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594章 最好能快些
    观荷岛雨荷湖畔的一处精致馆舍中,在此等候的仙玉猛然见到知夏出现在门口不由怔了一下,随即忙起身笑着道:“你不用这么跟我炫耀修为,我胆小,你可别吓坏了我,二仙妃,你要是觉得今后见面我该执礼参拜就明说。”口中开着玩笑,她心中却不住的在思量,知夏做事向来是滴水不漏的,这么出现明显有以修为压人的意思,绝不会是疏忽所致。

    知夏面带微笑的把她按在铺团上,然后悠然坐在她对面,道:“你的心思太多了,这可不利于在修为上有所突破,我不过是见你之心有点急切而已。”

    仙玉自嘲的笑着叹息道:“我这资质可跟你比不了,到这一步也就算到头了,哪敢奢望再有突破啊,你为何这么急着见我呀?不会是什么好事吧?”

    知夏眼中略显出些许别有意味之色,“你的资质可不比我差,只是命没我好,缺了一个送福的小师弟,不瞒你说,我能破境大半功劳都要归在小师弟身上。”

    听她提到寻易,仙玉神色一黯,点头道:“你这话说的我信,我确实没你的命好,虽然小师弟对我也很好,离开蒲云洲前还特意带御婵去看望了我,但终究比不上你们师姐师弟情深,如果我有那样的一个师弟,即便不能破境也是莫大的福气了。”

    说到这里,她挥手把初见寻易时开玩笑要和知夏争师弟的场景展示了出来,两眼痴痴的望着调皮精怪灵动可爱的寻易,用梦呓般的声音道:“还记得吧?我当时是真想跟你抢这个小师弟。”话未说完她的眼圈就红了,她当然知道在知夏面前展示寻易的身影是件犯忌讳的事,但因为怀疑知夏来意不善她想借寻易拉近一下彼此的感情,当然这眼圈发红也非全是演戏,她对寻易是有真感情的。

    知夏看了一阵后心酸的挥手拂散眼前的光影,她俩都是心机深广八面玲珑之人,都能看破对方举动的背后用意。

    “我这次请你来是因有件紧要的事跟你说,不过你猜错了,这是件大好事。”

    “大好事?有多好?说来听听。”仙玉神情淡淡的,似乎还沉浸在对寻易的缅怀中。

    知夏默不作声的取出了坠儿的那件道袍,把它放在了几案上。

    仙玉一见那道袍眼神顿时就定住了,虽极力克制但酥胸还是剧烈起伏起来。

    “这是出自你轻云派的吧?”知夏把道袍推到她面前。

    仙玉拿起道袍仔细的看了一阵,然后用恳切的目光望着知夏道:“不错,能告诉我这是从何处得来的吗?”

    知夏没有回到,又拿出了那片鱼干放在了道袍之上。

    仙玉这次都没去碰那片鱼干,只看了一眼就震惊的望向知夏,同时心里也不由打起了鼓。

    知夏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问道:“这东西你该认识吧?”

    仙玉木然的点点头道:“当然认识。”在弄清知夏的用意前她多一个字也不想说。

    知夏脸上的笑容又绽放开些,“你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吗?能得到这两样东西是托了小师弟的福,我留着也没有什么大用,都送你给吧。”

    仙玉当然明白不会有这么好的事,这位二仙子只是不愿把话说明说透罢了,她接连提到小师弟,又送这只有轻云派失传秘术才用得到的眩神鱼,想必是已然知晓了小师弟开启了圣门秘藏的那段隐秘。

    她望着知夏沉默了一阵才开口道:“小师弟于我轻云派有大恩,我虽是个薄凉之人,但对小师弟的这份心是真的,我想这个你是看得出来的。”

    知夏含笑点头不语。

    仙玉有些动情道:“他在七荒凶地宁死不肯舍下我独自逃生,只这份仗义就足以让我对他另眼相看了,其后又赦了梅音之罪,他不但有情有义还宽厚仁慈,连御婵都能感化,何况是我呢?我从未想过要占他的便宜,而且还一直诚心诚意的想要好好疼爱他。”

    说到这里,她平复了一下心境才又接下去道:“在那件事上我和师兄都是不想亏待小师弟的,可小师弟执意如此我们也没办法,我当时想的是来日方长,早晚把这份情补还给他就是了,终不能让他吃亏,谁知……谁知他就这么舍我而去了……”她把头扭向了一边,眼圈又发红了。

    知夏等她缓过点劲来才道:“本来我派人去请你时,只是打算把这件道袍送与你,对开启秘藏之事毫不知情,即至此刻仍是一无所知的,小师弟和小师妹自始至终没向我吐露一个字,不过方才小师妹在听闻你到来时应该是想把这件事告诉我,虽然最后还是忍住了,但被我看出了点端倪,所以我才把眩神鱼一并拿出来试探你,不想果然被我猜中了。”

    仙玉苦笑了一下道:“小师弟和小师妹都是守信之人,这件事真是难为小师妹了,当初小师弟还给我出主意,让我等些年谎称靠自己之力开启了秘藏,以便把他开启秘藏的事彻底遮掩过去,但我不想那么作。”她说罢把寻易开启秘藏的全过程用神念传给了知夏。

    寻易选蚕茧时装模作样的表演可谓精彩至极,除了知夏外恐怕再无人能看出他是在演戏了,知夏相信仙玉至今仍被蒙在鼓里,从头看到尾后,知夏黯然神伤道:“他对你,对兰音,对孤云展都算极尽仁义了。”说完这句话,她望向窗外的天空,淡淡道:“可却有些对不住我了。”凭她对寻易的了解,可以断定这小子必然能想到秘藏中的那份秘籍对自己有多重要,所以才有了这句话。寻易确实想到了,心里也知道这事作得唯一愧对的人就是二师姐。

    仙玉有些不自在道:“按理这事我不该瞒着你,也应该把那份秘籍拿来给你看一下,毕竟是小师弟开启的秘藏,可这件事不是我一个人能作主的。”

    “我能体谅,秘籍是你们轻云派的至宝,即便是小师弟开启的秘藏,分他两件灵宝也就足够了,他什么都不要反倒让你陷入了为难的境地,你不要多想,我没有染指那份秘籍的意思。”她指了指几案上的道袍和眩神鱼,“你都拿去吧,我只求得到一件玄彩仙衣,最好能快些。”跟明白人讲话不用把话说得太直白,只“最好能快些”这几个字就足够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