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43章 颇有风韵的三品女仙官
    坠儿不知二师姐好端端的抓小鸟作什么,刚要问,知夏就把小鸟塞到他手里吩咐道:“试着把它装进去。”

    “这能行吗?”坠儿有点替小鸟担心,乾坤袋不能装活物,一装进去必死无疑。

    “试试,就用平常使用乾坤袋的方法,用带有神识的灵力把它送向乾坤袋,在乾坤袋打开的那一刻收回神识和灵力,不要有任何多余的举动。”

    “哦。”坠儿有些不忍的看了一下那只惊恐万状的小鸟,狠狠心把它朝乾坤袋里装去,随即就以神识观察着道,“还活着!它在飞!”

    “把它放出来!像取东西那样!”

    知夏的话音未落,小鸟就从乾坤袋里出来了。

    “嘿……”坠儿一脸呆傻笑容的看着被知夏抓在手里的小鸟。

    知夏随手把小鸟封印起来放在了地上,然后又飞出去捉了一头健壮的大鹿回来,“像刚才那样把它装进去,过一会再放出来。”

    “好!”坠儿这回变得兴致盎然了,可把大鹿装进去后,他就着急道:“它在一直往下坠落,这乾坤袋有底吗?这就把它放出来吧,我怕一会就追踪不到它了。”

    知夏用威严的语气道:“不急,沉住气。”

    “一直在往下掉!我……我……”坠儿的神色慢慢由焦急变成了困惑,“我好像……能一直跟着它,不用加强神识,这感觉真奇怪。”

    等了一阵后,知夏吩咐道:“行了,放它出来吧。”

    看着二师姐把出来的大鹿也封印了放在一边,坠儿百思不得其解的问:“这感觉太奇怪了,你能理解我刚才说的吗?它坠落了那么半天,可我的神识却……却一点也不吃力的就能跟随上它,就像是……就像是……。”

    知夏见他说不出个所以然了,就指着乾坤袋道:“这里面是个奇异的空间,它是修界所有乾坤袋的始祖,最初定名为乾坤袋就是指里面蕴含乾坤,何它比起来,其余的乾坤袋都不配叫这个名字,这个空间可以说很大,但从另一方面讲它也确实只有这个袋子这么大,你之所以感觉不用加强神识就能跟随上下坠的鹿,是因为相较于这个巴掌大的乾坤袋而言,它下坠了半天也只相当于落下去了一点点的距离。”

    坠儿连连眨了好几下眼睛,似乎想明白了一点,试着问道:“那是不是让它一直坠落下去我就得逐渐增强神识才能跟上它?直至最后再也追踪不到它了?”

    知夏点头道:“我想是这样的,寻常的乾坤袋因所蕴含的空间很小,即便是聚气期修士的神识也能看个通透,这个乾坤袋从外表看虽然和寻常的乾坤袋一样大,但蕴含的空间就不可同日而语了,以你的修为是看不到尽头的,但你会感觉神识的探查能力变得强大了不少,这种从一个世界观看另一个世界的玄妙之处我就没法跟你解释了,在这方面你现在知道的比我多。”

    “我得好好参悟一下!”坠儿的心情很是急切,大有立刻坐下参悟的意思。

    “你先别着急,嗯……我也想尽快了解一下它的玄奥,你先帮我一下吧。”

    “师姐你想让我怎么帮?你说吧。”坠儿压下了急切的心情,二师姐的请求当然是要放在第一位的。

    知夏指了指地上的小鸟和大鹿,“我想让你把我送进去。”

    “啊?”坠儿这才明白二师姐又是捉鸟又是捉鹿不只是为了试验乾坤袋的神奇之处,而是投石问路想着自己进去呢,“这……万一要出事怎么办啊?二师姐……我不愿让你冒这个险……”

    “我必须要进去。”知夏的面色有了点肃杀之气,盯着坠儿道:“我知道你心地仁厚,可这次我得勉强你一回,单以鸟兽作验证尚还不够,为稳妥起见我要去捉个女修过来,你得把她给我装进去,这关系到我的性命,你一定要帮我。”

    坠儿抿紧了嘴唇,沉默了有两三息,然后点头道:“为了你的安全我什么都肯做,但你得找个奸恶之人作替死鬼,别找无辜的好人,这件事也不急在一时半刻,师姐你就多跑点路捉个你认为该死的人回来吧。”

    知夏笑了,“我本想随便找个人封印了她让你装进去的,这样就不用杀她灭口了,你既然这么说那当然更好了,不封印的效果最佳,罪该万死的人我心里装着很多呢,离此最近的一个是荒灵派的红皿,你在这里等着,不用半个时辰我就能回来。”

    “哎……二师姐,要不……”坠儿说到一半就停下了。

    知夏扭回头用沉静的目光看着他。

    坠儿有些羞惭道:“没事了,你去吧,小心点。”

    知夏含笑点了下头,展动身形朝荒灵派而去,从坠儿的表情中她猜到坠儿想说的是什么,这小子肯定是一开始没想到封印这个办法,听自己说出来后就想采用这个不杀人的办法了,可紧接着就考虑到了封印的效果并非最佳,为了确保她这个师姐的安全就把话给咽了回去。

    知夏不愧是精于人情世故的,她猜的丝毫不错。

    二师姐走后,坠儿先是用心念安抚了一下被封印的小鸟和大鹿,然后就坐在地上目光闪动的想起了心事,忽而皱起眉头忽而露出傻笑。

    不足半个时辰知夏果然回来了,带回来的颇有风韵的中年妇人,她的口舌被封,眼中满是恨怨与恐惧之色,显然是很清楚自己凶多吉少的命运了。

    “你要审问一下她作过的恶行吗?”知夏把那妇人推到坠儿面前,解开了封在她口舌上的禁制。

    不等坠儿开口,那妇人就对知夏喊道:“你仗着修为劫掳千宗会的仙官乃是重罪!我与你虽有嫌隙但并无深仇大恨,你为何要对我下手?!若论恶行,你们紫霄宫的人哪个不比我犯下的恶行多?你害死的人不比我少!在千宗会里官职越高的罪恶越重,你是一品仙官,我才三品!”

    坠儿看她凶相毕露风韵无存的样子心里没什么同情之意了,忙对二师姐摆摆手,示意不想多问。

    知夏笑吟吟的望着那妇人道:“你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吗?就冲这几句话你就是死罪了。”

    那妇人恶狠狠瞪着知夏道:“这些事大家心知肚明!就是在千宗会的大殿上我也敢这么讲,谁有脸敢拿这个定我的罪?你拿这话吓唬别人也还罢了,吓不住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