷入冥思迷海之人吗?我大师姐陷进去了,我想去帮她,可又怕惹祸,令大师姐越陷越深。”

    沈清一边拉他进入木屋中,一边传回神念道:“我觉得可以,但修为越深的人越难救治,既然二仙妃已经知道你有这本事了,我想你还是让她自己作选择的好。”

    “你的意思是让我对她发一道心念?”

    “这就看你自己了,二仙子至今仍没向你追问此事吗?”当初坠儿因乌黑之事向知夏坦白自己有与鸟兽沟通的本事时沈清是在场的,坠儿说比较含糊,至于把她从无尽的痛苦中解救出来一事更是压根没提,坠儿既然不提,绛霄和西阳当然也就不会说了,他们都不是多嘴之人。

    坠儿摇摇头,“二师姐待我太好了,冲着二师姐我也得尽力去帮大师姐。”

    “你这二师姐待你确实很好。”沈清是有感而发。

    坠儿是难以理解其中深意的,在拜入紫霄宫这件事上他跟吕罡和舒颜都没说,只告诉了沈清,他想向沈清讨个主意,沈清如今对整个修界都看得淡了,对这种门派之争就更不当回事了,所以给坠儿的建议只有四个字,随遇而安。

    坠儿心中有了主意,他又打量了一下沈清,挑了挑眉梢道:“我就是能看出你的修为有提升了,你爱信不信。”

    “果真?”对于一个能闭关二十多年的结丹修士,沈清不敢一味的以常理度之,虽然要看出她修为变化得需要有元婴后期修为才行,可在这邪门的小子面前常理已经没什么用处了。

    “嘿嘿,就是感觉能看出来点变化。”坠儿说了实话,他真的是看出沈清有变化了,但却不能像知夏那般看得清楚分明。

    不等沈清追问那种感觉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他就松开了沈清的手急着去看吕罡和舒颜了。

    在这么好的修炼环境中,二十多年间吕罡和舒颜各有突破是在情理之中的,过了这么多年,吕罡对坠儿那点怨气也早就消了,二人一见坠儿来了皆欢欢喜喜的迎上来。

    坠儿悄悄对二人道:“我回头可能得去趟紫霄宫,你们专心修炼吧,不用替我担心。”

    “得去多久啊?”舒颜立刻就担心起来。

    “应该不会太久吧,带小猴子去疗一下伤,行了,我去看看绛霄和小猴子,你们接着修炼吧。”

    吕罡见他这就要走,忙拉住他道:“咱们就一直在这住下去吗?你和沈清是怎么打算的?”

    “这个我还没跟沈清商量过,等从紫霄宫回来再说吧。”坠儿知道因焚恨贴和灵眼的缘故,这两个人希望找个没人的所在修炼。

    在西阳和绛霄那边,坠儿跟他们说二仙妃要带他去一趟紫霄宫,绛霄当即就说自己也想去看看月虹萍儿等人,要跟着一起去,她这是不放心坠儿,紫霄宫派系林立可不是个平静之地,当初寻易虽能混得如鱼得水,可这老实巴交的坠儿就未必行了,仅管是跟二仙妃去,她也不放心。

    如今有外人在此,绛霄要是跟着去西阳就得留下了,因为如果婵仙妃突然回来的话靠凌香肯定是解释不清的。

    跟西阳和绛霄谈完,坠儿又去看了看凌香,凌香对他闭关二十多年的事没敢多问,很难为情的告诉他冰花丹没能炼成,此前坠儿把冰花丹的丹方给了她,还给了十株冰花,结果一颗丹药也没炼出来。

    “没关系,冰花我这里还有不少呢,你只管继续炼就是了。”坠儿又取出了十株冰花,还给了几株其他的灵草和几颗内丹,都是适合炼制元婴初期丹药的,凌香的修为这些年一直停滞在元婴初期难有寸进,不过这个修为已经是她先前想都不敢想的了,在遇到寻易四人时,她只有结丹初期修为,因为跟了这帮人才得以又是享受绝佳的修炼环境又是得到极好丹药,否则她这辈子肯定是难以结婴的。

    跟着绛霄和西阳虽然情感上少了寄托,可西阳和绛霄在丹药及应用之物上从没委屈过她,所以对坠儿给的灵草和内丹她是极力推辞的,坠儿既然请她帮着炼丹自然不会白使唤人,最终还是把东西都给留下了。

    等他回到知夏身边时,知夏有些奇怪的看着他道:“回来的可真够快的。”

    坠儿笑了笑,然后很认真的看着知夏道:“二师姐,我觉得经过这二十多年,我与鸟兽沟通的本事好像有所增强了,能拿你练练手吗?”

    “你敢拐着弯的骂我?”知夏玉指轻弹把他弹得一溜翻滚出十多丈,看着坠儿那狼狈相她找到了一点当初欺负寻易的感觉。

    坠儿爬起来,急着解释道:“不是,二师姐,我说的有点着急了,我没那意思,我是说……我是说……”他不知该怎么表达才清楚,索性盘膝而坐道,“二师姐你稳住心神,我还是先试试再说吧。”

    知夏见状立即猜到了他的用意,不由眼中清光微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