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593章 他现在还虚着呢
    “四师姐,这匀屾炉给我用已是很糟蹋了,那个仙火炉小弟是万不敢受的,请四师姐不要让小弟不安。”

    暖冬双眉一挑,喜道:“你居然能知道仙火炉的名字?”她不由转向知夏问,“不是你偷偷告诉他的吧?”

    知夏撇撇嘴道:“你当他如信情那般不学无术吗?人家可是入选了乾虚宫仙林院的,恒观仙尊的弟子。”

    暖冬听她这么说,愈发欢喜的看着坠儿道:“好!很好!等你恢复过来后我要考量考量你,如果真是炼丹的材料,我今后要亲自教导你。”

    “多谢四师姐厚爱了。”坠儿很认真的对暖冬躬了躬身。

    暖冬取出一个装满灵草的乾坤袋递给了坠儿,却看着知夏感慨道:“信情要是有他的一半踏实劲我也会用尽心思教他的,论炼丹方面的资质信情也是不差的,可惜他对炼丹毫无兴致,只想骗我的丹炉。”

    知夏轻轻摇着头道:“情儿乃天纵之才,不是他不踏实,是我们教不了他,跟随师尊的那段日子他就很踏实,情儿不是常说吗,我们只是他的师兄师姐,没资格教导他,只有师尊和师娘才有资格。”说到这里她把手按在坠儿肩上接下去道,“这孩子论天资还要高于情儿,别因为他老实就强迫他作什么,我们这些作师姐的只要在他有所求的时候尽力帮他就够了,余者就让他按自己心意行事吧。”

    暖冬眯起眼看着坠儿捏了捏他的面颊道:“你比信情天资还高?我还真有点不信,回头我更得好好考量考量你了,二师姐可是要把你捧上天了,你可别打了咱们这位仙妃师姐的脸。”

    坠儿见四师姐跟自己开起了玩笑,不由嘿嘿憨笑起来。

    暖冬掩口笑着对知夏道:“他虽不如信情那么嘴甜如蜜的讨人欢心,可这笑起来真是让人看着就满心喜悦,这孩子太喜兴了。”

    坠儿此刻偷偷查看了一下那一袋子的灵草,虽然没有过于珍贵的但也没有便宜的,他也从自己的乾坤袋中取了十几株灵草递给暖冬,“四师姐,我的技艺太低了,这些灵草留着没用,就孝敬师姐吧。”

    暖冬看到那些灵草目光不由一凝,翻看着道:“你们乾虚宫果然家底丰厚啊,你这么点修为居然带了这么多好东西。”

    知夏此时把坠儿先前给她的那几株灵草拿了出来,一起推到暖冬面前道:“这是他先前给我的,你一并拿去吧,这些灵草他确实用不到,你可帮他炼制些丹药。”

    “万年的离姊?”暖冬拿起那株万年离姊眼睛睁得更大了。

    坠儿小声道:“乾虚宫没这么富足,这些大多是别人送我的,还有些是我自己采来的。”因为知夏嘱咐过他们几个,去水晴洲杀妖兽的事不要乱讲,所以他只能说这么多了。

    暖冬欣喜的查看着那些灵草对他的话没多想,在她看来,坠儿是恒观仙尊的关门弟子,有人送他这些东西不足为奇。

    “这离姊是他刚从水晴洲采来的。”知夏把这帮人前往水晴洲的事讲给了暖冬,这件事尚未了结,得让十代大弟子心里有个数。

    暖冬不怎么在乎与水晴洲结怨的事,听完知夏的讲述后她反倒高兴的拍了拍坠儿的脸道:“你小子的运气真好,一边打着妖兽都能找到这么珍稀的灵草。”

    坠儿见二师姐都对四师姐讲了,遂没了顾忌,当即拿出二十株冰花道:“我还采了许多冰花呢,四师姐,你会炼冰花丹吗?我有丹方,你帮我炼几颗吧。”

    “冰花丹?信情给过我这个丹方,我看它只能驻颜百年就没怎么在意。”暖冬说着取出七八个小玉瓶,“这也都是给你的,刚才忙着说话没来得及拿出来,这些都是我当初给信情准备的,皆是用你们南靖洲的丹方炼制的,你可以放心服用,功效与用法都以神念封在瓶身上了。”

    “多谢四师姐了。”坠儿喜滋滋的收了那些丹药,又道:“那师姐你帮我研究一下这冰花丹吧,我跟人家说了大话,要是炼不出来就太丢人了。”

    暖冬听说是这么回事,不由掩口而笑道:“好好好,我当然不能让自己的小师弟丢人,包在我身上了。”

    坠儿开心而笑,丢人不丢人的放在一边,他主要就是想给舒颜和绛霄弄几颗冰花丹。

    知夏看他二人相处融洽不由心头暖暖的,被宠惯坏了的小师妹向来嘴里少有好话,即便对信情也是以训斥居多,能这么喜笑颜开的对坠儿实属难得。她不得不暗自感慨这是小师弟给自己积下的福报,即便这些不知坠儿就是信情转世的人,也因这两个人处在了相同的位置而自然的要把两个人联系起来对比着看待,小师弟曾受的委屈让大家吸取了心酸的教训,坠儿当然就剩享福了。

    这时炎冰来报,仙玉到了。

    知夏对暖冬道:“我去见见仙玉,你就在这考量他吧,不过别累着他,他现在还虚着呢。”这话主要是说给坠儿听的,提醒他别一兴奋就忘了演戏的事。

    暖冬拉住了知夏,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略一迟疑后她又放开了手。

    “怎么了?”知夏以神念问,她很了解小师妹,知道她这样子肯定是有要紧的话憋在心里。

    暖冬轻轻摇摇头也以神念道:“算了,这事我答应过信情,还是不说了。”

    知夏看着她,目光闪动了几下后问道:“和上次轻云派开启圣门有关?”

    暖冬眼角不由跳动了一下,抿紧了嘴唇一字不答,没想到二师姐竟然精明到了这地步,她很是后悔刚才的举动,信情已经去了,岂能让他在地下不安呢?

    知夏的眼神明亮了起来,微然一笑后转身去了,因为清楚寻易分辨蚕茧的本事有多大,所以她曾怀疑过寻易是帮轻云派打开了秘藏宝藏的,但因寻易的矢口否认以及暖冬的帮着隐瞒,她也就信了这二人的话,她信的不是寻易,是暖冬。此刻在听闻仙玉到来的时候暖冬这异常的表现和提到小师弟的话语,自然又把她之前的那份疑心牵扯了起来,一问之下,暖冬的表情让她心中更有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