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05章 开心呗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孤云展有点发傻的眨了下眼睛,绛霄有股泼辣劲大家都知道,可相处这么久还没怎么见她跟谁嬉笑过呢,绛仙子心情怎么变得这么好了?

    兰音虽与孤云展结为道侣了但还是如先前般脸皮薄,听绛霄这么说顿时羞得俏脸通红,对绛霄啐骂道:“你个口没遮拦的,什么话都敢乱说!”

    坠儿也窘得红了脸,用不满的目光看着绛霄。

    缓过劲来的孤云展呛回去道:“西阳是不是已经被你赶走了呀?”

    绛霄一脸幸福的挽起坠儿的胳膊,回敬道:“正是,你看我们俩般配吗?”

    兰音嗔道:“你不知羞就罢了,你看你把人家弄得都窘成什么样了!”

    “呦,心疼了?孤云展你怎么还不知趣啊,还不快走。”绛霄愈发把坠儿的手臂挽得紧了。

    “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兰音论斗嘴自然不是绛霄的对手,又羞又急的上去掐绛霄的嘴。

    坠儿趁机躲到了一边,看两女拉扯在一起,他不禁咧嘴傻笑了起来。

    孤云展留意到了坠儿的笑容,不由自主的盯着他看了起来,坠儿发觉孤云展在盯着自己看后咧嘴对他笑了一下,然后又津津有味的看两女拉扯,那样子就像是小孩子在看两只小猫在戏耍,看得很起劲。

    孤云展盯着坠儿看了一会后情不自禁发出了一声笑,兰音和绛霄停下手,然后她们俩就看到了坠儿那兴致盎然的傻笑样,兰音当时就受不住了,掩口极力忍笑本就满是红云的俏脸憋得更红了,绛霄则直接笑了出来,她的笑声令兰音霎时就崩溃了,顺势就伏在了地上笑得不敢再看坠儿。

    正在笑人家反被人家笑了,坠儿顿觉无趣了,讪讪的坐到了远离二女的一个蒲团上。

    绛霄指着笑成一团的兰音对孤云展道:“这回你该识趣了吧?别耽误了兰姐姐的一生欢乐。”

    孤云展颇为服气的看着绛霄道:“你算让我见识了什么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可真是信情的高徒,连语气、神情都是一模一样的,不过你隐藏的可够深的,直到今天才让我们开了眼。”

    兰音这时坐了起来,打量着绛霄道:“你这一说我才意识到,还真是的,她刚才的那些话还真是像极了信情的口吻。”

    绛霄鄙夷道:“别东拉西扯的,现在说正事呢,孤云展你可真没意思,我要是你早就走了。”

    “看,像吧。”孤云展指着绛霄对兰音说。

    兰音的神情却变得有些黯然了,默默的垂下了头。

    绛霄知道她这是怀念起了寻易,遂笑对孤云展道:“看来她真正喜爱的是信情。”

    孤云展猜不透绛霄这是怎么了,以前绛霄是最受不得别人提信情的,他刚才故意提起信情就是不想让绛霄再拿兰音开玩笑了,想不到绛霄竟像是不在乎了似的。

    兰音抬起头看着绛霄道:“别拿信情开玩笑了,朗星不知内情,别让他对信情有什么误会。”在维护信情声誉这件事上兰音是极其敏感的。

    绛霄含笑看着坠儿道:“信情拿我们开了一辈子的玩笑,你说我们拿他开开玩笑应该吗?”

    坠儿两边都不愿得罪,憨憨的笑着道:“你们都是他的好朋友,开开玩笑当然使得,兰仙子说的也对,要是因玩笑让外人误会了他就不好了,所以在外人面前开他玩笑谨慎些就是了。”

    “你可真会说话。”绛霄翻了坠儿一眼。

    兰音护着坠儿道:“说得对,你是个明理的人。”

    孤云展对坠儿道:“你不愿加入千少盟是对的,我希望你能坚持己见,我想六仙君是不会强迫你的。”

    不等坠儿表态,绛霄就接口道:“裴元也够不容易的了,你们俩要退出了,他这副盟主当得就更艰难了,看在他苦苦相求的份上,你们俩暂时先别退了,裴元的毛病虽多可还是很够义气的,咱们就当是帮他个忙,给他捧个场好了,这次北疆大败已经令他颜面扫地了,你们这个时候退出会令他更加难堪。”

    兰音知道绛霄和西阳都是古道热肠之人,遂指着孤云展道:“这次大败令他也颇觉没面子,觉得没脸留在千少盟了,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们就暂且不提退出的事了,只是以后千少盟再有什么行动你可别挤兑我们参加,我劝你和西阳也少参与点他们的事吧,你们俩和他们不是一路人,信情和他们也不是一路人,要是信情还在的话或许能把他们引向正道,现在却没人有这本事了。”

    孤云展不以为然道:“信情也没这本事,而且他也没那么多闲心去管教这帮人,在那趟西疆之行中我就看出信情想退出千少盟了,他跟这帮人玩不到一块了。”

    兰音叹了口气道:“我那时就怕你们把信情带坏了,可现在却巴不得你能和他多混些年,那样的话他或许能把你带好了。”

    孤云展颇觉郁闷道:“你怎么还说这种话?我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他比我胆子大,胡闹得比我厉害多了,我要再跟他混下去,恐怕会死在他前面。”

    兰音坚持己见道:“他不管怎么闹都是不害人的,不像你们动不动就杀人。”

    孤云展闭上嘴不和兰音争辩了,兰音只能看到信情的良善,从不去想他闯的那些祸害死了多少人,整个元裔州修界都因他而被荡平了,兰音是不会把这些账算在信情头上的。

    绛霄又挥起小扇子扇起阴风道:“我说的没错吧?她最喜欢的就是信情。”

    “这我早就知道。”孤云展故作认真的说,论斗嘴他和兰音两个捆一起也不是绛霄的对手,只好以退为进了。

    “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兰音对绛霄含笑而瞋,这样的绛霄令她有点哭笑不得。

    “开心呗。”绛霄的样子看起来确实很开心,自从认定坠儿就是寻易的转世之身后她变得特别开心了,因为这份喜悦无法与人分享,所以就溢得哪哪都是,不放过任何一个能宣泄的机会,比如现在没完没了的拿兰音找乐子。

    兰音取出一个晶莹剔透的小瓶,一脸忧愁的递给绛霄道:“我看你是要得失心疯了,这是最好的清心灵丹,念在姐妹一场的份上就送你吧。”

    绛霄不客气的接过来,拿在手里观看着道:“这就是幽旗门的冰心丹吧?早有耳闻,还是你大方,我们算是白认识幽旗门的那个人了,这么多年也没见他给过我们一粒。”

    兰音又取出一瓶抛给了坠儿,笑着对绛霄道:“你认识的那个幽旗门的人本就是个寒冰心肠的,哪用得着这个?”含情瞥了孤云展一眼后,才对绛霄解释道:“他确实是不屑带这丹药的,前不久冰心果大熟了一批,我让他去要了几瓶留着送人,本来是要给你和西阳一人一瓶的,既然你把西阳赶走了,那就给朗星吧。”她抿嘴笑着看了一眼坠儿,用神念把想说的话传给了绛霄,“那就给你的新欢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