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55章 坠儿我求你
    坠儿心里确实装着事呢,他把那个仙品乾坤袋给带出来了,在把二师姐从乾坤袋里放出来后,他就假作不经意的把那个乾坤袋顺手塞进了衣袖中,见二师姐没提乾坤袋的事就闭关了,他还自以为得计了呢,其实他那精明的二师姐不但全看在眼里了,还当即就猜到他这是等不及的要去装沈清了,知夏是不想再阻拦了才故作没看见的。

    因为知夏上次从乾坤袋里出来后只过了两个时辰就从闭关中醒来把坠儿召回去了,坠儿怕她这次又和上次一样,所以一直等到了现在,此刻站在半空哪是看景致啊,那是故意招摇呢,在试探二师姐醒没醒过来。

    把杏果吃完,坠儿又飘飘然的在空中飞了两圈,一副兴致很好的样子,确信了二师姐这回应该是踏踏实实的闭关了以后,他落回到沈清身边,舒展着筋骨道:“歇过来了,咱们回去接着谈吧。”

    沈清微微一笑,坠儿这心怀鬼胎装模作样的德性让她想起了惯于此道的寻易,跟寻易比起来坠儿的演戏技艺可差得太远了。

    回到屋中坠儿脸上的兴奋之色就掩饰不住了,沈清的心随之加快了跳动,傻子都能从坠儿的表情中看出这是要说大事了。

    二人还没坐好呢,坠儿就憋不住的道:“你听说过仙品乾坤袋吗?”

    沈清的心停跳了一下,作为慈航仙尊的弟子,她当然听说过有关仙品乾坤袋的传说,坠儿所说的福缘要是指这个,那可真算得上跟天一样大了,她呼吸有些急促的看着坠儿,直接用神识在坠儿身上急切的搜找起来,能让沈清作出这么猴急的无礼之事说出去恐怕没一个人会信,这也是仗着她和坠儿关系好到没法再好了,可惜坠儿穿的是二仙妃知夏精心炼制的上品幽蚕丝道袍,沈清的神识是根本穿不透的。

    “嘿嘿。”看把沈清激动成这样,坠儿高兴的笑了起来,不过此刻他也顾不得卖什么关子了,叮嘱了一句“你可别太激动”后就把那个乾坤袋从怀中取出来递给了沈清。

    “这真是那个传说中的仙品乾坤袋?”沈清盯着那个乾坤袋问,当初以镜水仙妃的眼力都不敢断定这就是仙品乾坤袋,她自然更没那本事了。

    “千真万确。”坠儿把憋了这么多天的屁给放出来了,至此终于踏实下来了。

    “这禁制是二仙妃封的吗?”沈清在瞬间就打定了主意,就算跪下来求也要求二仙妃让她见识一下这乾坤袋的妙处,不管坠儿多为难也得让他帮这次忙了,仅是这么看看她是绝不满足的。

    “嘿嘿,是我封的,这仙宝是我的,只有我一个人能用。”

    坠儿笑得还是那么傻乎乎的,可沈清却不像往次那般受感染了,还恨不得把坠儿脸上的笑容一把给撕下来,要说乾坤袋上这令她感到莫测高深的禁制是坠儿封的,打死她她都不信,坠儿现在还跟她说笑简直是可恨,所以她盯着坠儿的焦急目光中有了嗔怪之色。

    坠儿尴尬的咧了下嘴,看来沈清没有他认为的那么沉得住气,遂不敢再废话的如实道:“这禁制本来就存在,二师姐也奈何不了它,别说破解连一点端倪都看不出来,但我能使用它,你别急,先听我讲讲,然后我就把你送进去,咱们有的是时间参悟它。”

    “你能把我送进去?!”沈清两眼发直的看着坠儿,随即就用神念急急催促道:“那赶快!这就送我进去,快!”

    坠儿眨了下眼,道:“你是担心二师姐呢吧?我跟她说过了,她答应让你参悟这宝贝了。”

    “那你刚才鬼鬼祟祟的是为什么?别说这些了,你先送我进去!”沈清心里都着火了,就算天塌下来她也得先进去看一眼再说,面对这么大的机缘她谁都信不过。

    “不行,我怕你出事,二师姐真答应了,我鬼鬼祟祟是因为二师姐说最好迟些再让你见识,这是为了确保你的安全。”

    “你急死我了!”沈清急得都要哭了,别人要这么说也还罢了,知夏的话她是绝不敢信的。

    “你要这样那今天就别想让我把你送进去了,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怎么就不信呢!”坠儿颇感无奈的看着沈清。

    沈清用恳求的目光看着坠儿道:“坠儿我求你,先把我送进去,我保证不会出事,你相信我吧,求你。”

    沈清没这么求过人,可面对沈清这样的恳求坠儿却显得很冷静,没有半点退让之意的针锋相对道:“你这样子拿什么跟我保证?让我如何相信你?你都不相信我,我看你还是先稳稳心神吧,以你这个状况,就是把天道给你摆在眼前都是没法领悟的,这不是一个参悟大道之人该有的样子。”

    沈清眼中的光茫渐渐的暗了下去,随即有了羞惭之色,即而避开了坠儿的目光。她自小就生活在荣耀中,那荣耀不是她争夺来的,相反的是她还很厌恶有荣耀伴身,仿佛她天生就有这种智慧,她所有的超凡智慧不仅这一种,而是很多种,所以即便是不喜欢她的人也无法作到鄙视她,没人有资格鄙视她这样一个智慧超凡的人,如果一定要找一个出来,那也只能是寻易了,但寻易鄙视她的时候更多的是作态,或是嬉闹,而且她认同寻易也是有大智慧的,所以对来自寻易的鄙视她不在意,但也仅限于寻易这么一个人了。

    此刻应该是她第一次体会到遭受鄙视的屈辱,虽然坠儿没表现出鄙视之意,也不会有鄙视之意,但她却强烈的感受到了,因为被碾压了,在她最自信最引以为傲的智慧上被碾压了,坠儿确实是长大了,在一次次的成长中,坠儿的智慧已经到了随便绽放一下就能令她感到受伤的地步。虽然他是寻易的转世之身,虽然他是自己亲近得没法再亲近的挚友,可此时此刻沈清还是觉得备受伤害,羞惭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不过她会遁地术,没必要非找地缝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