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26章 北宫仪的义气
    > 修仙琐录

    从空中的那座紫霄宫中出来。

    信邪问坠儿,“是去下面参加庆典,还是让我把送去个清净地方。”

    坠儿为难道:“我虽不喜这热闹,可二师姐让我要在庆典上多露露面,一会她肯定会找我的,而且也不知师尊还有没有吩咐。”

    信邪不屑的翻了他一眼,摆摆手道:“去吧去吧,看这窝囊样我就懒得管了。”

    坠儿嘟囔道:“这叫知恩图报,我可不想跟以前似的总挨骂,我得学好。”

    信邪扒拉了一下他的脑袋,笑骂道:“说窝囊真委屈了,居然都敢拐着弯的骂我了。”

    坠儿一边向下飞,一边回头咧嘴笑道:“我没拐弯。”

    信邪抬手想把他直接打到下面的筵席中去,可那股灵力还没发出去就被气得笑了起来,转身自行离去了,要是换信情他这一下肯定就打上去了,那小子不打他都对不起他那招恨劲,坠儿这讨打的劲头虽也不小了,可那傻笑样却是让人无法下手。

    坠儿刚飞到一半,有几个人先后离席迎了过来,最先飞过来的是绛霄,她一直关注着半空中的那座紫霄宫,其后是暖冬、信平、背后飘着大旗的珵、裴元,信平是想打听一下上面的情况,暖冬则是提前被委派了照看坠儿的任务,让她这个出了名刁蛮的人照顾坠儿能进一步彰显坠儿在紫霄宫的受宠程度,珵和裴元凑上来的目的自然是不说自明了。

    有任务在身的暖冬当然是要更加蛮横了,一冲上来就把其余几人给喝退了,然后亲亲热热的挽着坠儿的胳膊来到了筵席间,边走边给坠儿引荐各方宾客,那个呵护劲就别提了,可她还觉不够,走了两席后就把信念、信心二人叫了过来,让他们俩在后面跟着以壮声威,清秋怕她闹出乱子,也跟过来帮着照应,珵和裴元都怕对方抢了先,亦各自带了两个小弟兄跟在后面等着抓机会拉拢一下坠儿,坠儿这可真成众星捧月了。

    没走出多远,荷花和辛岉又凑了上来,弄得暖冬不胜其烦的不得不反复驱赶这帮千少盟的人,来到北宫家族的席位前时,裴元在后面抻着脖子对坠儿道:“北宫仪也是咱们千少盟的,是四长老,他今天没来,回头我给引荐。”

    听裴元提到北宫仪,北宫家族中有人解释道:“仪儿是来了的,昨天去悟情岛祭拜了七仙君,因勾起哀思,今天就没过来。”

    暖冬感念北宫仪的这份义气,取出一个小瓶递过去道:“难为他对信情有这么深的情义了,这是一颗玄空丹,算是我这当师叔的一点心意吧。”

    辛岉知道玄空丹是好东西,讨好的笑着道:“冬师叔,我为信情把眼泪都要哭干了,也赏我一颗吧。”

    暖冬笑骂道:“平时听不见喊声师叔,讨东西的时候这嘴可是够甜的,们几个先给我滚远点,我知道们都曾为信情哭得死去活来的,回头我一个个的赏,不会亏待们。”

    “好嘞,领师叔法谕!都散了吧,咱们等着领赏了。”辛岉卖力气的一手拉着裴元一手拉着珵转身就走,两位正副盟主都不敢不给辛岉面子,只得讪讪的去了。

    荷花还没逗够坠儿,依然和绛霄尾随着,时不时就拿坠儿找找乐子,挨暖冬数落两句她也不在乎,反正暖冬不敢真数落她。

    闹闹哄哄一圈转下来,坠儿觉得头都大了,他哪经历过这种场面啊,收获也是有的,大家虽问不出这小修士的具体身份,可看紫霄宫这架势俨然和当初收七仙君入门时是一样的,想找机会攀附的自然要讨这个巧了,送的东西虽没什么价值极高的,但差的也肯定不敢拿出手,到后来坠儿的乾坤袋都塞不下了,清秋又给了他一个乾坤袋。

    总算转到了头,暖冬带着他坐到了悟情岛七仙君那一席上,这也算是给大家的一个暗示吧,借着暖冬去赏赐那帮千少盟小兄弟的机会,坠儿对月虹问道:“北宫仪是谁?他昨天去悟情岛拜祭七仙君了?”

    月虹点了点头道:“他是信情的结义兄长,自信情去后,他每隔些年都会来祭拜一次,也是为了照看一下绍绫、萍儿我们三个的情况,每次来都会给我们带些东西,昨天哭了一场就去了,信情真没白认这个兄长。”

    绍绫慨叹道:“信情看人是很准的,他曾对我们交代过,如果哪一天有难了,最先要去找的就是北宫仪,现在看来这话是一点不错的。”

    萍儿此时插嘴道:“下次他再来们千万告诉我一声,总是拿人家送的礼物,我还没当面谢过人家呢。”

    月虹摇头道:“他是来哭信情的,要是在边上也跟着哭那就更不好劝了,也不用刻意去道谢,他做这些是冲着七仙君,心里念着这份恩情就好了,郑重其事的去道谢反倒没意思了,他不希望见到咱们跟他太客气。”

    “哦。”萍儿似懂非懂的应了一声。

    “这人真是够有义气的。”坠儿由衷的赞了一句。

    月虹道:“有机会倒是该见见他,们俩个性情有点像,或许能成为朋友。”

    绍绫微微撇了撇嘴道:“我看未必,他们俩个在一起非觉得闷不可。”

    月虹不以为然道:“作朋友又不是非得有说有笑才行,我反倒觉得北宫仪能和信情成为挚友是靠了机缘的,他们完是两类人,相差太多了。”

    绛霄轻哼了一声道:“他和西阳差的不多呀?别说北宫仪和西阳,连裴元那样的他都能与之混在一起,还有那个孤云展,这弟弟,只要他愿意就没有交不成的朋友。”

    月虹和绍绫都笑着不说话了,对于绛霄吹捧信情的劲头他们早就习以为常了。

    坠儿也拾乐的跟着笑了起来,他这一笑大家就都笑了。

    绛霄拍着坠儿的肩头道:“在交朋友上比信情也不差,只冲这傻样就能轻轻松松的交上朋友。”

    “我才不傻呢!”

    此话一出,几个人立即逃席四散,连绍绫的那两个弟子也捂着嘴跑了,她们可不敢在这场合笑得一塌糊涂,那就太失礼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