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32章 这次所得颇丰
    知夏稍稍闭了闭眼,平静了一下自己有些起急的心情,并暗暗的告诫了自己一下,不能待之以常情常理,这小子是寻易。这样的告诫很管用,她在不走寻常路的寻易身上得到过太多的教训与感悟,如此一想急切的心情随之就平和下来了。

    “我对此是有体会的,比如我先前花大力气参悟的法术,如今凭修为轻轻松松就能施展出比那些法术威力更大的法力来,可在什么情况下要说什么话,不能因为以后能飞翔小时候就不学走路吧?我觉得那说不上是白白浪费精力,是必须要经历的过程,只要别陷入过份追求法术的迷途就对了。”

    坠儿摇头道:“不是,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对修为的修炼也是和修炼法术差不多的,修为或许就是一种更大的法术,更高等级的法术,我们都在倾尽全力的去提升修为,这本身就已经是在迷途上了。”

    “啊……?”知夏感到了眩晕,仿佛有什么无形的东西聚在了头顶,头顶宛如消失了一般,而那无形的东西却是有份量的,只是压在那里无法升腾飘飞。

    坠儿闭紧了嘴,等着二师姐发表看法。

    过了良久,知夏才缓声道:“你先回去吧,我要闭一次关。”

    “哦。”坠儿见自己把二师姐弄得要闭关了,只得站起身。

    知夏在闭上眼睛前吩咐了一句,“我这里有防御法阵,你们不必管我,也不要来打扰我。”

    “哦。”坠儿站在那里感觉心里挺没底的,忍不住道:“二师姐我就是胡乱这么一想,未必……”

    没等他说完身子就飞了出去,等稳住身形已经看不到二师姐了,应该是被推到防护法阵以外了,坠儿停在那里眨了一阵眼,然后转身回了云杏阁。

    在云杏阁内等候的绛霄没有直接把坠儿放进来,而是跑出来问:“这么快就回来了?二仙妃呢?”

    “闭关了。”

    绛霄瞄了一眼坠儿身后,拉住他的胳膊暗传神念问:“你给弄的?”

    坠儿无语的摇摇头,跟二师姐说的那番话他不能告诉绛霄,因为他仍不能确定自己的那些观点是正确的。

    “绛霄,开一下法阵。”沈清的神念从法阵内传了出来。

    绛霄打开法阵把沈清放了出来,口中抱怨道:“你怎么也这么急急躁躁等不得了?就不能让我先跟他说两句话?”

    沈清微微一笑,用神念答道:“我怕西阳觉得不舒服,所以才来跟你抢的。”

    绛霄无可奈何的夹了沈清一眼,转身进了法阵,她是得照顾西阳的感受,只能让沈清占这个先了。

    沈清在问清知夏已经闭关后,带着坠儿飞到了万里之外,躲进了一片密林之中。

    站定后,坠儿急切的问:“你也会用心念了?你是怎么学会的?”他就是被沈清从梦中唤醒的,沈清随后上去拍了他肩头两下就是为传神念嘱咐他别把这事说出去。

    沈清轻轻摇了下头道:“那不是心念,就是在石头中弄出字的那种手段,我在这方面的参悟又有了些进展,你睡了百年我实在是担心,所以就对着你试了一下。”

    坠儿眯起眼回味了一下被唤醒时的感觉,“我能记起的就是心头震了一下,还以为你用的是心念呢,来,你再对我施展一下。”

    沈清眼中露出些许坏意道:“这可和你的心念不同,弄不好就会造成损伤,不是胡乱能试的。”

    坠儿咧嘴道:“你可真豁得出去我呀,这么没把握的事都敢拿我练手啊,幸亏这是没出意外?”

    沈清把满是笑意的目光投向了一边,她不敢告诉坠儿,其实在对坠儿使用这手段前她已经偷偷拿吕罡试练过了,吕罡到现在还在暗自纳闷那突来的怪异感觉是怎么回事呢。

    “你下次别为这个担心了,长眠不会给我造成任何伤害,该醒的时候自然会醒的,不过也怪不得你们,这次时间确实太长了。”

    沈清歉然道:“我看出你在醒来的那一刻很生气了,我的搅扰令你前功尽弃了吧?”

    “没有,这次所得颇丰,提前醒来留点余味也好,我总结出来了,这种入梦与心有所感的参悟类似,当心中有太多念头在涌动时就会发生,这次就算是留下些种子了,说不上是有损失。”

    沈清见他这么安慰自己遂也不再为此纠结了,问道:“都有什么收获?说来听听。”

    坠儿指了指二师姐所在的方位,笑道:“我刚说了个开头,二师姐就闭关了,你觉得自己能撑得住吗?我看还是回去说吧,免得我们还得在这守护你。”

    “哼。”沈清轻蔑翻了坠儿一眼,然后抿了抿嘴颇有些觉得丢人的拉着坠儿朝云杏阁飞去。

    坠儿得意的坏笑道:“也许你能撑得住,许多都是咱们俩之前谈过的。”

    沈清闭紧了嘴闷着头往云杏阁飞,这事她不能托大,还是回到法阵中最稳妥,万一心有所感了方便及时闭关。

    在沈清的小木屋中,两个人聊了近两个时辰,沈清虽在修为上跟知夏差得很远,但在这方面确是能帮到坠儿一些忙的,坠儿所作到的事情印证了他们俩之前的一些想法,但坠儿在观天术上过于超乎想像的突破还是令沈清受到了不小的震撼,把她思考的胆量又向前推了一大步。

    坠儿离开沈清的小木屋时夜幕已降临,他匆忙的跑去看绛霄,绛霄就是有这霸道劲,谁要是敢冷落了她,那自己心里就得犯嘀咕。

    这不,一见面绛霄就瞪眼道:“你居然还能想起我们来呀?”

    坠儿只得陪着笑脸说好话。

    西阳笑着对低三下四赔不是的坠儿道:“你越是这样她越来劲,差不多就行了。”

    “去!”绛霄呵斥了西阳一句,然后不依不饶的对坠儿道:“你们鬼鬼祟祟的都谈什么了?全给我交代一遍。”

    坠儿挺了挺腰杆,挪到了西阳身边,语气硬起来道:“谈的那些说了你也听不懂,不说也罢。”

    “哎?”绛霄被气乐了,指着西阳道:“都是你不教他好!我只找你算账!”数落完西阳,她气不打一处来的又指着坠儿道,“你就一点好也别学!他刚教唆了一句你就敢跟我顶嘴了!”

    坠儿哈哈笑道:“谁让哄了半天你还没完没了的呢。”

    绛霄对他点着头道:“好!等着我一会揭你的皮,你给我坐下,先把跟他们说的给我交代一遍。”

    坠儿听话的坐在她指的那个蒲团上,然后就开始有真有假的胡编乱造起来,反正不管怎么编绛霄都是无法判断真假的,而且他此前两次的入梦绛霄都是见证了的,知道他梦醒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这次稍微说点东西出来就能应付了。

    感谢jimmy 师兄再加三张月票哈,这个月应该能留在月票榜上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