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596章 这个全身都甜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喜欢不喜欢这位师姐?”知夏像是凑趣般问坠儿。

    “自然是……喜欢的。”坠儿吭吭哧哧的回答。

    “太招人喜爱了。”仙玉开始不过是逢场作戏,可这时却越看这腼腆憨厚的小修士越觉喜爱,忍不住又伸手去捏坠儿的脸。

    “那怎么连点笑模样都没有呢?”知夏也伸手去捏他的脸。

    “我……嘿嘿……,二师姐就别跟我逗我了,嘿嘿……”

    “哎呦!……可爱死个人了……”仙玉用手指着坠儿,笑得花枝乱颤。

    “嘿嘿……”坠儿对着仙玉接连而笑。

    仙玉本就憋着和这内海的新师弟套近乎呢,此时自然不会用修为克制笑意,直笑得玉面飞霞,整座小院都随之明媚起来,她是边掩着口笑边把一个乾坤袋塞给坠儿的,这份见面礼是两千块元婴石,比当初给寻易的多了一倍,但给寻易的那份礼物最重的是装灵石的乾坤袋,这次所用的乾坤袋却很普通,算起来还是给寻易的见面礼更重些,她既然跟知夏说了只认寻易一个弟弟,那这份礼物就不能重于上一次。

    仙玉当然不是小气之人,送比这重十倍的礼物她也不会眨下眼,而且她跟知夏说不会待这个师弟好过寻易也只是应景的话,寻易毕竟是已经死了,她却还得尽最大努力维护好轻云派和紫霄宫的关系,这个新师弟就算是个令她厌恶的,她也会作出万分喜爱的样子去极力拉拢的。

    “仙玉师姐这太多了。”坠儿在查了下乾坤袋里的灵石后终于不笑了,托着那个乾坤袋看看仙玉又看看二师姐。

    知夏微微而笑道:“不多,他占了这么多下便宜,这点灵石不算多,咱们还给她笑了这半天呢。”

    坠儿哭笑不得道:“们真把我当卖笑的了呀?”

    仙玉笑得连连摆手道:“收着吧收着吧,这黑心的二师姐拿我的灵石从来都是不手软的,不过她说的没错,我可好久没这么笑过了,说起来这点灵石真给少了,以后让我这么笑一次我给一次灵石,这灵石花的值。”

    坠儿听她们这么说就把那个乾坤袋收了起来,论见过的灵石他可比寻易见过的多,百花岛的那些人刚还给了他六万元婴石呢,两千元婴石对他来讲已经不是大数目了。

    仙玉止住大笑后拉着坠儿的手又对着他端详起来,口中对知夏道:“们紫霄宫这是把南靖洲的灵秀之才掐着尖的往回挑啊,信情固然是极尽天地灵秀的,这个也丝毫不差,若论这第一眼看起来的感觉,我觉得比看信情还投缘呢,信情鬼精的可爱,这个是一见就让人有种说不出的喜爱。”

    若不是洞悉内情,知夏肯定会认为仙玉这是在逢场作戏,不会多加理会,可现在她却在暗中仔细留意着仙玉的神情,也就看出了仙玉应该是真的觉得与坠儿投缘。

    这时坠儿腼腆的开口道:“我也觉得好像是在哪见过师姐似的,有种似曾相识之感。”

    “是吗!那咱们姐弟就是真的投缘了!”仙玉愈发的欢喜了,暗中对知夏传去神念道,“这个比信情还厉害,信情那张嘴巧得无人能及,这个是大巧不工,我只当没人能比信情那张嘴更甜了,可这个全身都甜。”

    知夏含笑微微点了点头,在识人方面仙玉比她还要更胜一筹,她是甘拜下风的,仙玉作出的这个判断无疑是极准确的。

    让仙玉拉着坠儿又亲近了一会后,知夏道:“好了,让炎冰送去霜萍岛继续跟四师姐学炼丹吧,仙玉师姐身上想来也不会有太多灵石了,咱们今天不给她笑了。”

    仙玉不齿的瞥着知夏道:“下半辈子是不是就指着用这师弟给赚灵石了?老天真是瞎了眼了,偏让有这么多好福气,小师弟咱不跟着她了,跟我走,师姐绝不会让卖笑的。”

    坠儿郁闷的看着二人,这俩人明着是互相斗嘴,可实际上都是在拿他找乐子。

    “这闲气还就只能自己去生了,我的福气就是这么的多。”知夏一脸骄傲的挽起坠儿的胳膊,炫耀的把他送到门口交给奉神念召唤而来的炎冰。

    等炎冰把坠儿带走后,仙玉若有所思的对知夏道:“我感觉这孩子很特别,讲真心话,我确实觉得与之有投缘之感。”

    “再投缘也抢不走,这就是命。”知夏开了句玩笑后转而对她道:“还有个喜讯没告诉呢,大师姐醒过来了,扭头就又闭关了。”

    仙玉愕然的看着知夏,随后才大喜的向知夏道贺,她是去看过晓春的,本以为晓春是绝无醒转的希望了,这事太出乎她的预料了。

    “不知怎么突然就自己醒过来了,没等我问出什么就闭关了。”知夏说完就引着她向屋中走去,对于这个仙玉,许多话她都是要说一半留一半的。

    坠儿在飞往霜萍岛的途中对炎冰悄悄道:“找个僻静处停一下,小猴子受伤了,二师姐说或许虚水秘境能医好它,我偷偷把它放下去。”

    “好。”炎冰依言兜了个圈子,找了个僻静所在停了下来。

    坠儿先是用心念对小猴子嘱咐了一番,然后才把它放出来,小猴子一现身就迅速的扎进了虚水中,小云朵也紧随着跟了下去。

    炎冰把坠儿送到霜萍岛就回去了,坠儿望着炎冰的背影心中有点奇怪,他感觉炎冰好像对他不像先前那么亲近了,这一路上也不怎么跟他说话。他不是不会理解炎冰的心思的,炎冰跟寻易的感情太深了,坠儿如今成了新的小师叔,从某种方面来说就是顶替了寻易,这让她觉得有点不舒服,在她心目中,小师叔这个称谓只能属于寻易一个人,紫霄宫只能有一个小师叔,没有人能和寻易相提并论,也不该有人和寻易相提并论,这也就是之前和坠儿相处的很不错罢了,换了别人她早就给其脸色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