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67章 因一句戏言丢命的仙尊
    突然响起的这个声音令四位化羽修士尽皆变色,因为这个声音不是从远处传来的,而是就在附近,但他们却分辨不出是从哪个位置发出的,这意味着此人的修为要高出他们一大截,即便未到化羽中期也相差不远了。

    在死一般的寂静中,坠儿突然发出了激动的呼唤:“前辈?!是您吗?”

    “嗯。”随着这声应答,一个如鬼魅般的身影出现在知夏一伙人的附近,这个形如僵尸的人一现身所有人都感觉仿佛一下子就置身于阴森的地狱中了,周围的景物都变得阴森起来了。

    知夏等人虽听得出此人是和坠儿有渊源的,可还是情不自禁的向后退了退。

    “前辈,您怎么来了?!”坠儿大喜的想要跑过去与他的怪前辈逍遥仙君相见,却被知夏给拉住了。

    逍遥仙君用他那空洞的眼睛看着警幻仙尊道:“你想要动他?”

    警幻仙尊头皮发麻的问道:“前辈可是玄土裂原的主人?”

    逍遥仙君冷漠道:“我在问你是不是要动他。”

    警幻仙尊顾不得一个仙尊该有的尊严了,强笑道:“那不过是句戏言,在下岂能难为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呢,尊驾不要把一句戏言当真。”

    知夏想借此人之手除掉警幻,刚要开口,逍遥仙君已说道:“戏言也不行,敢打他主意的都得死。”

    知夏高兴得都要喜形于色了,她是听说过玄土裂原这位厉害角色的,没想到他居然会对坠儿有这么重的呵护之心,看来今天的事不用自己费话了。

    警幻仙尊笑不出来了,望着逍遥仙君道:“我与前辈没有丝毫的恩怨,且对前辈久怀仰慕之心,望前辈不要因一句戏言而较真,在下实无伤害这位小仙君的心,请前辈明鉴。”

    逍遥仙君淡淡道:“我觉得你有伤害他的心,所以留不得你。”

    警幻仙尊目光一凝,闪出决死而战的光茫。这就是福祸相依的道理了,他当初若没能保住化羽修为就不会趟进这滩浑水里来了,若能懂得珍惜幸运也不会惹上今日之祸,保住修为的福气成了祸根,终被养成了杀身大祸。

    “我与这小仙君没有任何瓜葛,就此别过前辈了。”野叟仙尊不想陪着送死,匆匆对逍遥仙君拜了拜后就欲躲开这场灾祸。

    “你也该死。”逍遥仙君挥出一道淡淡的黑气击在野叟仙尊的护体神光上。

    野叟仙尊虽暗自加着防备呢,可在逍遥仙君没表态前自然是不能把护体神光催动到极致的,那就是对逍遥仙君的不敬了,他觉得逍遥仙君不至于连他也不放过,没料到这半人半鬼的老怪物说打就打,而且出手狠辣,在来不及催动护体神光之下他这亏吃的可不小,惊骇中忙死命使出剩余修为朝远方遁去。

    这对警幻仙尊无疑是最后的机会了,所以在逍遥仙君对野叟仙尊出手时他迅疾的朝另一个方向逃去。

    知夏早防着警幻仙尊会逃走呢,所以警幻仙尊身形方动她就挥出了一道七彩虹光,警幻仙尊当然料得到没那么容易逃脱,所以身形甫动就连连施展出四五种防御及迷惑手段,他名字中有幻字,幻影藏行的手段自是最擅长的。

    知夏发出的七彩虹光虽未能伤到警幻仙尊但也令他的身形一滞,不等知夏再施狠手,逍遥仙君已经追了上去,知夏清楚警幻逃不出这位玄土裂原主人之手,遂把坠儿推给赤霞仙妃,想要去追野叟仙尊,以她的性情是不会留这个后患的,不管这野叟仙尊和警幻仙尊交情如何,今天既然动了手那就算结下仇怨了。

    知夏刚要追时却发现野叟仙尊逃走的方向出现了强悍的灵力波动,她能从这动静中判断出那至少是两个化羽级人物在动手,这令她心头不禁暗惊,今天这是怎么了,一下子聚来这么多化羽修士,她不敢擅动了,此际保护好坠儿才是最重要的。

    野叟仙尊逃遁方向的打斗在一击之间就结束了,再无灵力波动出现,想来受伤的野叟仙尊多半是难以幸免了。

    逍遥仙君和警幻仙尊的拼杀还在继续,不断闪现的阵阵光华渐行渐远,那些光华在遮天蔽日的扬尘笼罩中显得很是朦胧。警幻仙尊在逃遁上还是颇有两下子的,换做是同阶修士早被他甩掉了。

    不过在拥有玄土真元的逍遥仙君手下,警幻仙尊的垂死挣扎注定坚持不了太久,他的幻化手段对逍遥仙君没太大作用。

    逍遥仙君回来时,知夏立即问道:“方才在野叟逃跑的方向有化羽修士出手,您留意到了吗?”

    “我知道。”逍遥仙君淡淡的答了一句,然后指着坠儿道,“让他过来,我要带他去谈几句话。”

    知夏放开了坠儿,坠儿从知夏的护体神光中出来后立即催动出乌霆朝那吓得已经失了神的白发老者杀去,都是这老东西惹出的祸,他一定要杀了这老东西。

    没等乌霆射出,逍遥仙君就抢在前面把那老者化为了无形,他活着就为给自己积阴德,让坠儿恨成这样的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所以这功德他得抢,反正坠儿不缺这点功德。

    不但那老者被吓到失神了,天谷三邪也早被吓得魂不附体了,五位大神通齐聚的场面他们这辈子也没见过,尤其是最后出现这位僵尸一般的人物,他们听说过玄土裂原这处修界的禁地,知道那是个连大神通都有去无回的地方,在听说这僵尸就是玄土裂原的主人时,他们连趁乱逃跑的勇气都提不起来,三个人不知自己究竟倒了什么霉运,跟做噩梦一样就陷入大神通的堆里了,千年难撞上一个的大神通,今天来了一拨又一拨,连传说中的玄土裂原主人都出现了,他们摊上的霉运真算得上比天还要大比海还要深啊。

    他们这是真被吓懵了,其实知夏和逍遥仙君把话说的很清楚了,谁敢惹那个小修士谁就得死,别说他们这三个直接对坠儿出过手的,那个警幻仙尊仅说了句要动动那小修士就丢了命,那可是个化羽仙尊啊,只因一句话就被灭杀了,其实警幻仙尊还真不至于对坠儿起必杀之心,怎么说他也是个仙尊了,但如果今天得了手,拿坠儿作诱饵来对付信邪等人倒是必然的。

    如果说警幻仙尊死的冤,那野叟仙尊死的就更冤了,他不过是恰巧淌进了这滩浑水而已,虽然如果刚才和知夏、赤霞动起手来他肯定会竭尽全力帮警幻仙尊的,毕竟两个人是有这交情的,可那不没动手吗,就这也把命丢了,不过在杀他的人看来,他死的不但不冤,还是罪有应得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