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47章 像天那么大的福缘
    仙妃师姐和结丹期的师弟一路商商量量的回到了云杏阁。

    知夏没再去自己居住的小山,而是和坠儿一起进了云杏阁,绛霄把二人接进来却没敢多问什么,西阳回来跟她说的是二仙妃突然找到他们把坠儿带走了,至于带坠儿去作什么了,西阳说不知道。这当然是知夏吩咐西阳这么说的,当时知夏虽然告诉西阳坠儿安然无恙了,可西阳到现在头还发懵呢,他知道这事小不了,真就没敢对绛霄透露任何消息。

    知夏放坠儿去和大家见面,自己则在坠儿居住的杏林小屋布置起法阵来,这座法阵得布置的仔细些,既要隔绝外界的打扰又要为可能发生的意外作周全考虑。

    绛霄拉着坠儿一边朝自己的住处飞,一边暗传神念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别瞒我,我看出西阳回来后神色不太对了。”

    知夏在路上已经帮坠儿想好了应付这些人的话,所以坠儿轻松自如的笑道:“还不是你害的,二师姐要带我走,西阳应该是怕回来不好向你交代,所以就多嘴追问二师姐要带我去哪,我也帮着他问了一下,结果把二师姐给问得不高兴了。”

    “那只能怪你们俩不懂事!”绛霄先推卸了责任,又狐疑的问:“你说的是真的假的?不至于问两句就令她发脾气吧?”

    “西阳是问了两句,我仗着二师姐疼我,就帮着西阳又问了三句!”坠儿一脸的悻悻然煞有其事的说,

    绛霄忍着笑问:“然后你二师姐确实疼你,就把火发在西阳身上了?”

    坠儿见她主动帮着把谎说圆了,遂故作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她找你干什么去了?这么说不得,问两句还生气了。”绛霄好奇的打听。

    此时西阳飞了过来,仅管他快到喜怒不形于色的地步了,可这时看着坠儿的眼神还是有点不自然,是啊,一个突然消失的人转眼就若无其事活蹦乱跳的回来了,给谁赶上都够受的。

    “去了一处宝藏。”坠儿神神秘秘的对二人说。

    西阳的眼珠微微动了一下,绛霄来了兴致,此时到了她的居所,进屋后她用护体神光罩住坠儿和西阳,问道:“都有什么好东西?跟我们说说。”

    西阳推了她一下道:“别乱打听,这个不该问。”

    绛霄瞪眼道:“用你管?不敢听就躲远点,看把你吓的。”她还真当西阳被知夏训斥怕了呢。

    坠儿笑道:“行了行了,你们俩别吵了,宝藏肯定是不能说的,但我给你们都选了好东西了。”说到这里他瞟了西阳一眼,见西阳微微眨了下眼,遂心中有了数道:“东西在二师姐那呢,一会我拿来给你们,算是堵你们的嘴吧,别问宝藏的事了。”

    绛霄抿嘴而笑道:“那得看是什么东西了,想堵我的嘴可没那么容易。”

    坠儿嘿嘿一着,拉起西阳朝外走去,口中道:“你跟我去吧,二师姐有话跟你说。”

    绛霄追上了拉了西阳一下,暗传神念叮嘱道:“跟她好好说话,别犯牛脾气,人家对咱们很好了,数落两句也是应该的。”

    “嗯。”西阳应了一声就忙着勾肩搭背的向坠儿问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坠儿为难道:“这事我以后再告诉你吧,牵扯太大了,要是让二师姐知道我向你透露了口风,她真的会生气。”

    西阳无奈道:“好吧,能说的时候你可一定要立刻告诉我,不弄明白我这心里太不舒服了。”

    “一定一定,这次害你受惊吓了,我心里很过意不去,等能说了我第一个告诉你。”

    西阳摆摆手道:“惊吓倒没什么,我好久没被吓得这么厉害了,在北疆和水晴洲的两场大战中虽命悬一线却都感觉不到害怕,能重温一下恐惧的感觉挺好的。”

    “嘿嘿。”坠儿干笑了两声,心里却腹诽道,什么人啊,你和吕罡这样的都该好好的被吓个半死才能长点记性,免得总是一意孤行的坑人。对水晴洲的那次经历坠儿仍是耿耿于怀的。

    远离了绛霄的住所,西阳把坠儿之前给的两颗丹药和灵宝玄阿还给了坠儿。

    知夏在路上还真跟坠儿说了要当面再叮嘱一下西阳,只是没吩咐坠儿把他带过来,坠儿这算顺手为之了,在知夏嘱咐西阳时,坠儿跑去见沈清了。

    “我撞了到一个像天那么大的福缘,过一段我告诉你。”一见面坠儿就神神秘秘的这么对沈清说。

    沈清自从听了坠儿讲述完在长梦中的感悟后,这两天一直在思考,此时正准备闭关,坠儿这一句话就把她从要闭关的状态中给拉回来了,这福缘逆天的小子要说撞到了天大的福缘,那估计就真差不多有那么大了,沈清没法不关注,可恨的是坠儿扔下这么一句话就跑了,像是怕她追问似的,气得沈清牙根直发痒。

    跑去看吕罡和舒颜时,这二人都在闭关,坠儿长睡的这一百年间,他们俩虽没怎么耽误修炼,但心里肯定是难以十分踏实的,坠儿总算醒了,他们俩也就能安安心心的闭关了。

    汇合了西阳,重新回到绛霄的住所,坠儿趾高气扬的把两瓶丹药丢给了绛霄。

    “就这?”绛霄撇撇嘴,查探过封在瓶子上的说明神念后,她笑了起来,“算你有心啦,那宝藏是在南靖洲吗?这可是南靖洲的丹药。”

    “还不够堵你的嘴的是吧?”坠儿不满的看着她。

    “好好好,我不打听了,既然送了这么好的东西,我就让你神气一下吧。”绛霄喜笑颜开的把丹药收了起来,拿坠儿的东西她可不会客气,不拿白不拿,反正这小子的福缘多的是。

    “真没意思,你的眼皮真浅。”坠儿见绛霄这么就满意了,只得扫兴的把玄阿剑取了出来,“这个才是用来堵你的嘴的,看看吧,反正我觉得是品级很高的。”

    “有多高?”绛霄接过那柄看起来质朴气息十足的长剑,送入神识一查探不由惊得差点把它扔掉,“这是灵宝?!”她瞪大眼睛看着坠儿。

    坠儿略感满意的点头,很认真却信心明显不太足的说:“而且是件我觉得等级很高的灵宝。”

    绛霄微微眯了下眼,小心谨慎的再次用神识查探了一下,然后点着头对坠儿道:“我觉得它的等级也很高。”说着她把长剑递给了西阳。

    西阳早就看过了,此刻少不得要装模作样的再看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