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40章 我看见光了
    西阳见他坚持要试,就把乾坤袋和灵石递给了他。

    坠儿小心的拿着那颗灵石朝乾坤袋里送去,灵石随之就进了乾坤袋。

    西阳瞪大了眼,看看乾坤袋又看看坠儿,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坠儿的眼睛也瞪得挺大,这事就怪了。

    “给!”西阳又取出两块灵石递给坠儿。看到坠儿轻松的又把那两块灵石给送进去了,他拿过乾坤袋,又取出两块灵石试着往里装,可依然装不进去。

    “这就有点像是……”西阳看着坠儿,说到一半停了下来,把乾坤袋递给坠儿,又把一块玉牌递过去,“你再试试。”

    坠儿随手就把玉牌给装了进去。

    西阳皱眉看着坠儿,把下面的半句话说了出来,“有点像认主,我看多半是和你被吸进去的神识有关,这就都能解释得通了,你试试能不能把玉牌取出来。”以神识作做封印是很常用的手法,只是一下了吸去这么多神识太不正常了。

    “去你的吧。”坠儿苦着脸说,往里乾坤袋里放东西虽也需要用神识作辅助,但不必把神识送进去,要取东西就必须得送入神识了,他可没那么多神识糟蹋了。

    “就算这判断是错的也损失不了多少神识的,你小心着点就行了,试一下吧。”西阳的好奇劲上来了。

    “以后再出来我就是选带吕罡也不选你了。”

    西阳陪着笑脸鼓动道:“我觉得不会错,别那么胆小,试一下。”

    坠儿很是不以为然翻了西阳一眼,他已经成惊弓之鸟了,这乾坤袋太诡异了,这要是万一再触动点什么机关,把他的神识都吸走了,他的小命就没了。

    面对西阳锲而不舍的殷切目光,坠儿也不能表现得太胆小了,咬咬牙后只得心惊胆战的把极少的一丝神识朝乾坤袋内送去。

    西阳又紧张又兴奋的盯着坠儿,见到坠儿眼中猛的出现了骇然之色时,他的心头一紧,当机立断的一把打飞了乾坤袋,同时抬脚把坠儿朝反方向踢了出去。

    “没事吧?”他冲到坠儿身边问。

    坠儿被踹出了十多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时正两眼发直的盯着乾坤袋落下的方向呢,一副吓傻的样子。

    “说句话,到底是什么情况?”西阳心里有点发虚了。

    坠儿眨了两下眼睛,缓缓的站了起来,面色凝重的对西阳摆了下手后一言不发的朝落在草丛中的乾坤袋走去。

    “嗨,你跟我说一下。”西阳着急的跟在后面。

    坠儿停下来抱怨道:“我还没看清呢就被你踹飞了,你别跟过来了。”

    “你看到了?那么就是没再吸你的神识对吧?你都看到什么了?跟我说一下,要不我哪能放心啊?”西阳急得都想去坠儿嘴里把话给掏出来了,他的好奇心被彻底给勾起来了。

    坠儿没好气道:“都说没看清了,你不是不放心,你就是急着想知道,你要真担心就不会逼着我试了。”

    “你肯定看到什么了,否则不会神色大变,快告诉我吧,要是有危险真不能再试了。”

    坠儿眯眼想了一下道:“我看见光了,里面是亮的,然后就被你踹飞了,我的那缕神识又丢在里面了。”

    “有光?什么样的光?”西阳问完就跑过去把乾坤袋捡了回来,然后盯着坠儿等他回答。

    “就是一片光亮,看不到尽头的光亮。”坠儿说着就从西阳手里去拿乾坤袋。

    “你感到危险了吗?”西阳抓着乾坤袋不放。

    “说不上有什么感觉,我送入的神识太少了。”

    “我再试试。”西阳推开坠儿,凝聚起比上次更多的神识朝乾坤袋里送去。

    “你……”坠儿怕打扰了他,只说了一个字就闭上了嘴,等西阳睁开眼皱着眉对他摇头时,他抬脚朝西阳踢了一下。

    西阳没有躲闪,坠儿还能有报复的心思说明他真的没感受到什么危险,可他此刻却没打闹的心思,“那你再试试吧,不管是何状况,都不要送入太多神识,要提防可能存在的诡计。”

    坠儿点点头,嘱咐道:“你也别急着打扰我,我就这么点神识了,再丢就没了。”

    “好。”西阳向后退了一步。

    坠儿连连对他摆手,直到西阳退到十步之外他才再次小心翼翼的朝乾坤袋内送去神识。

    西阳屏住呼吸紧张的慢慢蹭了回来,他看到坠儿的眼中又出现了惊骇之色,不过没有上次那么严重了,可很快坠儿的眼睛就越睁越大了,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之事,他恨不得钻到乾坤袋去看个究竟,这状况让他也不知该怎么掌握出手打断的时机了。

    让西阳毛骨悚然的事情就在这时发生了,距他只剩了五步之遥的坠儿忽然就消失了,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乾坤袋从坠儿手持的位置掉落在了地上,西阳一时竟没能反应过来,后来在回想这一刻的情景时,他觉得自己是站了好久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其实他的表现没有那么差,只过了一息他就瘫坐在地上了。

    西阳瘫坐到地上倒不是被吓的,而是彻底懵了,因为在这么近的距离上,就算是个大神通级别的人出手把坠儿掳走他也不会毫无察觉的,而且坠儿要是被掳走的不会来得及把乾坤袋丢下,他也能肯定没发生传送这类的事,因为他没感受到任何灵力的波动,那坠儿是怎么消失的?自己难道是在做梦?

    西阳后来认为自己在地上呆坐了有三息,这就有点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他坐了至少有十息才朝那个乾坤袋爬去,因为他实在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不想明白就没法行动,最后他也没能想出个什么结果来,只能去看看那个乾坤袋了。

    两手撑着地,直勾勾的两眼盯着乾坤袋,西阳背后的汗毛一点点的竖了起来,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寒颤,他怕了,天不怕地不怕的西阳此刻是真的有点怕了,眼前这事太诡异了,最让他感到害怕的是坠儿可能完了,他有这个直觉,换个胆小点的现在就该跑了,不跑也得离这乾坤袋远点,可西阳就趴在乾坤袋上面死死的盯着它,一颗心砰砰跳着还在努力的想是什么力量把坠儿带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