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21章 凭什么要忍让?
    体验过心念神通,花蕊仙妃略略回味了一下后笑着对坠儿点了点头。

    见这位师尊如此风轻云淡的对待自己的神通,坠儿由衷的折服了,心中暗赞人家不愧是紫霄宫的宫主,他是不知道,他的这位师尊如今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找正天君上,对其他事情全然不在意,当初寻易带她进虚水秘境她也只呆了两天就上来了。

    “那个……我还有一朵灵云,等它跟您相熟了就会出来与您相见了。”像寻易第一次见师娘般,坠儿此刻也恨不得把最好的东西都献给眼前这位让他觉得无比信赖与亲近的师尊。

    “好。”花蕊仙妃爱怜的抚了抚坠儿的头,柔柔的目光有些迷离,她仿佛看到了那个一心要把自己从悲恸中拉回来的寻易。

    “师尊……真的是太感谢您了。”在花蕊仙妃如亲人般的恩宠下,坠儿不知该如何表达内心的感激之情,说完就有些激动的跪在了花蕊仙妃面前。

    “好孩子,我没能照看好,让受苦了。”花蕊仙妃抚着坠儿的头,这话更多的是对寻易说的。

    “师尊……”坠儿心中涌起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没来由的就心情激荡至流下了泪水。

    花蕊仙妃也有了想哭的感觉,为了不让坠儿起疑,她只能压下心中翻涌的情感,扶起坠儿道:“说小时候能观看到青石板中有小河,这倒有点像察微灵眼了,可据我探查并未开灵眼,有可能是一种与灵眼相近的天赋神通吧,宫中藏有一份《天窍滋修》,回头我传授给,那里提到了隐形天窍的事,试着参研一下,看看是否与其记述相符。”

    “那真可能会是察微灵眼?”坠儿眼中闪出兴奋的光芒,早前他思考过这件事,可舒颜开出灵眼后他清楚的了解到了开灵眼是个什么样子,自己根本不具备那些特征,所以他也就不再想这事了,而且能看到石板里的小河似乎也没什么用,加之那只是童年时期的模糊记忆,会不会仅仅是小孩子的胡乱想像都不一定,可那要真是灵眼的话,应该就不止是能看到小河那么简单了。

    花蕊仙妃轻轻摇着头道:“难说,也别抱太大希望,姑且试试吧。”

    “好!嘿嘿……”坠儿用手摸着额心傻笑了起来,就算自己没有灵眼他也得好好学学那份《天窍滋修》,回头好传授给舒颜。

    花蕊仙妃看着他那笑容不禁为之莞尔,精灵鬼怪的信情竟转世成了这样一副模样令她在感觉好笑的同时也对轮回的玄奥更多了几分敬畏。

    “作为紫霄宫的十代大弟子,得对的师父有所了解,他们给讲过师父的事了吗?”

    “二师姐给我讲过一点。”提到师父,坠儿忙换上了肃然之色。

    “那我就给细细讲讲。”花蕊仙妃说罢就仔仔细细的讲起了正天君的生平事迹,她这么作是寄希望于这个神奇的弟子能在寻找正天君的转世之身上再有点神奇之举,反正在寻找正天君这事上她是要把每一种可能都作到极致的。

    在她向坠儿讲述期间,知夏、晓春、暖冬三人已经闻讯找了过来,花蕊仙妃在她们相距尚远时就用神念止住了她们,直到给坠儿讲完了才召三个弟子过来。

    只有知夏能猜出师尊此番回来的用意,晓春和暖冬在时隔两百多年后重见师尊皆激动得眼含泪光,暖冬更是直接扑进了师尊的怀里,她对师尊的依如同女儿之对娘亲。

    问过晓春的破境经历后,花蕊仙妃颇感欣慰的看着知夏和晓春道:“有们两个化羽师姐照看众弟子,我更可放心了。”

    “信邪也破境了。”知夏指了指坠儿,“他也是托了小师弟的福,是那朵灵云帮他跨出了最后的一步。”这里都是最亲近的人,她顺便就把坠儿出卖给大家了。

    花蕊仙妃更加欣慰道:“信邪破境我倒不觉得什么,以他的资质来讲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我对他最大的担心是唯恐他因与人恶斗遭受损伤而断了修途,如今既然顺利的晋身化羽了,我为他悬着的心也可放下了,他破境之后应该是有所转变的吧?”

    “还真让您说对了,看来还是您把他看得透彻。”知夏把自已和信德以为信邪会去阴阳宫复仇的事讲了一遍。

    暖冬这是第一次听说六师兄遭阴阳宫大神通暗算的事,不由气得瞪起眼道:“阴阳宫这帮人太下作了,一个化羽修士居然用偷袭的手段对付一个元婴后期修士,这个仇咱们非报不可!”

    知夏夹了她一眼道:“胡闹了一辈子的小魔君都可以看淡,却来劲了!”

    暖冬气愤道:“咱们现在有四位大神通了,凭什么要忍让?要我说咱们就该大张旗鼓的去讨伐阴阳宫,必须得让他们给个交代,同时也可威慑一下其余的七大门派,让他们明白明白如今已是咱们紫霄宫的天下了,以前欺负过咱们的都要好好琢磨琢磨!”

    花蕊仙妃面色微沉道:“不可有这等跋扈之心,虚名是不成器之人才会去争的,不争这些他们也就无事可做了,当以两位师姐为榜样,时时事事以晋身化羽为考量,余者都不重要,是谁的天下对有那么重要吗?紫霄宫已经处于修界巅峰了,再进一步又能如何?对有何益?”

    暖冬嘟起嘴道:“那也不能受这欺负啊,他们多气人啊,这就是六师兄命大,否则就死在他们手里了,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哪行?”

    花蕊仙妃淡然道:“他们死了一个化羽修士,已经得到教训了,如今我们实力大增,谅他们也不敢再行不轨之事了。”说到这里她用神念对知夏问道,“助信邪的那位神秘之人与坠儿有关吗?”

    知夏谨慎的用神念答道:“这个尚未查明,不过自信邪受伤离去后他们几个人的行迹是有可疑之处的,我怕引起他的抵触,是以没有多作盘问。”

    花蕊仙妃赞许道:“有些事情知道的太清楚反倒会增添负累,咱们探查他的事情几乎就可说是在探查天机了,操之过急很可能会给他或咱们引来祸端,宜怀敬畏之心谨慎对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