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30章 梦醒百年后
    > 修仙琐录

    知夏接过去微一查探不由挑起了眉梢,吃惊道:“居然炼出了灵宝?”

    晓春不掩欣慰道:“而且是件颇令我满意的,炼出这件东西尚在其次,炼制过程中的所得才是最宝贵的,我可是又欠了小师弟一份人情,这具龙骨送的太及时了。”

    知夏笑道:“这个可要着重说一下,否则未必能让他收下这件东西,不过也得仔细嘱咐他不可滥用此宝,别给招惹来祸端。”

    晓春摆手道:“不必,小师弟心实,要这么说他估计就不会用了,还是以他的安危为重吧,这灵宝威力虽大,但却是留有慈悲的,除非刻意催动否则它不会取人性命。”

    “嗯?如何能确保作到这一点?这器灵有这等的灵智吗?”知夏颇感惊奇的问。

    晓春不无得意道:“器灵肯定是没有这么高灵智的,至于怎么作到这一点的就很难跟解释清楚了,这差不多是炼器的最高层次了吧,只能意会不能言传,而且我自己也仅是刚窥门径,炼出这样一件东西颇有些运气在里面,险一险就灵灭器毁了。”

    “那我可要见识见识。”知夏把龙骨鞭递还给晓春,“到什么修为可融炼?我感觉怎么也得元婴初期圆满境界吧?”

    晓春点头道:“这火龙太凶悍了,我只能把融炼修为降到这程度了,最好是能到元婴中期再融炼,否则不但融炼起来会很吃力,没准还会造成器灵永不相认的状况,那就与这件宝物无缘了。”

    “我觉得他没问题,元婴初期圆满境界就够了。”

    晓春很是珍惜自己炼出的这件宝物,谨慎道:“那就让他到时尝试一下再看吧,如果感觉吃力就别勉强,反正这东西就是给他炼的,他如果无缘使用那就是毁了也不能给别人的。他最近怎么样?有结婴的迹象了吗?”她说着看向了云杏阁的方向。

    知夏沉吟了一下道:“我带去看一下吧,这是件很怪的事,看过后我再跟说。”

    晓春在了解了坠儿的情况后和知夏商讨了一阵,然后就返回紫霄宫了,这事她帮不上忙,只好让知夏继续在此守着以待其变了,一个结丹修士闭关六十年却看不出多少憔悴迹象,面对这种情况她们确实不应轻举妄动。

    寒来暑往,花开花落,又是三十年,坠儿入梦九十年了。

    岁月是最好的静心丹药,连绛霄和舒颜都急不起来了,忧心还是忧心的,可这么守了几十年再焦急的心情也会平静下去的,因为他们能作的只有等待。

    凌香破境成为元婴中期修士了,这是她以前不敢奢望的高度,或许这就是她今生最重大的一件事了,可这对满心忧虑的众人来说却是无足轻重的,大家只是过来道了贺,送了点贺礼,绛霄也仅是多陪她聊了几句就继续去守护坠儿了。

    凌香独自哭了好久,当然不是因为大家的态度,她是激动的,她是元婴中期大修士了!这里的人顾不上她她不怎么在意,因为她本就是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她现在最想把这好消息告诉两个人,一个是寻易,一个是坠儿,对寻易她只能在心中默默诉说了,而这阵诉说令她哭得泣不成声,她想寻易啊,如果寻易还在,他一定会陪着自己好好庆祝一番与自己分享这份喜悦的。

    对寻易诉说完,她又开始为坠儿祈祷上苍,坠儿如果不入梦肯定也会如寻易般发自真心的为自己高兴,陪着自己欢庆。

    替坠儿祷告完,凌香不由自主的想念起南海了,那边虽也没什么亲近的人了,可此刻想着那些本没多深感情的同门姐妹她还是觉得挺温暖的,她孤单得太久了,哪怕只是回去看大家一眼也是好的。在刚结婴那阵,她也很想回师门,不过那时想的是回去向她们炫耀一下,让那些看不起她的人见识见识自己如今的风光,可现在她完不在意与同门的那些恩恩怨怨了,只想和他们一起分享自己的喜悦,她还会诚心诚意的分些财物给大家,不含一点炫耀之心。

    在入睡的整整第一百个年头,坠儿终于醒过来了,与往次不同,这次他没有迷茫之色,而是用不满的目光看向了出现在杏林外的沈清。

    沈清对他传神念道:“睡了一百年了,我实在是太担心了。”

    听了这话,坠儿愕然了,随即就吃惊的睁大了眼睛。

    守在百丈外的绛霄正在打坐,察觉到有异后她睁眼看了下坠儿,过了足有两息她才反应过来,她都没敢站起来,也许是忘了站起来,反正是激动得直接向坠儿这边爬了过来,一边小心翼翼的爬一边用发颤的声音小声问:“……醒了吗?”

    坠儿用力的对她点了下头,然后一边对她摇手一边闭上了眼。

    绛霄像只被定住的小蛤蟆般停在了那里,向前扬着头,一手一膝着地,另外一手一膝悬空,连声大气都不敢喘。

    沈清悄无声息的飞过来,抱起了僵在那里的绛霄,把她带到了十几里外才放下,绛霄两眼发直的问:“他到底醒没醒?”

    沈清很冷静的说:“醒了,应该是在回味梦中所得,去告诉二仙子一声吧,我在这里守着。”

    “哎!哎……”绛霄的身子颤抖起来,她太激动了,两眼望着坠儿所在的方向向前走了几步才想起来得用飞的,这才慌忙御气而起小心翼翼的朝法阵外飞去。

    坠儿这一阵回味足足用去了一个多月,如果不是心跳等体征恢复了正常,大家肯定会怀疑他压根没有醒。

    坠儿再次睁开眼时,知夏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以她的法眼能看得出来坠儿已经有了巨大的变化。

    “可吓死我们了,觉得怎么样?”绛霄慢慢凑上去,一手拿着几颗火杏,一手拿着白玉水瓶。

    坠儿起身迎上去,抓起火杏就往嘴里塞,同时又抓着玉瓶往嘴里倒水。

    “慢点慢点!”绛霄心疼的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

    “我没事……没事……”坠儿往下咽着东西口中含糊不清的说。

    “没事就好……”绛霄长长的舒了口气,满眼喜悦的看着坠儿狼吞虎咽的吃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