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54章 这还是人吗?
    舒颜点头,“当然听说过。”乾虚宫的事她比坠儿知道的多,因为她有一帮闲不住嘴的师姐。

    “那你知道镇守玉经阁的是谁吗?”

    “恒察师祖。”

    坠儿怔了一下,他没想到舒颜连这都知道,缓了下神才接下去道:“你既然知道那就更好办 了,恒察师祖修为停滞在元婴后期数千年了,对破境早已死心,而且活得很不耐烦了,若非其他几位师祖苦劝,恐怕早就撒手而去了。”

    “嗯。”舒颜点着头眼巴巴的等他说下去,对这种秘闻类的事她特别感兴趣。

    坠儿表情愈发认真道:“我在偶然间与恒察师祖见了一面,跟他讲了一点自己对修炼的见解,他对我大加称赞,然后就迫不及待的闭关了。”

    “真的假的?”舒颜觉得这有点太邪乎了,一个结丹期的小修士给元婴后期的师祖讲道法,还把师祖讲得迫不及待的闭关了,坠儿就是再厉害也不至于厉害到这地步吧。

    坠儿沉默的看着她把恒察师叔大赞他的那段记忆传了过去。

    舒颜怔了一会,然后抓紧了坠儿的胳膊问:“你给他讲的是什么?快说给我听听。”

    坠儿用平静的目光望着她道:“我要给你讲的就是对恒察师叔所讲的那一段,别着急,静气凝神,我会给你细细的讲,而且我比之前又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

    舒颜闭上眼平复了一下心境,然后神情肃然的听坠儿讲起了道法。

    坠儿的这个道法是直指修界形成之初大家各辟蹊径的本相,从根源上探讨修炼的正确方法,当初在跟恒察师叔谈的时候还不能称为道法,只能说是个想法,如今随着参悟的加深,又从明蓝那里学到了灵心族的功法,融会贯通之下渐成道法了,当然他要给舒颜讲的仍侧重于开导恒察师叔的那部分内容,为的是提升舒颜的信心,给她提供一个俯瞰修炼之道的视野,这不会从根本上颠覆她对修炼的认知,彻底否定修界的那些观点只能沈清谈论,虽然发生在他身上的种种神奇事件已经在颠覆修界的固有认知了,比如连续破境之属,但大家还只当那是怪异的特殊状况,只有他自己清楚那或许是一条可以走的通的道路,形成道法之后,大家就都可以走了。

    仅管坠儿没讲太颠覆的东西,但舒颜还是有了进入新天地的震撼之感,这是必然的,连元婴后期的恒察听完后都有猛醒之感,何况是她这个结丹后期的小女修呢。

    听坠儿讲完舒颜就闭关了,离开了舒颜的住所,坠儿溜溜达达的在果香浓郁的杏林中游荡了一阵,最后来到了沈清居住的地方,沈清的小木屋不见了,这是开启法阵闭关了,坠儿围着小木屋所在的位置轻手轻脚的慢慢转起了圈子。

    刚转了一圈,沈清的声音就传了出来,“你下次要想把我搅醒就痛快点。”话音未落,法阵就打开了。

    坠儿走进去道:“嘿嘿,我就是试试,你要是闭关太深的话就不吵扰你了。”

    沈清没有收起的防护法阵,待坠儿在几案对面坐下后,她一边给坠儿倒茶一边问:“两个月前我感受到了怪异的法力侵袭,很像是元裔族的法咒,是你弄出来的吗?”

    坠儿老实答道:“是,那天在不经意间对司迦传我的法咒有了感悟,没想到会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元裔族的法咒真是够厉害的。”

    “你是怎么跟二仙妃解释的?”沈清把茶盏推到他面前。

    “二师姐没多问,化羽大神通就是明达。”坠儿由衷的赞了一下二师姐。

    沈清淡淡一笑,心道,她那是心里有数了,你上辈子和司迦交往那点事人家肯定早了解的一清二楚了,不用问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的。

    “最后把法咒参悟到什么地步了?”

    坠儿转着眼珠道:“二师姐说可以对元婴中期修士造成伤害了,不过因为收发还不能由心,让我暂且不要在临敌时使用。”

    沈清暗自咋了下舌,这小子太逆天了,随随便便的参悟一下就能有此成果了,纵使司迦传他的法咒是最上乘的,那也得有个修炼的过程啊,这些年就没见他怎么参悟过,更别提试练了,这突然一下就能到给元婴中期修士造成伤害的地步了,这还是人吗?

    法咒是涉及元裔族隐秘的,她不便过多询问,遂把憋了两个多月的怨气发出来道:“你上次说撞到了一个天大的福缘,害得我这些天一直惦记着,你给我记着,以后不能当即就说出来的事你就不用专程跑来跟我炫耀了。”

    “嘿嘿……”坠儿笑得有点坏,他知道这事肯定得让沈清心生惦记,可这么大的喜事他不跟沈清说一声心里痒得慌啊,反正这福缘足够大了,害沈清惦记一下算不得什么。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沈清点到即止的没继续追问福缘的事,坠儿要是能说的话肯定会说的,她不管多心痒都要忍着,这是她的性情,也是她的与人相处之道。

    “我刚才给舒颜讲了一下道法,然后就想着来和你谈谈。”

    “好。”沈清小心的用神识朝舒颜那边扫了一下,嘴角现出笑意道:“你把她给讲闭关了?本事可越来越大了。”

    “嘿嘿,你留神点吧,别也被我讲闭关了。”

    沈清端起自己的茶盏轻啜了一口,很平静的说,“又不是没发生过,讲吧。”

    跟沈清谈道法就没有任何顾忌了,两个人一谈就是两个多时辰。

    不过坠儿这回有所保留了,因为有些问题他想等沈清见识过仙品乾坤袋之后再谈。

    夜深时分,坠儿开始有点心不在焉了,推说有点累了,让沈清陪他到杏林里转转。

    两个人在月色朦胧的杏林中漫步时,坠儿不时的望向自己和二师姐居住的那个方向。

    沈清问道:“你是在等二仙妃的召唤?”

    “她闭关了。”坠儿飞起来摘了一颗杏果,然后站在杏林上方的半空中边吃边四下望着,像是在欣赏月色下的景致。

    沈清默不作声的看了他两眼,然后就悠闲的踱着步思考起二人刚才谈论到的一些问题,她看得出坠儿心里肯定装着事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