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13章 追忆不出的往事
    信邪是回来跟知夏切磋对天雷的参悟的,接下来还准备向晓春问问陷入冥思迷海是个什么感觉,当然,对坠儿的关心肯定是少不了的,信邪心里是最有数的,自己和晓春这两个紫霄宫新晋大神通的破境都和这小修士有直接的关系,如果说知夏破境要感念信情的帮助,那他们俩就得念这朗星的好了。

    信情虽然把蒲云洲闹得鸡飞狗跳,但对紫霄宫来说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福星,让师娘得以延寿,发现虚水秘境,化解与各派的仇恨,融洽十代大弟子间的关系,找来了御婵这个大靠山,助知夏破境,弄回数件灵宝以及缝筋玉线菇这等的奇珍异宝,让大家见识了仙宝乾坤袋、真衍宝典这类稀世之物……等等好处数之不尽,说他是紫霄宫的福星一点不夸张。

    这朗星虽刚来,但看势头似乎更猛,一上来就帮两个人破境进入化羽了,就是不知其惹祸的本事比信情如何,对于这样的一个人信邪焉能不重视呢?所以他一回紫霄宫率先关注的就是坠儿的状况,听说他去了虚水秘境才转头去找知夏探讨天雷。

    坠儿与绍绫这边的尴尬局面是被小猴子化解的,它本来和小云朵玩得很起劲,但无意间发现绍绫居然在这里,遂带着小云朵围着绍绫又跳又叫,绍绫知道它们是为了小元婴,而小元婴也在她气府中折腾不休,无奈之下她只得向坠儿求助。

    坠儿下黑手强行收了小猴子,这下小云朵不干了,围着坠儿团团转还不停的撞他,绍绫那边也被小元婴折腾得苦不堪言,二人见这不是办法,只得商量着各自叮嘱好各自的灵物,让它们去远处玩不得在这座山上胡闹,然后就把它们放走了。

    “真是愁人。”绍绫主动搭讪的抱怨了一句。

    坠儿一脸歉然道:“给您添麻烦了,都怪这任性的小猴子。”

    绍绫苦笑着摇头道:“我这元婴比你的小猴强不到哪去,咱们是彼此彼此,你的小云朵怎么变成小猴的样子了?”

    坠儿敷衍道:“嗯……它能随意变幻形状,可能是觉得这样好玩吧。”

    绍绫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坠儿,“你回头能让我再仔细看一下小云朵吗?它太神奇了。”

    “当然可以,我也想跟您的元婴再聊聊,它也很神奇。”

    绍绫欢喜的点了下头,“那就等它们闹够了吧。”

    二人关系趋于融洽,坠儿抛出了心中的疑团的问道:“您说的那个月牙样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绍绫有些发窘道:“我其实也不清楚,是信情跟我说的,他说那东西一采下来整座大山都会坍塌。”

    “他采过?”坠儿颇感兴趣的问。

    “应该是吧,他没跟我细说。”绍绫不想就这个话题多说什么了。

    “他可真有胆量。”坠儿走到悬崖边努力散开神识向下看去,神识在这里能发挥的作用有限,而且越向下越受限,他只能看出一两千丈。

    “你快回来吧,太危险了,要是掉下去它们未必来得及救你,那东西在极深的地方,你看不到的。”绍绫揪心的上前把坠儿拉了回来。

    “这可真是个玄奥的地方。”坠儿由衷的发出感慨。

    “是我和信情在无意间发现的,我们俩差点死在这里。”绍绫的脸上浮现出了自豪与幸福之色,这段历史记满了信情对她的怜惜与情义,每每回想起来她的心中都会荡起甜蜜的暖流。

    “是你们俩发现的?”坠儿还以为这是紫霄宫世代相传的秘境呢。

    “嗯!信情带我在外海下面游玩,竟意外的发现了一条绝迹很久的奇鱼,信情非要捉住它……”绍绫绘声绘色的讲了起来,她很乐于向人讲述那段甜蜜的往事,可因为这是紫霄宫天大的秘密,不能对谁都讲,这朗星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又将成为十代大弟子,那自然是可以对他讲的。

    坠儿听她讲到把鱼追进了虚水中,心里不免就嘀咕了起来,怀疑小猴子捡到的那片鱼干或许就是那条倒霉的鱼了。

    听绍绫讲完全部过程,坠儿又有了听月虹讲七荒凶地的那种仿佛身临其境的感觉,他低头看着脚下的蓝莹莹的山石,默然无语。

    “你怎么了?”绍绫的问话打断了坠儿飘忽的思绪。

    “哦,没什么,七仙君真够了不起的,在这绝境中竟能顿悟出在虚水中穿行的本领,换了寻常人肯定就有死无生了。”

    “是呢,他很了不起。”绍绫不想泄露寻易那奇异法术的秘密,在讲述中自然就要有所隐瞒和删减了,当然增添的溢美夸张之处也不少,许多传说不仅是在口口相传中一点点偏离真相的,有些是从一开始的讲述中就与真相离得很远了。

    坠儿望向远处幽暗的虚空,说不清道不明的觉得绍绫的故事似乎并没有讲完整,好像还应该是发生过什么,这感觉很奇怪,也很没道理,可一些模糊的东西在他心头闪来闪去,仿佛就是与这里有关的。

    绍绫确实隐瞒了一个重要的情节,那就是寻易遇到烦心鬼的事,这个当然是不能说的,但即便让她讲她也讲不出多少来,因为寻易压根就没跟她细说。这事对寻易来讲可就是一生中的重大事件了,与烦心鬼的接触让他确认了地府的存在,如此深刻的记忆到了坠儿这里仍存了些模糊的痕迹,可也仅止于此了,坠儿辨不清那些模糊的东西究竟是些什么。

    “你怎么有点魂不守舍的?”坠儿的样子让绍绫有些担心了,这里的环境对一个结丹后期修士而言是挺危险的,如果出了什么岔子,随随便便就能丢了小命,想救都来不及,不论是小元婴还是小猴子都弄不出寻易那风中乾坤所形成的良好空间。

    “没事,我没事。”坠儿飘远的思绪再次被拉了回来,觉得内息有点不畅,他不敢继续胡思乱想了,忙稳住心神调匀了内息。

    ps: 感谢 jimmy 师兄的四张月票和大额打赏,感谢 hevenoy 师兄的两次大额打赏和月票,感谢 hevenoy师兄成为本书的堂主,师兄们不让我偷懒那我就码字去了,吐了血会捧给你们看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