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599章 信邪来了!
    信德的心发慌了,比上次决定去巫真宗找三魂仙尊拼命时还慌,上次还有个回旋的余地,最终也如他们所盼望的那样在各方大神通的斡旋下事情没有闹到不可收拾,可这次开场之战就将是两派化羽修士的对决,不论自己一方是胜是败后果都是极其严重的,紫霄宫这回要挑战的不仅是阴阳宫,更是是千宗会的容忍程度,因为他们这么作无异于彻底打破了千宗会的规则,触碰的是千宗会的红线,紫霄宫就算拥有三位化羽修士,可一旦犯了众怒也是难以抵挡千宗会的强悍力量的。

    “这可让我怎么跟师伯说呢?实话实说的话他应该是不愿搅进来的。”

    知夏盯着他道:“你不要胆怯,就跟师伯说阴阳宫欲除掉信邪,是他们的化羽修士先对信邪下手的,虽然咱们拿不出什么证据,但这是事实,我也不求阴鸩师伯能出手相助,只求万一我和信邪落败时,他能拉个偏手帮我们化解危局,先把这场战事平息下来。”

    信德愁眉苦脸道:“你们俩可要千万慎重,要是你们俩有什么不测,紫霄宫可就失了倚仗了,这信邪可真是害人不浅啊。”

    知夏不耐烦道:“此时还说这些有什么用!快去安排吧。”

    信德陪着小心道:“要不……你看咱们把此事通告千宗会如何?让各方大神通出面,先拦下信邪,那咱们就可从长计议了。”

    知夏冷笑道:“这无异于给阴阳宫通风报信,信邪是什么东西你还不清楚吗?拦的了他一时还能拦他一世吗?在这件事上他是不会借助紫霄宫的力量的,怎么会跟你从长计议?要想保住信邪就得铤而走险,否则就只能任凭他自己去挑战阴阳宫了,反正我这作师姐是不会坐视不管的,巫仙山一战信邪帮过我,此刻我不能装糊涂。”

    信德涨红了脸抖手道:“你何必拿这话挤兑我?我这当大师兄的难道就能任他孤身苦战吗?大家都记得他在巫仙山之战中的付出,可……唉!”信德重重的跺了下脚,咬牙转身而去,事已至此,他只能听从知夏的安排了。

    信德去后,炎冰立即用神念把炎冰召进来,面容严肃的吩咐道:“阴阳宫欲除掉信邪,此前就曾有一位化羽修士偷袭过信邪,因事情未经证实所以我没跟你们提过,如今有传闻说信邪破境了,我料他必会去阴阳宫寻仇,所以得尽快赶去助他,你大师伯要去搬救兵,在其他十代弟子赶来之前,紫霄宫的事暂且就要由你和旭盛、景盛打理了,切记不要惊动你四师叔更不要惊动你大师伯,内海诸事由你一人裁断即可。”

    炎冰大惊,这可真是祸从天降啊,她不但了解六师叔也了解自己的师尊,只听了这么几句就清楚事态有多严重了,一颗心不由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

    不等她多说什么,奉召而来的眴雨、晴雨、瑞冰就进了小院,知夏先是吩咐眴雨要加强百花岛的防护,命她无论出了什么事都不要管,只负责确保无人搅扰到她的师尊,然后又吩咐晴雨、瑞冰,命她二人立即悄悄护送绛霄和朗星前往云杏阁,并留守在那里确保朗星的安全。

    知夏刚把这事安排好,信德的神念就急急传了进来,“信邪来了!”

    这可太出乎知夏的意料了,她急忙飞出小院,却见信德正急急忙忙的朝这边赶,而信邪则正在和坠儿在雨荷湖畔聊着什么,她当即飞了过去。

    信邪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对知夏招手道:“我本欲请你帮忙去找他,不想你已经把他带回来了,多谢二师姐帮小弟擦了这屁股。”

    知夏落到他身旁,脸上没丝毫笑模样的打量着他道:“看来传言不虚,紫霄宫又多了一位大神通了。”

    坠儿闻言惊喜的看着信邪道:“你现在已经是大神通了?!”

    信邪快意的仰天而笑,笑罢拍着坠儿的肩,瞥着停在千丈之外的信德道:“有你一份功劳,以后谁要敢欺负你,仅管告诉我。”信德不是想停在千丈之外,而是被信邪定在了那里。

    坠儿此前没跟知夏过多的提过自己与六仙君的交往,所以知夏此刻对二人如此熟络颇有点奇怪,寻易能和信邪混到一起那是因为这二人有颇多相似之处,老实巴交的坠儿能和信邪混到这么熟就让人费解了。

    “别难为大师兄了,这让他太难堪了,浒盛的事他也没怎么怪罪你。”知夏只能替信德说点好话了,她知道信邪对这大师兄憋了几千年的怨气,如今终于在修为上能稳稳压信德一头了,少不得要给信德点颜色看,回想这几千年来信德也没少教训他。

    信邪放开了信德,淡淡对他道:“浒盛的事我回头自会向信义解释,那混帐早就该杀了,我是替信情杀的他,本来稆盛那混帐我也是想一并杀了的,算他知道长了记性,你回去告诉他,让他感念小师叔的好处吧,若不是信情让他懂得了点好歹,他那天就和浒盛一起毙命了。”

    信德铁青着脸一声未吭,一上来信邪就给他来了个下马威,他还能说什么呢?还敢说什么呢?他能教训信邪的日子早就远去了,而今更是需仰视才行。

    信邪跟信德说完,又换了笑脸对坠儿道:“你现在最想作什么?或是想要什么也可以。”

    知夏故作疼爱的把坠儿拉到身边,借机暗传神念道:“说想让他亲自指导你修炼。”

    坠儿迟疑了一下才对信邪道:“我想让你亲自指导我修炼。”

    信邪开怀而笑道:“二师姐,你尚不知我已经在虚水下指导了他几个月了吧?以他眼下的这点修为我还怎么指导?”笑话完知夏,他又对坠儿笑骂道,“你也够傻的,怎么不动动脑子?她让你说什么你就说什么呀?”

    坠儿尴尬的看着知夏。

    知夏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信邪道:“你随我去屋中坐坐吧,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

    “不急。”信邪望向天空,随着一声能震荡九霄的长鸣德义雕如闪电般冲了下来,他把坠儿放到雕背上,笑着道:“送你了,绕着内海外海去转几圈。”说完他在德义雕头上轻拍了一下,德义雕轻轻鸣叫了一声带着坠儿冲天而去。

    信邪的身形缓缓的向上升起,眼望着德义雕对知夏道:“二师姐,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

    知夏随着他升入高空,信德则知趣的留在了地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