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65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坠儿心中已是大急,他要施展的是从玄素天文中悟出的那凌空一指,这招本来是十用九不灵的,但经过长梦,他对恒思师叔传他的“虚影之术”有了些领悟,加上明蓝传的功法,他感到对这一招挺有感觉的,要是能用出来的话,说不定能重创对方,可惜终究还是没能使出来,他的手段虽多,但用到这里也不剩什么了,看来只能泄露仙品乾坤袋的秘密争取周旋的机会了,自己是唯一能使用这件仙宝的人,谅他们不会随便杀了自己。

    坠儿还没绝望,只要他们不敢杀自己就好办,三个元婴后期大修士他对付不了,但如果能抓住一个他们落单的机会,那他或许就能宰了对方,把他气府封了也没关系,不用灵力他也能使出杀招。

    刀疤眉的突然后退让另外两人也急忙顿住了身形,坠儿能把三个元婴后期大修士吓成这样足可自豪了。

    “你!去把他封印起来。”一人对躲在远处的白发老者发出了命令。

    白发老者闻言脸色立时就变了,心中大骂这三人简直太无耻了,三个元婴后期大修士被一个结丹期的小修士吓得不敢上前,让自己这个给他们通风报信献上大礼的人去作问路石,这简直太没人味了,早知如此他绝不会去找这三兄弟的,此番真是作茧自缚了,至此他明白自己的这条老命差不多算是没了,就算这小修士杀不了他,这三兄弟多半也会杀了他,因为他看到了这三人出的大丑。

    在白发老者靠近过来时,坠儿很想杀了他,他憎恨这个一再引发祸端的祸害,但坠儿不想因为他而继续暴露自己的手段了,这些手段得留着对付那三个元婴后期大修士,坠儿虽不爱耍心机,但他有智慧,智慧是高于心机的,它不但能让坠儿俯察局势想出计谋,还能让他因看得清大局而冷静不冲动,不是克制冲动,而是不产生冲动。

    “你肯定会死的,你自己已经知道了。”坠儿像个洞悉了命运的智者般平静且笃信的对老者说。

    老者的目光凝了一下,连这小修士都看透他的结局了,这令他更加绝望了,起了劫持坠儿的心,大不了就鱼死网破和这小修士同归于尽,可在下一刻他就放弃了这个念头,是那三兄弟的残忍令他软弱下来了,听话至少还能死得痛快点,反抗如果失败那悲惨的结局就不堪想像了。

    “你就是只臭虫,不值得让人惩治你,只会一脚踩死你。”坠儿似乎看透了老者的肺腑,想鼓动他生点事,虽然作好了最坏的准备,可此时能多拖延一刻也是好的。

    老者的目光闪动了起来,这小修士说的不无道理,在这种情况下那三兄弟应该没闲工夫折磨自己,那要不要拼死一搏呢?可与这三兄弟斗他的胜算是微乎其微的,令他实在难以鼓起勇气。

    “快点!”刀疤眉不耐烦的催促。

    这声呵斥令老者肝胆皆颤,那点反抗的想法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眼中闪着绝望的死光靠向坠儿。

    “废物,你这种卑劣的废物活该遭恶报,那是大快人心的事。”坠儿用轻蔑且带有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老者说,那样子仿佛是已经看到了他的结局。

    坠儿这姿态令老者对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更感恐惧,也很恼火,他也想打击坠儿一下,可死期就在眼前又哪有心情与人斗嘴呢,所以他认命的掐了法印朝坠儿按去。

    清光一闪,坠儿催动起了消煞盾,他必须得拖延到底,虽然二师姐他们能及时赶来的机会很渺茫,但只要还有能用的手段他就要多坚持一会。

    消煞盾恒观仙尊给坠儿准备的,不可能是凡品,虽在元婴后期修士眼里是不堪一击的,但对付元婴中期的攻击还是能撑一下,法印被挡了下来。

    “我破不了他这防御法宝。”白发老者颇有自知之明的对那三兄弟说。

    “真是个没用的废物!”夺了玄水剑那人骂了一句,只得自己亲自来封印坠儿了,就在他飞过来时,心中忽生警兆,然后就见到了一个女修出现在千丈之外。

    这女修身穿褐色道袍,头发也呈黄褐色,肤色不算白,样貌平平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她的眼神在平和中带着冷漠。

    能这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三个元婴后期修士面前的女修绝不会是寻常女修,这是为化羽仙妃!连坠儿都明白这个道理。

    所有人都僵住不敢动了,空气仿佛都凝滞了,没有人认识这位仙妃,在弄清她的意图前没人敢轻举妄动。

    “你们是什么人?在此作什么?”仙妃的语气显得有些厌烦。

    白发老者和三兄弟迟疑着没有立即回答,他们都是恶名昭着之人,报上名号恐怕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晚辈是紫霄宫弟子……”坠儿对于报紫霄宫的名号也是有点嘀咕的,这里远离千宗会的管辖区域,盘踞在治外之地的人许多都是跟九大门派有仇的。

    坠儿的话还没说完,一个声音自远方传来,“他是我的小师弟,星儿,快拜见赤霞师叔。”话声未绝,知夏已经到了众人面前。

    来的正是云杏阁主人,烟霞等人的师尊赤霞仙妃,三百年前因寻易告诉了她灵平子的死讯,这位仙妃在心情激荡之下离开了云杏阁,如今想起归还云杏阁的期限已到,她是来看望自己的四个弟子的,在看到距云杏阁这么近的地方有纷争后,她就向云杏阁内传了道神念,想问问是什么情况,这道神念直接把知夏给扰醒了。

    “小侄朗星拜见师叔!别放他们跑了!”坠儿激动得一边施礼一边嘱咐赤霞师叔和二师姐,这可真是福从天降啊!

    知夏亦向赤霞仙妃颔首为礼,以她的身份与修为这就够了,也就是寻易帮紫霄宫和云杏阁化解了仇怨罢了,不然的话她只会凭修为与赤霞平辈论交。

    “不必多礼了。”赤霞仙妃也对知夏点了点头,转而又对坠儿摆了下手,然后对知夏问道:“我的四个弟子今在何处?”

    不等知夏开口,坠儿就抢着答道:“我给了烟霞师姐他们一处新的修炼之地,不知他们去没去,这些一会再说,先擒住他们几个!”

    知夏怕赤霞起疑,解释道:“我近期一直在闭关,没见到烟霞他们,想是我这小师弟擅自做主跟他们谈的。”说完她转向坠儿道,“这四个人一个也跑不了,快跟师叔说一下为何没有向四位师兄师姐归还云杏阁,你们是怎么谈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