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15章 你知道这么多就够了
    “我们先上去吧,大仙子破境,紫霄宫肯定要热闹一番的,咱们不去庆贺一下不合适。”找回自己的绍绫此时说话很是柔和了。

    坠儿也是想上去的,二人一拍即合,一个召唤小元婴一个召唤小猴子和小云朵。

    好容易把三个灵物召唤回来了,它们却都是不想上去的,小元婴甚至都不许小猴子把坠儿送上去,经过坠儿的一番死说活说她才勉强同意先让坠儿上去了,就这样绍绫和坠儿被送了上去,三个灵物则继续在下面玩,绍绫对这个越来越任性的小元婴是颇感无奈的。

    一回到悟情岛,月虹就迎上来对坠儿道:“二仙子来问过你两次了,让你上来后就去观荷岛。”

    坠儿取出一颗灵果递给她道:“虹姐姐你就算不在意修为,但破境是可延寿的,就当是为了延寿好了。”

    月虹摆手道:“我还有近千年好活呢,这么长的时日足够了。”她说完笑着对坠儿眨了下眼。

    坠儿没再坚持收起了那颗灵果,他懂月虹的意思,如果在这么长的岁月中仍参悟不出什么来的话,那活着对她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出了悟情岛的法阵,他刚要召唤德义雕,绍绫却乘着小青绫要亲自送他过去,这一来是是怕这位小爷出什么意外,二来是绍绫要从今天起回归以前的自己了。

    因为大仙子尚未现身出来,所以观荷岛这边还是静悄悄的,知夏急着让坠儿回来倒不是因为有什么事,只是把他放在身边才觉安心。

    知夏简单的问了问小猴子的状况后就继续和仙玉研讨“浮云天衣录”了,庆祝事宜她已经交代的差不多了,虽然是操心的命但毕竟是化羽仙妃了,不可能向先前那般事无巨细的都要管了。

    坠儿回到自己的小院时,意外的看到六仙君和四仙子都在这里,信邪是在等他,遂顺便把暖冬唤过来给她讲讲道法,信邪对这个小师妹还是有些情面的,尤其是巫仙山一战后暖冬对信邪因敬服而生亲近,令信邪对这小师妹愈发起了关照之心。

    暖冬见到坠儿立即欢喜的把他拉到身边一阵的嘘寒问暖,大师姐的破境让她对坠儿的感激之情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其后,信邪打发走了暖冬,向坠儿询问了一些有关心念的事,这肯定是问不出太多有用信息的,因为坠儿自己也不是很清楚自己那神通到底是怎么来的,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天赋神通。

    信邪没难为坠儿,又给坠儿讲了一些结婴的相关事宜后就把自己此际所住的小岛位置告诉了坠儿,让坠儿有事尽可去找他。

    坠儿拦住欲走的信邪,装作好奇的问:“六师兄,你能给我讲讲化婴体体是怎么回事吗?我只知道个大概,化婴归真后元婴是不是就消亡了?”

    “你问这个有点太早了吧?”信邪被这问题给惹笑了。

    坠儿陪着笑脸道:“我只是好奇而已,你跟我说说吧。”

    信邪收起笑容,带出几分严肃之色道:“那叫化婴归真,不是化婴归体,真与体是全然不同的,以你的修为我是没法给你讲这个的,一来是难以给你讲清楚,二来是提前知道这个对你是有害无益的,心中存了这个念头,以后必然会令你的元婴受到影响,这极其危险,所以任何门派都是不会对弟子过多讲述这件事的,你现在知道的就太多了。”

    坠儿咧了咧嘴,不过还是用带有渴求意味的目光看着六师兄,这事要是在六师兄这里打听不出来那在二师姐那里肯定就更不行了。

    信邪沉吟道:“既然你已经听说一些了,那我就必须得给你讲几句了,免得你怀了错误的念头。”

    坠儿连连用力点头,有这样的一个师兄真是幸事啊。

    信邪盯着他的眼睛道:“化婴归真不是元婴就被化掉了,它并不会消亡,只是以另一种更好的状态存在。”

    坠儿屏气凝神一动不动的聚精会神的听着。

    信邪顿了一下后道:“好了,你知道这么多就够了。”

    “啊?你不是说给我讲几句吗?这才一句呀?”

    “刚说的那句也算,你知道这么多就足够了,不要再去找别人打听了,这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记住了吗。”信邪的眼中闪出了严厉的精光。

    “是,我记住了。”坠儿心下生寒的当即应诺。

    信邪收起眼中的精光,拍了拍坠儿的肩头后飘身而去了。

    坠儿呆呆地坐了一阵后轻轻呼了口气,回想着六师兄的话心里渐渐变得欢喜起来,只要元婴不是消亡就好,他不用为小元婴将来的命运担忧了。

    离去的信邪也呼了口气,他在替坠儿暗自庆幸,幸亏坠儿的这个问题是问到他这里了,要是向一个平庸之人打听,这小子就别想进入化羽了,恐怕连元婴中期都难以达到。

    处于如梦边缘的坠儿是不敢再打坐了,闲极无聊之下只好用炼丹打发时间,七天之后暖冬过来看望他,见他在勤奋的炼制丹药不禁大为欣慰,索性把他带回霜萍岛再次亲自指点起来,暖冬现在就剩等着大师姐那边的消息了,也处于无事可做的状态,两个人算是配成了一对。

    一个月后暖冬去观荷岛找知夏要寄存的仙火炉,对于暖冬这种一会一个主意的做法知夏少不得要数落她两句,暖冬却面带疑惑的说:“他的修为似乎超过了应有的水准,我都觉得有点看不清楚了,方才故意让他炼了一颗只有元婴修为才能炼的丹药,他居然给炼成了,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知夏微微皱了下眉道:“他就是结丹后期圆满境界,这个绝不会错的,你再让他炼几炉丹药试试吧,别让他起疑心,还有,这事对谁都不要讲,他有些不凡之处是正常的,信情的修为不也是一笔糊涂账吗?这类人是不能以寻常眼光看待的,我回头看看能不能查出些原因来,你就不要过多的试探他了,这小子精得很,不过有些自身事他自己也是不清楚的,把他问得心里发毛了就不好了。”

    暖冬点点头,带着一肚子的疑团回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