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66章 那你就动他一下试试
    坠儿看了一眼那四个变颜变色的恶徒,见他们都没敢动,这才对赤霞仙妃道:“来的是烟霞和朝霞两位师姐,两位师姐对我很是疼爱,因婵仙妃未归,二师姐又闭关了,归还云杏阁的事小侄不敢做主,两位师姐颇为体谅,知道我一直在此间修炼后,她们执意要把云杏阁继续借给我住,我过意不去就也给了她们一处适合修炼的地方,烟霞师姐还给了我一颗火杏伴子呢,说会常来看我的。”他虽然一心惦记着惩治那四个恶徒,但还是能想到此刻跟这位赤霞师叔的微妙关系的,能领会到二师姐话中的意思。

    “哦……”赤霞仙妃是个率性之人,没有掩饰心中的疑虑,在四个弟子没能讨回云杏阁的情况下,她不能信坠儿的一面之词。

    “果真如此吗?”知夏严肃的问。

    “半句假话也没有。”坠儿用力的点头。

    知夏放下心来,挥手拂散了坠儿身外的困锁法阵,吩咐道:“去把那段记忆传给师叔。”

    “他抢了我的灵宝!”坠儿指着夺了玄水剑之人说,然后才来到赤霞仙妃身边把与烟霞交谈的那段记忆传给了赤霞仙妃,赤霞仙妃看过后脸上有了笑容。

    知夏见状心也放下来了,面带轻蔑的指着那三兄弟对赤霞仙妃道:“这三个是号称‘天谷四邪’的其中三邪,他们是一母所生的四兄弟,我六师弟信邪刚闯出些名头的时候,他们四个不服气,与信邪打了一场,四个打一个结果还让信邪把他们的大哥给杀了,这三个废物此后就遁迹荒野不敢露面了,不想居然也能练到元婴后期修为。”

    赤霞仙妃嘴角含笑道:“那就把他们交给信邪处置吧。”

    这话令那三兄弟一下子就面如土灰了,可在两个化羽仙妃的面前他们毫无反抗之力,刚才还希冀着这二人能生出些矛盾,现在却没任何指望了。

    此时西阳从云杏阁那边急冲而来,知夏本来是吩咐他守在云杏阁内的,他心悬绛霄的安危遂偷偷过来查看了,一看不见了绛霄身影立时就急得不管不顾的冲了过来。

    “这是寻易的生死至交。”知夏对赤霞仙妃说了一句后,就把尚在万丈外的西阳给定住了,她早就在想绛霄去了何处了,坠儿要出法阵必须得有人把他放出来才行,绛霄肯定不会让坠儿独自出来的,必定是跟他在一起的,看坠儿此刻并无悲痛之色,可断定绛霄没死,绛霄若逃了早就回去报信了,由此可推断极有可能是被坠儿给装进乾坤袋了,乾坤袋的事可不能泄露,所以不能放西阳过来多事。

    坠儿见西阳额角的青筋都暴起来,遂眨着眼对西阳摇了摇手,示意绛霄没事,西阳眼中的火光消了下去,他当然也能想到绛霄要是出事了,坠儿不可能这么平静。

    知夏此时笑着对赤霞仙妃道:“小魔君可不是以前的小魔君了,他早没兴致折磨这类无足轻重的渣滓了。”说完,她看向那四人道,“惹小魔君你们尚有活路,作为化羽之人我即便撞上你们了也懒得杀你们,可惹了我这位小师弟你们就是自己找死了,你们的死期到了。”

    天谷三邪没等知夏说完就一起跪了下去,还没等开口哀求呢,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

    “这是多金贵的小师弟呀,我可得好好看一眼。”

    知夏面色微变,对赤霞仙妃传神念道:“是警幻仙尊,此人与我紫霄宫有过节,恳请师叔助我,千万要保得小师弟安全,若能渡此为难必当厚报。”

    “我会尽力助你。”赤霞仙妃面色凝重的说,因为来的不只是一位仙尊,而是两位,从对方出言发声后自己和知夏才发现对方的踪迹这一点看,来的这两个人比她们的修为要略高一筹,打起来的话她和知夏难占上风,她也只能是尽力而为,不会拼死而战。

    “局势若不利,我会拼死拖住他们,只求师叔能保全我这小师弟。”知夏说完放开了西阳,对他传去神念道,“过来,把进入法阵的法诀秘传给仙妃。”向西阳交代完她再想去斩杀天谷三邪时已来不及了,一身黄色道袍的警幻仙尊和一个身穿白色道袍面容枯槁的老者到了可以出手的三万丈之外。

    警幻仙尊在巫仙山与信邪的对战中被信邪破了意境之攻,当机立断的逃走令他幸运的保住了修为,但福祸相依,懂得珍惜老天的恩赐那所得到的幸运才称得上是幸运,否则它就是灾祸的根苗。

    与警幻仙尊同行的是野叟仙尊,这是位声名不显的隐者,不过他的声名不显只是对寻常人而言的,知夏可是对此人有所了解的,五千年前接连发生的几桩与稀世灵草有关的大案都与此人有关,那时他还是个元婴后期修士,这位炼丹高手绝非善类。

    警幻仙尊和野叟仙君是碰巧经过此地,自从与信邪大战过后他就算与紫霄宫结下仇了,其实他早就跟正天君有仇,否则也不会成为三魂仙尊劫持寻易的同谋了,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让他在看到知夏在这里时就起了杀心,紫霄宫的实力愈来额强了,而紫霄宫是不会放过他的,遇到这种机会岂能放过?他的优势是他不怕紫霄宫的大靠山御婵,因为他和御婵的关系很不错,御婵就算知道了是他杀的知夏最多是两不相帮,不可能来找他的麻烦,当然,今天要想杀知夏就不能留活口,所以这事得看看情况再说,但首先得保住天谷三邪,这三个怎么也是元婴后期的,打起来多少能帮上点忙。

    警幻仙尊打量着坠儿,不无讥嘲道:“你们的两位宫主真是童心未泯啊,死了一个小家伙又收了一个,正天早死了吧?这个该是花蕊收的吧?”

    知夏同样是以讥嘲的口气回敬道:“我劝你吸取点教训,最好离我们紫霄宫的小仙君远一点,招惹上一个就让你险些丢了化羽境界,惹这个没准就该丢命了,信邪已经破境化羽了,他没破境时你都不是他的对手,敢动我们这个师弟,纵使你逃到天边也活不成。”

    警幻不屑而笑道:“你不用拿信邪吓唬人,你要不说这话我还未必动这小家伙,可你既然这么说了,那我就得动动他了,否则岂不让大家认为是被你吓住了?”

    知夏目光转寒,看来今天的事恐怕不是靠言辞能解决的了,这让她的心头不禁升起了一丝哀伤,没想到自己刚晋身化羽就要面临劫难了,三魂曾在她手中抢走过小师弟,无论如何不能让人再从她手中把小师弟抢走一次了。

    “那你就动他一下试试。”这话不是知夏说的,是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阴森声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