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08章 她说她认得出来我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因为距百花岛太远,坠儿沉浸的并不太深,在感受到了那种难言的恐惧时他就自己从玄境中挣脱了出来。

    一睁眼就看到了月虹正关切的看着他,坠儿定了定神后即想到人家这是在看护自己,遂满含歉意道:“耽误您感悟玄境了。”

    月虹含笑摇摇头,“我不太在乎这个。”

    “我觉得您应该看开点。”因为刚从玄境中醒来的缘故,坠儿万分真诚的看着月虹脱口而出的说出了这句话,萍儿跟他讲过这位月虹姐姐的事,所以他知道月虹因寻易的死而万念俱灰无心修炼了,这句话一出口他就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这种干巴巴的劝解除了勾起人家的伤心外毫无用处,遂懊悔的低下了头。

    月虹善解人意的依旧含笑道:“我看开了,只是他们不信罢了。”

    “真的?”坠儿抬起头想从她的眼睛中分辨出点什么。

    月虹略带俏皮的对他眨了下眼睛,“真的,而且还因看开而转为了参悟,只是参悟的东西太深奥不能对你说罢了,”她那神情半真半假的像是在逗坠儿玩。

    坠儿盯着她看了一会,竟很认真道:“我知道你在参悟什么。”

    月虹莞尔道:“那你说说看。”

    “不是岁月就是生死。”坠儿一本正经的说。

    月虹的表情一僵,有些愕然了。

    “我说的没错吧?”坠儿显得更认真了。

    月虹忙摇头而笑,作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坠儿不肯让她就这么蒙混过去,很真诚的望着她道:“我因舍不得我娘,所以就屡次违反律条偷回凡间去看望她,可以说是看着娘衰老故去的,那种绝望与无助的感觉令我恨不得能参悟出逆转时空的本领,做一个永远依在娘身边的孩童。”

    月虹收起笑容怜惜的抚了抚他的肩头,好心劝告道:“我刚才不过是跟你开玩笑罢了,哪有什么参悟,倒是思考过生死,但那也仅仅是想想而已,远谈不上参悟,这种不切实际的参悟是很危险的,你可千万别再胡思乱想了。”

    “我已经看开了,哀思也没那么重了,不过……”坠儿迟疑着没有说下去。

    “不过怎样?”月虹很感兴趣的看着他。

    坠儿摇了摇头,转而道:“您既然对修炼不怎么在意了,那我猜您就是在进行这种参悟,对不对?”

    月虹不置可否发笑了笑,“我们不谈这个了,你快静思一下在玄境中的所得吧。”

    坠儿不肯罢休道:“我不认为这是不切实际的参悟,沈清也持这种观点,您该听闻过沈清这个人吧?”

    月虹面色转为凝重道:“她是怎么说的?”

    坠儿露出计谋得逞的笑容,“被我试出来了吧?沈清没参悟生死这类的东西。”

    月虹略带不悦道:“你这孩子看起来挺老实的,不想却也满腹心机。”

    坠儿忙用神念道:“我不是在使诈,沈清虽没参悟生死这类的东西,但她参悟的东西更不靠谱,比生死还不切实际呢,她也不在乎修为的提升了。”

    “果真?”月虹不由眯起了眼睛盯着他看。

    坠儿用力的点了下头,继续用神念道:“只是她参悟的东西我不能泄露,但以她的智慧而论,既然看轻了修为,我想必定是有其道理的。”

    月虹缓缓的摇了摇头,也改用神念道:“我其实不是看轻了修为,只是觉得不弄清生死就这么一味的修炼下去如同蒙着眼走路,信情的死让我意识到必须得先搞清本源才能决定下面的路该怎么走,如果路选错了,那这一生就太可悲了。”

    坠儿微微皱起眉道:“我觉得您这种参悟确实很危险,因为您实际上并没有从悲恸中走出来,所谓的参悟更像是在给自己追随信情而去找借口,一旦您有了令自己信服的想法,您就会结束自己的性命了。”

    月虹不动声色的问:“你是不是想过要追随你的娘亲而去?”

    坠儿叹了口气道:“我娘说,我要是敢再投胎去作她的孩子,她就直接把我掐死,她说她认得出来我。”

    月虹不禁被逗笑了,“你娘可真是个妙人,难怪会生出你这么个不同一般的孩子来。”

    坠儿没笑,还是一副认真的表情道:“虽然我没去参悟生死,但我能体会您的那种心情,我当时也很想找个借口追随娘而去,因为没了娘,我觉得活着就没什么趣味了。”

    月虹同病相怜轻轻拍了怕他的后背,幽幽道:“这件事看来是瞒不了你这有共情之人了,你是因你娘不让你死而不敢轻生,我也是因为信情期盼我能好好的活下去而不敢妄自行事,不得不说你是个很聪慧的人,你猜的都对,但不用为我担心,信情那么希望我能好好活着,所以只有在确认了自己的参悟没有错的情况下我才会作出下一步的选择,我不是简单的在给自己找借口,我不能作出令信情痛心的选择。”

    “那就好!”坠儿大感欣慰,继而好奇的打听道:“那您对生死的参悟有什么进展吗?”

    月虹有点不好意思道:“我没那么多的智慧,所以想来想去也脱不开那些固有的套路,无非就是仙界、凡间、地府这一类的,既想不出什么新意也无法对那些难以自圆其说的地方给出解释,偶尔有点自己的想法也会很快的就觉出其荒谬之处。”

    坠儿欢喜的笑道:“您这差不多就是在参悟天道了,肯定不会太容易的,但只要是走在正确的路上,那再艰难也不怕,不管怎么说都比走错路的强。”

    “你认为我走的路是对的?”月虹有些期待的看着坠儿问。

    坠儿认真的想了想道:“嗯,虽然大家都说要先专心修炼,过早的参悟天道是有害无益的,但我却觉得有关探寻本源的思索都是不该刻意回避的,只要它跳出来了那就不该把它强行压制下去,它既然能跳出来那就是一种机缘,或者说是你具备了探索这个问题的智慧。”

    “你倒是真会胡思乱想。”月虹颇觉好笑的挥手在他肩头打了一下,然后若有所思道:“说的也不无道理,我自认没有太多的智慧,本来是不太可能作这些思考的,完全是因为信情才开始想这些的,信情绝不会坑我的,按你的说法,是他给了我这份机缘。”

    “嗯……这么想也对吧。”坠儿最想做的就是坚定她探索下去的决心,只要一门心思的探索下去了,那她至少就不会轻生了,人一旦有事情作了,有了努力的目标,那活的也就会变得有趣味起来了,这一点他是深有体会的,虽然他自己现在还没有个长远的目标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