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61章 最不要脸的打法
    坠儿猜得出她在想什么,提醒道:“连续破境的事二师姐就解答不了,我不是为了等舒颜和吕罡而编瞎话哄你,我最近正在考虑该不该跟二师姐谈一下,我可以跟你透露一点,这话题关涉元婴,任何有元婴的人都不适合讨论这个问题,因为那会让元婴与你离心离德。”

    “所以你才不愿结婴……”绛霄明白症结所在了。

    “嗯,只能跟你说这么多了,你别替我担心,如果能把这个问题参悟透,我想提升修为就不算难事了。”

    绛霄慎重道:“我劝你还是去跟二仙妃谈谈吧,有关元婴的事没人能比化羽修士更清楚了,你的困惑在她那里或许根本就不是问题。”

    “好。”坠儿似乎是听进去了,笑着道:“我听你的,咱们不说这个了,你带我去法阵外面散散心吧。”

    “还是等二仙妃出关了让她带你去吧,此间地处偏僻,不是胡乱能逛。”绛霄心里骂道,把西阳挤兑怂了你还不算完啊?我又没像西阳那么挤兑过你。

    坠儿坐起身,用鼓动的眼神看着她道:“咱们出去,我试试能不能帮你融炼玄阿,我那神通在融炼灵宝上特别好使,在这里怕会搅扰到他们。”

    “那……”绛霄想说那你还不把玄阿融炼成你的呀,可想到他要是把玄阿融炼了反而更好了,自己不就盼着他能留下玄阿这件上品灵宝呢吗,虽然心里肯定是会有点舍不得的,可对寻易她没什么是舍不出去的。

    “那能行吗?这可是要到元婴中期才能融炼的,伤了你怎么办?”她担忧的问。

    “你拿出来我试给你看,我刚把它拿到手时就试过了,保准不会出事的。”

    绛霄犹豫着道:“你先给我下来,站好。”

    坠儿依然那么悬空坐着,不以为意道:“这对我根本就不算个事,你拿出来就是了。”

    绛霄不放心的在他腿上踢了一脚,直到他老老实实的站在了地上才犹犹豫豫的取出了玄阿。

    玄阿一被拿出来,立刻就闪起了淡淡的青灰色光辉,绛霄吓得松了手,坠儿轻轻拿起了悬在空中的玄阿,玄阿上面的光辉缓缓散去了。

    “怎么样?”坠儿不无得意的把玄阿递到绛霄手中。

    “走!”绛霄兴奋的拉起坠儿就朝法阵外飞去。

    绛霄这敢说敢干的劲头就是让人觉得爽快,自此这两个人就开始三天两头的往外跑了,坠儿终于给自己找到事作了。在融炼灵宝上坠儿已经算得上很有经验了,仅管他只融炼过一件乌霆,但凭着用心念与器灵沟通的本事,他能比别人更清楚的感知到器灵的状况,也能更清晰准确的向器灵传达自己的心意,要是他自己融炼玄阿,有个三五天就能使用了,最多几个月就能融炼到合一的境地了,帮别人融炼就要多费点时间了,但绛霄的那个担心与期盼都是多余的,坠儿只做架在绛霄与玄阿间的桥梁,比喻得更贴切一点的话,就有点像他在吕罡和舒颜间起的作用,不但牵线搭桥,还推波助澜,坠儿兄弟好像总是扮演这种角色,上辈子就这样。

    半年后绛霄对玄阿的融炼就初见成效了,到这个时候就不用坠儿帮什么忙了,坠儿跟着出去更多的是担负守护之责了,随着玄阿能发挥出的威力越来越大,融炼场地也就离云杏阁越来越远了。

    这天在绛霄开始融炼后,坠儿施展遁地术遁到了地下去玩了,半年来他们就遭到过两只小妖兽的侵扰,两只小妖兽都成了绛霄融炼玄阿的活靶子,所以他们俩都不像先前那么警惕了。

    坠儿的遁地术如今也有了大幅的进展,正当他在地下钻得兴高采烈时,突然收到了绛霄传出的紧急神念:“快逃!”

    坠儿心头一惊,一边向上急窜一边用神识朝绛霄那边扫去,虽然距绛霄那边已有数百里了,但在冲出地面前他就看到了那边已经打成了一片,冲出地面后能看清绛霄已经被四个人围住正在遭受猛攻,而且对方还有两头灵兽,绛霄也放出了小猴子,但那四人修为都比绛霄高,因尚未完成融炼的玄阿还无法参战,绛霄只能靠防御宝物苦苦支撑,她的防御宝物等级虽很高,但在四个大修士和两头凶悍灵兽的猛攻下也是难撑多久的,她的嘴角都开始淌血了。

    “住手!”这场面令坠儿的眼当即就红了,怒吼着急冲向战场。

    那四个人最初没把坠儿当回事,因为用神识一扫就能看出这从土里蹿出来的不过是个结丹期的小修士,但那声怒吼余音未绝他们就觉出不对劲了,因为这小修士冲过来的的速度太快了,不仅身影若隐若现,还仿若携有令天地变色的强大威势,这是大修士才在发威时能发出的威猛气势,这小修士爆发出的气势虽在雄浑上有所欠缺,但这却令其中蕴含的凌厉之势愈发的凸显了,如此凌厉到能摧人心胆的威势他们四人自问是发不出的!

    “三妹,四弟挡住他!”

    把自己全部能力都催发到了巅峰的坠儿听到了对方调兵遣将的神念。

    “别管我!”绛霄厉声呼喊,她在拼命抵抗中分不出精力去查看坠儿的情况,听到坠儿的怒吼后急得只能嘶声这么喊叫了。

    一男一女两个大修士从战场抽身出来迎向了坠儿,这小修士虽挺古怪的,但还不至于让他们有多少忌惮,因为看其修为就是个结丹修士不会错,结没结婴这种事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就算这小子再古怪,他们两个元婴中期大修士也足能打发掉他了。

    在相距还有三百丈时他们就出手了,这四人就是靠抢劫过日子的,不但打斗经验极其丰富,而且刀头舔血的日子早教会了他们小心驶得万年船的道理,不会犯大意轻敌的错。

    在三百丈的距离上,以他们的修为是可以对结丹修士发出致命一击的,而结丹修士在这个距离上即便使用强悍的宝物也很难给他们造成什么伤害。

    这是个十拿十稳打法,也是在高阶修士对战低阶修士时最不要脸的打法,这么打低阶修士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可坠儿不是普通的低阶修士,而且这些人把他当作是个低阶修士这本身就不太对,坠儿虽没结婴,但不意味着修为就比他们低,因为这是个没有走寻常路的修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